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z/岩蟬】Chocolate Rabbit

  放眼所見皆是粉紅色以及心型物體,嗅著甜到膩死人的巧克力氣味,蟬深刻地覺得走進這種四周都是女人的店裡是種錯誤。

  「岩西這渾蛋,回去一定要宰了他!」一邊咬牙切齒,他一邊開始完成岩西交代他的事項。

  情人節這種節日一向與他無緣,他也沒什麼興趣,或說是沒機會捲入這種被愛情沖昏頭的商業陰謀裡。他會站在一堆巧克力前並且像女孩子一樣挑來挑去不知道買哪個好完全是個意外,人為設計的意外。

  「說什麼要送給桃當作買情報的絆手禮,那個昆蟲大叔根本是想殺價吧!要搞小動作不會自己來啊渾蛋!丟臉的事情就叫我做,他以為他是誰啊!」雖然口裡這樣抱怨著,他還是被連哄帶騙地拐去跑腿。

  「這位客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咦?嗚哇!」被身後突然冒出的女性聲音嚇到,蟬手中的巧克力就這麼從他手中掉落。

  「客人您是要買給女朋友的吧?需要我幫您推薦幾款比較受歡迎的嗎?」蹲下身將巧克力從地板上撿起來後,女店員笑吟吟地將它遞給一臉不知所措的蟬。

  「呃、這個……不、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挑就好!」不知該如何反應的蟬只能拿回巧克力和支吾其詞。

  「您不用害羞,店裡也有不少來買巧克力送女友的男性顧客喔!您女朋友喜歡什麼口味的巧克力?比較甜的還是苦的呢?包餡的也很受歡迎喔!」

  「我、我不是要買給女朋友啦!我是幫朋友買的!」面對著氣勢凌人的店員,蟬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

  「那請問您的那位友人想買什麼口味的巧克力呢?」對於因為害羞而不敢坦白所以拿朋友當幌子的客人見怪不怪,經驗豐富的女店員決定誘導性詢問。

  「咦?你問岩西嗎?嗯……其實我不知道他想買什麼口味的……」聽到店員不再誤會他是要買給女朋友的後蟬稍微鬆了一口氣。

  「那您的朋友是個怎麼樣的人呢?可以從他的個性和喜歡的東西來判斷他可能會要買什麼類型的巧克力喔!」

  「嗯……個性的話……真的是超煩人的!動不動就叫人做這做那,我是他的僕人啊!一天到晚講什麼傑克˙克里斯什麼的誰聽的懂啊!老是把我當小孩耍令人生氣!總之,我最討厭他了!」一連串抱怨下來蟬把岩西從頭批評到腳,也不管身旁女店員臉色的陰晴不定。

  「呃……那他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嗎?」秉持著顧客至上的服務業精神,店員依然維持著臉上的笑容。

  「錢。」蟬秒答。

  「這個,人都是愛錢的,我當然是問除了錢以外的,例如顏色啦、小動物啦……」

  「嗯……」回想岩西跟螳螂一樣的臉,蟬認真思索了一下。不過會把老虎皮拿來當地毯佈置的人應該不會喜歡小動物吧……

  「啊。」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裝,蟬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他可能喜歡兔子吧。」不然一個年紀老大不小的大叔怎麼會去買這種衣服給他?

  「兔子嗎?那真是太剛好了,最近出的一款兔子造型的巧克力非常受到歡迎!因為它的耳朵部分是草莓口味的巧克力所以可以一次吃到不同口味,造型配色也十分討喜呢。」

  「可是我又不是要送給岩……」

  「我馬上拿來給您看看!」不等蟬把話說完,店員立刻從後方架上拿出所剩無幾的巧克力。

  「由於銷路非常好,這是最後幾盒了,等到明天再進貨就會錯過今天的情人節囉!」店員一邊慫恿一邊將包裝非常小巧可愛的巧克力塞到蟬手上。

  「嗚……」當蟬正猶豫不決的時候,店員看準時機再補上一句:「現在買三盒就送兔子布偶喔。」

  於是,蟬就因為一時冒出的少女心而屈服了。

          ※ ※ ※

  岩西一回到家最先看到的是原本不存在於客廳中,但是現在卻霸佔他家沙發的粉紅色巨型布偶,以及某個正在吃巧克力的傢伙。

「……蟬,我是叫你去買巧克力吧?」

  「我有買啊!」將布偶拉過來抱住,蟬將下巴擱在兩根兔耳的中間這麼說道。

  「那你現在嘴裡的巧克力是怎麼回事?不是跟你說過那是要給桃的嗎?」嘆了口氣,岩西將公事包隨意扔在一旁的椅子上。

  「桃的在那裡,這是多的啦!」把盒子裡最後一個巧克力吃掉,蟬將一旁的巧克力推給剛坐下的岩西。

  「嗯?怎麼還多一盒?」

  「呃!這個、那個……唉呦就當作是送你的啦!」為了拿到當贈品的兔子娃娃而買了三盒巧克力這種事打死他也說不出口。

  「送我?」拿起巧克力,岩西的臉上浮現出驚訝的表情。

  「對啦對啦,不要的話就還我,這個巧克力超好吃的。」說著說著,意猶未盡的蟬就想伸手去搶對方手中的巧克力。

  「誰說我不要了?」抓住伸向自己的手,岩西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你年紀大了不適合吃這麼甜的東西啦!」

  「吵死了小鬼頭!話說你買這是什麼巧克力啊?」

  「是兔子形狀的巧克力,而且耳朵部分還是草莓口味的喔!」感覺到口中殘餘的巧克力味道正在消散,蟬舔了舔嘴唇。

  「你到底吃不吃啦?不吃給我!」

  「我吃我吃。」將手上的巧克力放到桌上後的岩西看著禪這麼說著。

  「?」對岩西的舉動感到不解,蟬歪了歪頭。

  就在他準備偷襲被放置在一邊的巧克力時,對方卻突然將他帽子上的兔耳拉了過去。

  「那我就先從這隻兔子開始吃起吧。」岩西在兔耳上印下一吻。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這變態──────!」被岩西的舉動嚇到的蟬立刻向後挪動。

  「嗯?不是你叫我趕快吃的嗎?」將領帶拉鬆,岩西往前壓了過去。

  「我、我是說巧克力…哇啊你要幹什麼!」蟬一邊咆哮一邊用力推開正在向自己靠近的中年大叔。

  「做什麼?當然是趁巧克力還沒過保存期限前吃掉它啊。」

  「你在說什麼……」將布偶隔在兩人中間的蟬完全不懂眼前的變態到底在想什麼。

  「你的腦子實在很差啊。總之,我要吃巧克力了,你閉嘴乖乖被吃就對了。」

  「咦?」

  
  就在蟬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卡在兩人中間的兔子娃娃便默默地成了情人節的犧牲品。



因為兔年所以今年的騎人劫就奉獻給岩蟬了XD(?)

蟬在我心目中就是個傲嬌的爆力粉紅兔,而岩西就只是個長著螳螂臉的蟾蜍蟬廚(欸)

然後因為文章我寫的時候實在很卡所以到最後已經不知所云了,OOC什麼的只好請無視了(居然)

那就祝大家情人節快樂了如果這篇小說能意外娛樂到大家就太好了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