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師Reborn/DH】非關愛情

 
  愛對雲雀恭彌來說就只是一個名詞單字,所以當他看到將愛當動詞使用的迪諾˙加百羅涅時,不由得產生了其實不太重要的好奇心。

  他對他示愛,他用言語說愛,他用行動表達愛,但是他不懂他的愛,就跟他永遠無法理解愛的定義一樣。

  他喜歡叫他恭彌,然而這通常都是沒有意義的呼喚,因為當雲雀恭彌回頭時,他只是露出笑容,或再補上一句對方聽不進去的我愛你罷了。

  每天重覆著無意義的告白,迪諾˙加百羅涅知道愛情不是一直說就能亂槍打鳥的,更何況那隻鳥也不是停在原地任他糾纏。但是他卻無法做出理性的停止,彷彿閉嘴會要了他的命。說是為愛而生有點可笑,但是他很確定如果自己不再愛著雲雀的話,生活中會有什麼突然被挖空。不是隨著時間緩慢流逝,而是無預期地將之從他的內心連根拔起。

  所以他不奢求雲雀恭彌接受他的愛,只要能讓他訴說他的愛,所有的一切便能持續下去。

     ※ ※ ※

  十年的歲月讓少年成了青年,青年變成別人口中的大叔,不過在感情方面卻是十年如一日。

  「恭彌,今天晚上空下來吧。」

  「怎麼,終於想開要來送死了嗎?」抽出拐子,雲雀恭彌有意讓晚上的約提前進行。

  「別這麼猴急,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那晚上九點約在這間餐廳,記得要來啊。」聳了聳肩,迪諾˙加百羅涅將寫有餐廳地址跟店名的紙條遞給雲雀。

  「那可不一定,如果路上出現比你更值得咬殺的人……」

  「好好好,我知道你會直接爽我約。那就晚上見啦。」對對方想說什麼瞭若指掌證明他這十年沒有白過,當然這中間的艱困歷程自然也不是可以這麼輕鬆帶過的。

  看著自顧自將自己想說的說完後就乾脆走人的迪諾,雲雀恭彌不以為然地將紙條亂揉後扔進旁邊的垃圾桶。

  沒有任何紀念性質的的紀念日與為此而產生的虛偽慶祝,還有什麼比這更可笑的呢?

  他們之間早在一開始就錯了,當他對他說愛時。

     ※ ※ ※

  十年之間他們有了感情,如果膚淺的肉體慾望可以如此稱呼的話。

  十年過去,迪諾已不再口口聲聲說著愛,而改用遵從身體本能的方式讓兩人產生短暫的歡愉與聯繫。雲雀是知道迪諾的心思的,他不是可以從屬於任何人的雲守,所以與其跟他談情說愛還不如帶給他顫慄的快感。他追求新鮮、渴望刺激,只要能給他這些,他便會暫時停留在你所希望的愛情裡,直到他厭煩。迪諾利用這點框住孤高的飛鳥,而雲雀享受著短暫的棲息。

  互利共生。

  雲雀從來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任何解釋,因為對他來說一切皆是理所當然,沒有所謂的理由。彭哥列家族也好,與迪諾˙加百羅列之間的曖昧不明也好,都不是可以控制他的藉口。

  如果問他家族與雲雀恭彌誰比較重要,迪諾˙加百羅涅的答案往往超出他人的預料。兩者的重要定義不同所以無法比較這種官腔說法不會出自他的口,他一向真誠面對情感問題。所以他會這麼回答──

  「誰的感情強大到可以影響我,他就是最重要的。」無論親情愛情友情手足之情或上司與下屬之間情感上的信賴,他們的起跑線都是相同的。他是風流的義大利人,多情的種馬,所以沒有神經質的感情潔癖和分門別類。

  他在意的只有眼前遮住他視線的事物罷了。

     ※ ※ ※

  被餐廳侍者帶位到無人在另一頭等待的靠窗座位,雲雀恭彌挑了挑眉。並非他早到,而是約他來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放他鴿子。看著牆上再五分鐘便會響起十一次聲響的時鐘,他百無聊賴地望著窗外明暗度不依的光點。

  第十二聲鐘聲響起時,在昏黃燈光下顯得有些暗沉的金髮映入了他的眼。

  「恭彌、我……!」

  「我對你的解釋沒興趣。抽出你的鞭子,現在。」

  「等等、先聽我說!」

  「沒興趣。一樣的話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

  「我剛剛回到了十年前。」將亂翹的頭髮抓順,迪諾好整以暇地直視正處於戰鬥預備狀態的雲雀。

  「拿出你的鞭子。還是說你有自信到以為空手就能打贏我?」

  「我遇到了還是十五歲的你。」

  「……你到底想說什麼。」放下拐子,對於沒有戰鬥意願的人他提不起勁。

  「我跟他說了我愛你。」

  「…………」將拐子重新架起,他有必要讓眼前的男人知道浪費時間講這些莫名奇妙的東西給自己聽會有什麼後果。

  「你知道當時的你說了什麼嗎?」

  「……咬殺。」

  「啊哈哈,你的口頭禪就算過了十年依然沒變呢。但是這次不是單純的咬殺而已喔。」露出不明的微笑,迪諾像是要講悄悄話似的壓低了音量。

  「吶,恭彌,我愛你。」

  在雲雀因為受不了迪諾的瘋言瘋語打算發難時,餐廳裡突然流出一首耳熟能詳的音樂。

  「這是我以前參加舞會時必放的經典老歌呢。」迪諾向雲雀伸出了手。

  「哼,無聊的自舔傷口。」
 
  「就算是自舔,傷口也還是會因此結痂、脫落。」不顧對方的意願,迪諾將雲雀拉向自己。

  「雖然中間的過程搔癢難耐,但也別有一番快感,不是嗎?」

  All I wanna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

  I can't make it 'ture' without a way back into love

  「只有弱者才會期待傷口痊癒。」

  「我知道恭彌是會不斷啃咬傷口,讓痛來取代無可抑制的癢的人。」

  And if I open my heart to you

  I'm hoping you'll show me what to do

  「所以在傷口癒合之前,我們只好互相接吻了。」

  And if you help me to start again

  You know that I'll be there for you in the end


  所有的猜測皆已無關緊要,只要那個人是你,所有的一切便有了對應的括弧




              


               


                                ──即使是你所厭惡,而我所訴說不清的愛情

fin.



今天是民國99年12月18日,也就是長長久久的DH日啊!!身為DH飯的我當然要寫一篇來慶祝才是

不過老實說我本來沒有打算要寫的因為我這人老是跟靈感無緣(敲自己的腦子)

但是參加完今天的DH only後我回味了自己的初衷,於是決定在我人生中第三個DH日做點什麼來紀念XD

愛DH三年了,雖然中間因為被別的東西拖走所以愛稍微淡了點,但是依然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CP

然後不得不說的是其實我寫過的DH文超少,都是些可以稱為黑歷史的東西呃哈哈

如果OOC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關於文中引用的歌詞是經典老歌way back into love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聽一聽有感而發就拿來寫DH了XDDD

建議可一邊聽一邊看,雖然應該不會有什麼特殊共鳴或呼應啦(欸)

啊,由於我里蹦進度落太多所以依然用十年火箭筒的梗(居然)

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真慘總之,希望這篇不知道該算哪種偏向(?)的DH紀念日賀文可以娛樂到也喜歡DH的人

小小懺悔:其實我打完時已經超過12/18啦所以只好黑箱作業了一下時間(淦)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