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マスシャル】Silent Night

※ マスルール(瑪斯魯爾)×シャルルカン(夏爾魯坎)

※ R15吧(?)

  辛德利亞皇宮在寧靜的夜晚裡更顯莊嚴肅穆,縱使裡頭的絲竹樂聲和划酒的吆喝聲都在在顯示其外表與內部的反差。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某位政務官總是一邊揪住罪魁禍首的後衣領拖行,一邊搖頭嘆氣。
  雖說他們的王總是被當作第一嫌疑犯(賈法爾:是現行犯)而被抓去精神訓誡並且禁酒個把月,不過幕後黑手依然逮住空檔慫恿耐久程度跟他的下半身一樣低落的辛巴達。
  「王,今晚賈法爾不在,來開酒會吧!」扛著酒桶,辛德利亞王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八人將之一,夏爾魯坎滿臉笑意地闖入圍繞著陰鬱氛圍的辦公處。
  「我昨天才被賈法爾嚴重警告不能趁他不在亂來……」捏了捏因為日以繼夜批改公文而皺起的眉心,辛巴達無可奈何地嘆氣道。
  「他明早才回國不是嗎?只要趁他回來之前收拾乾淨絕對不會被發現的啦!」先喝了再說!
  「可是……」回想起之前被塞進酒桶扔到海裡的陰影,辛巴達覺得這次如果再被發現絕對死無全屍。
  「放心啦,我們幾個喝一喝而已,只要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放下扛在肩上的酒桶,夏爾魯坎更進一步勸誘:「這是我透過某個管道取得的上等好酒,雖然有點烈但是完全不會留下酒臭味,包准不會被抓到!」
  「……那就在第一宴客廳吧。」
  「吾王英明!」

  ※  ※  ※

  法納利斯民族的靈敏嗅覺總是被忽略,大概是因為對方的寡言讓他們覺得不構成威脅性吧。
  瑪斯魯爾看著學不會教訓的王和愛惹麻煩的夏爾魯坎糾纏在一起睡死在大廳地板上,不由得升起一股就這樣把他們丟著讓賈法爾發洩壓力的想法。
  不過他最後還是在辛巴達打了一個噴嚏後將之送回寢室。
  大概是對王的特殊待遇。

  「唔唔~好冷……」蜷縮成一團的夏爾魯坎哆嗦著,但似乎絲毫引不起自己後輩的同情心。
  「……」退出宴會廳後,瑪斯魯爾順手關上燈跟大門,沒想到下一秒裡面卻傳出嗚噎的哽咽聲。
  「……前輩,醒了就自己回房。」他打開一條門縫這麼告誡裡面正在耍賴的人。
  「嗚嗚,瑪斯魯爾你好狠心,怎麼可以把自己的前輩扔在這個又冷又陰暗的地方……」醉得一蹋糊塗的夏爾魯坎像小孩子般抱怨著。
  不想爭辯是對方自己選擇這個又冷又陰暗的地方開酒會,瑪斯魯爾認命地走進去扛起意識有些模糊的夏爾魯坎,以免明天宮裡就盛傳第一宴會廳鬧鬼。
  「前輩,房間。」用字簡潔有力。
  「有美女和美酒的地方……」欠揍的胡言亂語。
  有著過去無數照顧酒醉辛巴達經驗的瑪斯魯爾知道跟醉鬼問話根本只是徒然。
  在不能隨便亂扔以免隔天開始辛德利亞只剩七人將的情況下,他只好勉為其難地帶著這個麻煩回去他一向不喜歡被外人打擾的住所。
  
  感覺到熱源靠近,夏爾魯坎第一時間像隻八爪章魚般纏了上去。
  「前輩,放手。」光裸著上半身的瑪斯魯爾面無表情地盯著正在吃自己豆腐的前輩。
  「很冷耶,你就充當一下人體暖爐吧。」沒有打算放手的白髮青年任性地調整對他來說最舒服的睡姿。
  「是前輩你穿太少。」不懂為什麼對方老是穿著這種要遮不遮的衣服,瑪斯魯爾伸手拉了拉沒有伏貼在夏爾魯坎背上的布料。
  「居然敢對前輩說教!瑪斯魯爾你這小子…唔……」叫囂到一半突然禁聲,讓他困惑地低頭望著安靜下來的人兒。
  不料夏爾魯坎卻倏地推開原本還纏得緊緊的自己。
  「呃……我、我清醒了……」說著醉酒之人必說的台詞之一,青年撐起衣衫有些凌亂的身軀,笨手笨腳地想爬下床。
  不過烈酒的副作用讓他無法順利移動自己的四肢,想抬左腳卻重心不穩,一整個倒栽蔥跌了下去。
  看不下去的瑪斯魯爾撐起青年的腋下,將他提上床緣。
  即使是黑夜,他還是襯著朦朧的月光看見以褐色肌膚來說不容易察覺的潮紅在青年身上蔓延。
  不明所以的瑪斯魯爾靠著法納利斯的優秀嗅覺理解對方身體上的變化。
  「……需要我幫忙嗎?前輩。」
  「幫什麼……」順著紅髮青年的視線看向自己腫脹的下身,夏爾魯坎毛都炸了,酒意大概也清醒了三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用了!」他慌亂地拿起一旁的枕頭壓住雙腿之間,「我、我自己解決就可以了!最近的廁所在哪?」
  「連下床都有困難,怎麼走到廁所?」
  夏爾魯坎為後輩不合時宜的機靈感到咬牙切齒。
  鼻子輕微地動了動,瑪斯魯爾瞬間拉近彼此的距離。
  「快不行了吧?」
  「少囉唆!不、不要靠我那麼近……哇啊你幹嘛!」枕頭被抽走的夏爾魯坎立刻併攏大腿,不過對方的膝蓋卻搶先一步擠了進來。
  呼在耳畔的鼻息讓他抖了一下,被擠壓的分身和因為不停扭動而摩擦到衣服的乳首都刺激著他酒醉後變得愈發敏銳的感官。
  「瑪斯……魯爾……」沙啞的呼喚和上下唇連著的透明絲線使沒有喝酒的紅髮青年也染上對方眼底那抹醉意,而後沉溺。

  「等、等一下!為什麼要脫我上衣!?」下半部一絲不掛的夏爾魯坎對著從剛剛開始就一臉遊刃有餘的後輩提出抗議。
  「要穿不穿的,礙眼。」
  「什…嗚哇哪有人說脫就脫!等一下啦!」不理會青年的喊叫,瑪斯魯爾俐落地退去本來就只是半掛在對方身上的單薄布料。
  「……你在做什麼?」
  「呃……」雙手覆蓋住肚臍的青年眼神飄忽地看向窗外。「以、以防著涼?」
  自然不會相信青年蠢話的瑪斯魯爾抓住對方手臂硬是要拉開,不過夏爾魯坎卻在他得逞之前一個翻身,將肚子貼平床鋪。
  「肚臍在我原本的國家是不能隨意露出來的……」越說越害羞,他把臉埋進枕頭堆中。
  沉默地俯視青年的背部線條,瑪斯魯爾的雙手覆上對方沒有什麼肉的臀部,然後輕啃著尾椎骨。
  順著背脊一路舔上後頸,他在白色髮線下方留下紅色的痕跡。
 
  因為害羞而露出要害,實在很天真呢,前輩。  
  
  ──在挺進之前的輕聲呢喃。

  
  今晚的辛德利亞,前輩跟後輩依舊相親相愛。


fin.


馬斯夏嚕真萌(廢話感想)

肚臍真萌(還是廢話)

根本沒有R15還OOC對不起(淦)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