【DRRR/靜臨】戀愛未遂

  

  天空越來越高,蟬聲在人行道旁的樹上鼓譟著。來來往往的行人額上莫不淌了幾滴汗,上班族鬆開了領結,粉領族計算著時間適時補上防曬油。在這春末夏初,青春的活力成了炙熱空氣中的清流,放假前的浮動在校園中營造一股不同以往的氛圍。不過,日常情景到不會因此而有所改變。

「臨也──給我站住──!」平和島靜雄的怒吼比鐘聲還準時地在午休時分響起。

  從窗戶向外看去便可欣賞這所學校特有的精彩全武行,閒閒無事的學生們見怪不怪地開始下注誰是最後贏家,不過參予者卻沒有想像中熱絡,大概是因為這兩年看下來大都是平手或是某人腳底抹油落跑,所以賭局總是開不太成。

「哇喔,靜雄把轉角那家店的招牌拆啦。」岸谷新羅一邊啃著炒麵麵包,一邊自言自語,不知道今天誰會先來他家「作客」呢。

  平和島靜雄與折原臨也的勢不兩立是地區聞名的,只要碰頭,二話不說便是大打出手,校園裡大概無一處倖免,學校的赤字也是可想而知了。而學生們在每天被破面臨教室成為戰場的情況下,自然練就了一身避難的好功夫。校園裡有幾處是彼此共同的默契,兩人不會將戰火波及到那幾處,以保全師生的人身安全。聽說一向不怎麼顧慮他人安危的兩人會遵從這項不具文的規定,是因為曾經將校舍炸掉了三分之一,校長忍無可忍才產生的妥協空間。

「放暑假後見不到這兩人打打殺殺,生活好像少了什麼調劑呢。」聽著新羅令人驚悚的發言,坐在他斜前方的門田不禁皺了一下眉,但也不否認看慣了告示牌飛來小刀射去的場面,突然回歸寂靜是有那麼點不習慣。

「臨──也──!」再一次怒吼,折原臨也將那聲響當成某種信號,按下了手中的開關。

「永別啦小靜★」

轟隆一聲,校門口被炸了個大洞,揚起的煙塵阻礙了平和島靜雄的視線,讓對方趁著這空檔給溜走了。

「……………明天的休業式怎麼辦啊?」看著有損學校門面的大洞,學生們想著明天要從側門進出,而老師們則為了該如何跟前來的家長解釋而頭痛萬分。校長的胃因此又多穿了幾個洞就不得而知了。
               * * *

休業式當天比預料中還來的平靜渡過,騷動製造者之一的折原臨也沒有出席大概是最大的原因。

「喲靜雄,等等要去哪?我要回家去跟賽爾堤享受每天甜蜜蜜在一起的LOVE DAY。」聽著新羅完全沒有重點大概只是想炫燿的招呼,平和島靜雄隨口答了一句。

「去頂樓睡覺。」

「靜雄,身為你的好友我必須告訴你,夏天可是戀愛的季節啊!在轉角撞見的可愛女孩令你怦然心動於是天雷勾動地火你就這麼墜入愛河──對不起我胡扯的別激動先把那個籃框放下有話好說──!」戰戰兢兢地看著靜雄將手上的凶器扔向一邊,新羅緩緩呼出一口氣。

「不過這可是我們最後一個暑假,接下來就是沒日沒夜的考生生涯,別浪費啦吾友。那我就先回去享受蜜月了,掰啦。」看著滿面春風的新羅離去,平和島靜雄與其他學生相反,走進了校舍。

  推開頂樓的鐵門,將書包隨意一丟,平和島靜雄直接躺下看著夏日的晴空。現在才剛過中午,陽光刺眼地令他無法好眠,只好無奈地起身靠著欄杆發呆。照理來說在這種日子最容易有小混混來找碴,不過可能是臨也炸掉的洞太駭人,平和島靜雄今天倒是挺清靜的。微瞇著眼,某個他很想無視的東西竄進了他眼中──

折原臨也緩緩走向了校舍。

「那死跳蚤來做什麼。」咬牙切齒地唸了這麼一句,而折原臨也也在此時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

碰一聲,鐵門被推開,折原臨也走沒幾步就愣在原地。

「……小靜你怎麼會在這裡。」懊惱地看著眼前靠著欄杆的傢伙,他暗嘆自己運氣實在有夠背,總是在最糟的情況撞上小靜。

「沒什麼,只是想睡個午覺。話說你來做什麼?填門口那個坑嗎?」

「小靜你什麼時候開始會說笑了。」臨也扯了下嘴角,表情有點不太自然。

「……喂。」察覺臨也有些古怪,靜雄離開欄杆朝他走進。怎知才走沒幾步,臨也便往後退了一大段距離。

「呃,既然你要睡覺那我就先閃了。」盯著平和島靜雄的一舉一動,打著只要對方再靠近一步便轉頭就跑的算盤,折原臨也又向後退了半步。

「你為什麼下半部的釦子扣了起來?」看著一向露出紅色T恤非常招搖的臨也這次反常地將釦子扣上,平和島靜雄不解。

「啥?」沒想到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臨也頓時傻在原地。等他回過神來時靜雄已經抓住他的手腕使他逃脫不了。

「唔哇、小靜等一下…!」臨也來不及制止,制服外套便被平和島靜雄硬生生扯開,釦子個個都蹦開掉落在地上。外套底下依舊是平常那件紅色T恤,但右下角滲出來的深紅污漬怎麼樣也無法令靜雄無視。

「……」看著臨也別開目光,靜雄倏地將衣服往上一掀,側腹那超過五公分的傷口使他皺了一下眉。

「怎麼回事?」靜雄知道以臨也的功夫以及狡獪的性格,很少會讓自己傷到。這次被刺了這麼長的傷口,依流血量來判斷傷口也不淺,看來是得到新羅那縫上幾針了。

「就……被包圍了。」抿了抿唇,折原臨也也沒想到會在來學校的途中被暗算,更沒想到只是想來學校頂樓歇息也會碰到生平的死對頭,還被看到這窘態,今天果然諸事不順啊。

「喂,衣服自己拉著。」臨也一時反應不及,只能愣愣地掀起自己的衣服等著靜雄下個動作。他往口袋裡掏了幾個幽塞給他的OK繃出來,不過因為長度不夠,他只好以跟傷口垂直的方向連貼了三個。看到靜雄獨特的包紮方式,臨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只是應急。」稍微施力壓了傷口幾下,看到臨也的臉因疼痛而皺成一團,平和島靜雄露出滿意的微笑。

「你來我午覺也睡不成,先閃了。」說完後平和島靜雄撿起地上的書包直接走下樓梯。

看著他一氣呵成的動作,臨也來不及多說什麼,只好躺平在地上慢慢闔上了眼。

               * * *

  他再度睜眼時,四週已被夕陽染成一片橘紅。心忖自己也未免太沒戒心,萬一在這期間被仇人發現鐵定欲哭無淚。感覺傷口沒那麼疼痛後他坐直了身軀,此時有什麼東西從他身上滑落。低頭一看,是件淺藍色的制服外套。

「?……………唔哇。」剛睡醒的腦袋還鈍鈍的無法運作,直到他嗅出那外套散發出所有人特有的味道後,臉頰瞬間被紅暈佔滿。

當然,折原臨也本人是不會承認的。

因為一切都是夕陽惹的惑。

               * * *

  當他看見自己一直很想親手宰掉的對象毫無防備的睡臉,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緒令他感到煩躁及不耐。將外套往對方臉上一扔,他捂著發燙的臉坐下,本來想幫臨也換藥的心情都沒了。靜靜看著太陽逐漸西下,他從沒想過自己能跟這人和平共處這麼久,不過前提是其中一方睡得不醒人事。

臨也一個翻身,外套便往側邊滑落。伸手將外套蓋上對方的身體後,他轉身離開。

平和島靜雄是不會承認自己那一瞬間的悸動的,





                                     因為一切都是夏天惹的惑。



最近一直很想寫靜臨,但是徹夏的窗還沒關上所以只好先拿本子裡的其中一篇來頂著OTL

就順便當試閱跟更新啦呃哈哈(欸)

.........可惡我好懷念臨也那張肆無忌憚的嘴啊反正不管我寫什麼只要是臨也說的就不會有角色崩壞的問題(淦)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