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鬼/徹夏】夜間獨行(試閱)


  偏僻的小村子裡什麼都沒有,就是土地多,因此道路也相對地被拉長許多。如果在炎炎夏日裡沒有做好防曬措施就走在路上是無法承受毒辣的陽光的,當然,很多事情因人而異,尤其是外來的城市人與土生土長的當地人,忍耐程度自是不能相比。無法對體質強求只好投靠物質,發明就是因應需求而生的。不過對於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產生過度依賴的話,失去的瞬間便會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牽著爆胎的腳踏車,緩慢地踏上歸途的夏野覺得再這麼曝露在陽光底下他遲早會昏倒在這個沒幾人經過的小徑上。

  蒸騰的熱氣讓前方的道路扭曲,使原本就不短的路程看起來更加漫長了。用反折到手臂中間的袖口擦汗,夏野瞇了瞇眼睛環視四周,才剛搬來外場村的他並不是很熟悉這些完全無法看出差異的鄉村道路,雖然腳踏車的存在可以減少因走錯路所浪費掉的時間,但是看著現在毫無用武之地,甚至增加他負擔的代步工具,夏野只能說服自己他的記憶力沒有隨著汗水蒸發。

  當你一個人走在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總會產生一種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錯覺,但是夏野不用這些附帶條件就清楚知道他是孤身一人。不管是搬進外場村後的隔閡感,還是過去在都市裡生活的種種,夏野都無法適應。人際關係對他來說太過複雜,也沒有理解的必要,他不需要別人多餘的體貼,因為他沒有那個心力去回報。

  「啊,這不是工坊家的嗎?」拿著水管的少年看到夏野的身影後從面對房子的方向轉身走到了路中央,不強烈卻又鮮明的存在感讓夏野一瞬間以為自己看到了這條漫漫長路的終點。

  「這種山間小路到處都是尖銳的小石子,不注意的話腳踏車很容易就爆胎了喔!你家裡有修補的工具嗎?」看著扁下去的車輪,武藤家的長男關心地問道。

  別過頭,夏野完全不理會對方釋出的善意,因為在他看到這個滿臉傻笑又多話的少年時就知道自己走錯路了,偏偏現在折回去如果被對方發現的話又很丟臉,他只好一言不發地繼續向前走。

  「等等啊,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知道夏野完全沒有停下腳步回答他的意願,武藤徹只好朝著他的背影喊了句:「要是家裡沒有工具的話可以牽來讓我幫你修喔!」便目送他離開。

  這是他們的初識,在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下所產生的交集。

  「夏野。」

  當他再度牽著沒有修好的腳踏車經過武藤家時,少年叫出了他的名字。

  「我問過你父母了,你叫夏野對吧?」

  「……不要叫我那個名字。」

  而他跟他的第一次對話,是建立在否定對方上。

  ※ ※ ※

  他會來找這個人純粹是為了修腳踏車,夏野當時是這麼說服自己的。而他會知道這個臉上除了微笑沒有第二種表情的人叫武藤徹,也是對方硬跟他做自我介紹才知道的。他第一次住在小徹家也只是因為不小心在太過柔軟的床鋪上睡著就這麼一覺到天亮罷了。

  至於現在為什麼他會帶著隨身行李來到小徹家門口,那真的是因為被人家父母拜託了無法拒絕的因素。

  武藤家在暑假快結束時突然決定要來一場五天四夜的旅行,原因是武藤夫婦懷念起他們蜜月旅行時曾經到過的海邊。而身為高三考生的小徹偏偏在這期間內有模擬考,只好被留下來顧家。夏野之所以會被牽扯進來完全是因為他來找小徹的時機不對,正好他們在開家族會議討論是不是應該再留一個人下來陪小徹,而小葵跟小保雙方都不想退讓的時候。

  「真是誤上賊船啊……」想到接下來要跟生活習慣不怎麼好的小徹住在一起一個禮拜,夏野還沒敲門就想臨陣脫逃了。

  不過當小徹一臉興奮地拉他進去其實已經算是熟悉的房間,並向他展示自己幫他準備好的床墊時,夏野再無奈也只能扯動嘴角向小徹表示感謝,彷彿大型犬學會自己上廁所而飼主要摸摸牠的頭表示肯定一般。

  「好!為了慶祝跟夏野同居的第一天,今天晚餐就交給我吧!」小徹捲起袖子自豪地說道。

  「……你忘記我是來監督你讀書的嗎?還有誰跟你同居啊,我只是借宿!」將隨身行李整理好後,夏野好整以暇地一口回絕小徹的提議。

  「不用擔心啦,我的廚藝可是有保證的,小保和正雄都曾經吃到哭出來呢!」

  「…………」夏野揉了揉眉頭,不想去思考吃到哭出來是怎麼樣的情況。

  「總之,晚餐我會回家去拿,你現在給我專心準備考試。」

  「咦──今天就休息嘛,我剛好有一款需要兩個人對戰的遊戲……」

  「我要回去了。」

  「夏野等等!我、我現在就去拿習題!」

  看著小徹翻找那雜亂的書包,夏野真的很懷疑以他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自己的監督大概只會是徒勞無功。

(TBC)



總之.........就是這樣那樣的徹夏同居故事(´・ω・`)(?)

後續收錄在PF14會出的徹夏本裡,有興趣的人歡迎參考看看

不過老實說這次的稿子一直修來修去,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我自己也不清楚(爆)

那就先這樣了> <希望還來得及再趕一篇OTL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