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シンジュ】Honey Bubbles

※ 辛巴達×裘達爾

※ 学パロ
  
  襯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對少年而言一直都只是裝飾用。
  如同燥熱軀幹的唯一呼吸孔道,鎖骨理所當然地曝露在空氣中。並把隨之而來、不比蒸悶氣流低溫的目光視作附加價值,沿著線條滑落的汗竟是如此肆無忌憚的刺眼。
  電風扇快解體的喀唧聲在少年進來以前令他無比煩躁,但現在卻比不過對方透過吸管向飲料吹氣所產生的泡泡聲響。
  ……有夠幼稚,他忍不住在心中慨歎。
  這年頭的高中生都是這麼幼稚嗎?還是他不小心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
  把明明是在問三角型內角和,但題目的幾何圖形卻被畫成草莓圖樣內褲的考卷打了個叉,紫髮青年放棄一一訂正這些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答案,何況他的紅筆也快沒水了。
  靠著椅背往後伸了個懶腰,眼角餘光湊巧停留在盤腿坐在後方辦公桌上的少年。些微駝背使釦子與釦子之間本就過大的空隙擠壓出致命的缺口,洩漏出一片惹人愛憐的白皙。
  「……裘達爾,只喝飲料不吃正餐是不會長肉的喔。」
  「這樣剛好啊,我才不想像某人一樣中年發福。」少年放開咬扁的吸管回應道。
  一百八十度轉身,身為教師的青年翹著的二郎腿變成面向對方的跨坐姿勢,一手擱在木頭椅背的橫條上,另一隻拿著紅筆的手則伸進了腰前惹眼的開口。
  「你看你都瘦成這樣了,好像用力一掐就能把你從中對折塞進行李箱裡。」簽字筆輕輕滑過,留下淡淡的紅痕。
  「唔…你幹什麼啊!」覺得有點癢的裘達爾立刻打掉辛巴達明顯越界的手指,順便伸腳踹向對方趴著的椅背。
  「喂,要是踢到我的臉怎麼辦啊……呃,不是要你重新瞄準的意思,把腳給我放下!」
  從椅子上彈起以避開少年纖細卻狠勁十足的腿技,辛巴達無奈地看著不知道被踢壞幾次的木椅再度壯烈犧牲。
  「你到底要讓我等多久啊!笨蛋老師!」
  「好啦好啦,等你把那杯飲料喝完就走,好不好?」將黏在少年粉色臉蛋上的黑色髮絲往耳後塞去,辛巴達寵溺地輕聲安撫。
  聞言,一向單純好騙過頭的裘達爾立刻抓起一旁的飲料猛吸起來。
  當飲料杯傳來見底的嘶呼聲時,辛巴達朝甫離開紫色吸管的紅唇吻了過去。

  「哈啊、你、你……啊啊!怎麼辦都你啦!」還沒喘完氣,裘達爾便用憤恨的眼神瞪向罪魁禍首。「都是你!你害我把珍珠直接吞下去了啦!」
  「吞下去就吞下去啊?又不會怎麼樣。」湊過去將少年沿嘴角流下的奶茶舔拭乾淨,意猶未盡的辛巴達不明白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那家的蜂蜜珍珠很好吃耶,直接吞掉就吃不到了……」不滿地癟癟嘴,裘達爾望著空了的飲料杯,悵然若失。
  「唉,你難過什麼啊,我可是看著珍珠卻吃不到耶。」趁裘達爾不注意,又多親了幾口的不良教師這麼說道。
  「啊?為什麼吃不到?」抬起臉,少年睜著澄澈的紅眸凝視對方,還可愛地扯了扯辛巴達的衣角。「為什麼為什麼?」
  俗話說得好,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也可以殺死一個心術不正的老師。
  「……裘達爾,我們晚上去吃燒烤吃到飽如何?」
  「你請客當然好!現在就走吧,現在!」
  看著一聽到要去吃烤肉便馬上把問題拋在一邊的少年,辛巴達覺得花這筆錢買回自己的心虛還挺划算的。
  
  不過買不買得回自己的理智就得看燒烤店有沒有附啤酒喝到飽了。
    
fin.  


蜂蜜珍珠真的很好吃捏><(誰理你)

呃,珍珠梗就......大家都知道的(???)真想把啾啾生吞活剝吃乾抹淨ㄏㄏ(滾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