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靜臨】INSOMNIA(試閱)

街上的行人開始多了起來。
傍晚的彩霞漸漸隱沒在山稜線。
路燈一閃一閃的在四周灑下光暈。
你抬頭數了一下被城市光害荼毒到只剩為數不多的星星,皺眉。

於是,夜晚開始了。



池袋這個城市的夜晚依舊如往常熱鬧,該趕著打工的學生四處奔走,上班族加快回家的腳步以免被捲入麻煩的事件,小混混彆腳的找碴方式依然在各個小巷子裡出現。

「喂喂喂!這位老兄,要經過這裡總要留下什麼吧?啊?沒錢就留腦袋!」小混混一號鎖定路過的肥羊後便展開他的勒索大業。

「沒錯!你沒看到牆上寫的嗎?這條路是我們的地盤,懂嗎?」小混混二號指著牆上亂七八糟的塗鴉幫腔著。

「我說老兄,你是聾了是吧?沒聽到我們在跟你說話嗎?啊啊?」小混混三號咆哮著。

「啊哈哈,我看他不是聾了,應該是瞎了才對!晚上戴墨鏡?耍什麼帥啊你!」小混混四號拔下對方的墨鏡扔在地上,用腳踩了又踩,並和周圍的同伴發出無賴特有的嘲笑聲。

穿著酒保服的金髮男子默默看著地上已經支離破碎的墨鏡,眼神呈現放空狀態。

「喂,大哥,這小子好像傻了耶?」小混混不知道第幾號在對方眼前揮了揮,但似乎沒什麼反應。

「一定是被我們的氣勢嚇傻啦啊哈哈哈哈哈!」小混混此起彼落的笑聲響徹整個小巷子。

「喂,說話啊你!」踩著墨鏡的小混混冷不防地朝對方一拳揍了下去。

碰一聲,男子倒向旁邊的牆壁並弄翻了在腳邊的垃圾桶。

「這小子怎麼回事?」小混混打算上前揪住對方的衣領,不料才一伸手就被對方抓捉住。

「你這小子搞什麼……」話還沒說完他便被眼前的人用力一拉,賞了記頭槌。

「唔……!」沒想到對方會攻擊,小混混摸著頭向後倒下。

「你這傢伙,別太囂張了!」雖然因對方突然的舉動而愣了一下,但小混混的本質讓他們馬上開始撂狠話並舉起放在地上的鋁棒。

「媽的原來你剛剛在裝傻嗎臭小子!!!」小混混舉起鋁棒用力揮下,但被對方單手直接握住。

「………….啊啊?」鋁棒在金髮青年出聲的同時被捏扁,伴隨著小混混們驚疑不定的眼神,穿著酒保服的男子連人帶凶器把向他攻擊的人給甩了出去。

「……你、你們怕什麼!全部一起上!這傢伙只有一個人啊!」在靜默三秒後,被稱為大哥的小混混一號向他的部下嘶吼,發出圍毆的命令。

「……嗚喔喔喔喔喔喔──!!!!!」聽到頭子的叫聲他們如大夢初醒般,抄起傢伙圍了過去就是一陣狂打。

「我說……」平和島靜雄一邊流暢地將小混混一個個甩向半空中,一邊默默的開口。

「你們……」從空中落下的小混混哀號著,其他還沒進攻的人則是懼怕的不敢往前。

「算哪根蔥……」小混混們個個準備開溜,帶頭的大哥則是以顫抖的聲音喝斥他們再次攻擊。

「居然敢打擾我好不容易……」平和島靜雄走出巷子,在小混混們不知所措而面面相覷時,扛了一個令他們瞠目結舌的東西走了近來。

「產生的睡意啊啊啊啊啊啊──!!!」平和等靜雄舉起告示牌,揮出了精采的再見全壘打。

……………………………..
………………

「……………..話說這裡是哪裡?」平和島靜雄搔了搔頭,困惑地望向夜晚的池袋天空。



『靜雄最近是怎麼回是,脾氣好像特別暴躁?』身為平和島靜雄這個人間炸彈為數不多的朋友,名為塞爾堤˙史特路爾森的無頭騎士察覺到好友的異常。

「他不是一直都很暴躁嗎?」塞爾堤的同居人,也是她的問話對象的岸谷新羅雙手一攤,表示他沒感受到塞爾堤所說的異常。

『不是那個意思。該怎麼說呢,總覺得他一直處在煩躁的狀態,好像在煩惱什麼事情的樣子。』塞爾堤努力把她感覺到的化成文字讓新羅了解。

「嗯……他身體有出現什麼異樣嗎?」看自己的戀人如此擔心,新羅便打算發揮他醫生的專長來看看靜雄是不是真的有什麼疾病。

『經你這麼一說,他最近好像有黑眼圈。』塞爾堤回想起之前看到靜雄去買新墨鏡時,眼睛下方黑到讓他以為靜雄被人揍到瘀青而心驚了一下。

「什麼塞爾堤妳怎麼知道靜雄有黑眼圈那個凶神惡煞每次都戴著墨鏡妳怎麼發現的難道你們做了什麼需要讓他拿掉墨鏡的害羞事咕噗喔!」讓新羅莫名奇妙的妄想發言最快安靜的方法就是揍他一拳,而塞爾堤也這麼做了。

「好啦不鬧妳,我想靜雄應該只是失眠吧。」推了推歪掉的眼鏡,新羅揉著肚子如是說。

『………啥?失眠?』塞爾堤沒想到只是這麼簡單的原因而愣了一下。

「對啊,脾氣暴躁再加上黑眼圈,不就是失眠嗎?」

『為什麼?』結論很簡單,但是原因卻很難找起。

「我也不知道啊,不過像靜雄那樣的人會失眠確實挺奇怪的。他這樣的情況持續多久了?」

『我也不確定,但是至少有兩個星期了吧。』塞爾堤回溯池袋最近頻繁的鬥毆及公共財毀壞事件,推算大概有兩週。至於黑眼圈倒是幾天前才發現的,不過光憑黑眼圈實在說不准,畢竟靜雄不戴墨鏡的次數實在不高。

「哇喔,兩星期的話那情況有點嚴重了。」新羅開始研究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靜雄失眠長達兩個禮拜,而且還沒有停止的跡象。然後,他發現了一個奇妙的巧合。

「這麼說來,臨也是不是兩個禮拜沒來池袋了啊?」

『咦?好像是……他之前好像說什麼要避避風頭所以暫時不來池袋……這跟靜雄的失眠有關嗎?』

「看起來無關,但是其實大有關係呢。」新羅為了自己發現病因而沾沾自喜。

『?』塞爾堤簡潔地提出疑問。

「因為臨也他啊,是靜雄的夢魘啊!」



雖然新塞閃光閃很大,但是這篇是靜臨沒錯(?)

後半部會收錄在本子裡:)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