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同盟】日日燦爛


※ 基本上是全員歡樂(?)

※ 一樣有些奇怪捏他,請視而不見(爆)


  「嗯……」
  原本趴在桌面上的金髮少年突然抬頭盯著眼前正在看書的友人,發出一連串不知該說是沉思的呻吟還是便秘的哀嚎,爾後伸出雙手摘下對方鼻梁上的物體怪叫道:
  「戴眼鏡看起來真酷啊。」
  看書的少年頓了一頓,隨即抄起桌上的課本向剝奪他視力的損友砸去。
  「死猴子,把我的眼鏡還來!」
  「借看一下又不會怎樣~」有經驗地閃過十次有九次都朝自己臉部衝撞的各科參考書,千鶴在轉身的同時順手把搶來--本人說是借用--的眼鏡掛上兩耳。
  「嗚哇!」戴上的那一瞬間只覺天旋地轉,千鶴一個踉蹌便被桌腳絆倒,整個人摔在正要揪住自己的塚原要身上。
  「痛死了……」被壓在地上的要連推帶踹地把千鶴從自己身上挪開,卻在對方屁股著地時聽到一聲清脆得如同理智線斷裂的聲響。
  「小要你很粗魯耶!居然把你身受重傷的好友像垃圾一樣踹開!」
  「……死猴子,把你的屁股抬起來。」
  「什麼啊?你說抬什麼屁股……」一邊揉著自己撞傷的部位,千鶴一邊重覆碎唸著黑髮少年的命令,但在思考個五秒之後,千鶴露出了一臉不敢置信且驚恐萬狀的表情。
  「你、你想對我的屁股做什麼......!這麼多年來我都不知道你是用這種眼光在看待我!」語畢他便雙手並用護著自己的屁股,一副你敢對我亂來我就跟你拚命的壯烈貌。
  「啊?死猴子你在胡說什麼啊!誰會想侵犯你啊!」不知道對方哪根筋不對又在裝瘋賣傻,要皺起眉頭往千鶴的方向壓近。「少無聊了快把你的屁股抬起來!」
  「不要!放手!老爺你怎麼可以強要奴家!」
  「不要一邊比蓮花指一邊發出噁心的叫聲!」塚原要覺得自己的水準在認識千鶴後有逐漸降低的現象。
  「這你就不懂了,老爺。」
  「這叫欲拒還迎,老爺。」
  「不用你們說我也知道,我等下就讓他乖乖聽話......可惡的雙胞胎不要誘導我講出奇怪的話!」
  「你露出你的本性了,要。」
  「放心,我們會接納你的,你依然是我們的朋友。」
  「……雖然事情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但是你們遮住屁股的動作還是讓人覺得很火大。」
  「哇,要覬覦我的屁股,好可怕喔--」
  「你的叫聲可以再更平板一點啊,祐希同學。」
  「要,雖然我說我會尊重你的性向,但是只有祐希的屁股不可以給你。」
  「你的眼神很明顯就是想殺了我吧!哪裡包容我了!」
  「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那就由我這個哥哥代替他吧。」
  「悠太嗚嗚嗚,多麼感人的兄弟之情啊嗚嗚嗚……」
  「閉嘴啦死猴子!」
  「小要、悠太~回家的路上一起去街角那間新開的蛋糕店吧!」教室門甫一拉開,如同女高中生間的閒話家常便傳了進來,順便點綴上幾朵粉紅色的小花。
  「咦?小要跟千鶴你們在地上幹什……哇為什麼遮住我的眼睛?」
  「小春的眼睛是拿來看小精靈跟花仙子的,這種污穢的場面只會玷汙你的雙眼。」淺羽雙胞胎之一如是道。
  「小春,就算要跟千鶴是那種關係,你也要接受他們,這樣才算是好朋友。」淺羽雙胞胎之二的口氣痛心疾首。
  「我只不過是要千鶴把屁股抬起來,為什麼你們可以扭曲成這樣啊!你們這樣才不算是朋友好嗎!」塚原要覺得自己跟淺羽兄弟只要多糾纏不清一天,他就會多折壽個一年。這樣算下來他已經平白無故少了十幾年的壽命了,真是天妒英才。
  「所以你到底要千鶴抬屁股做什麼?」
  「我聽到從他屁股底下傳來東西碎掉的聲音。」擰了擰眉心,要率先站起身,然後把還坐在地上的千鶴一把拉起。
  「果然……」因為視野模糊所以少年蹲下身子近看,不意外地看見自己不好的預感成真。
  地上躺著要平時戴著的細框眼鏡,只是其中一邊的鏡片從右上角碎了開來,鏡架也呈現詭異的彎曲弧度。
  「哇,好悽慘……」悠太把掩住小春雙眼的手移到對方肩膀上後,聽到的就是這麼一聲驚呼。
  看到要凝重的側臉,千鶴也不太敢像往常一樣幸災樂禍幾句,只能用不安的視線來回逡巡壞掉的眼鏡以及其主人。
  「……唉,看來只能配副新的了。」把殘骸收拾進眼鏡盒裡,要又嘆了口氣。
  「要,我、我……」千鶴難得支支吾吾起來,沒有大發雷霆的要比生氣時還令人感到緊張及手足無措。
  「這種東西你賠不起,就算了吧。」
  「可是……!」
  「沒關係啦,」擺擺手,要無所謂地說道:「反正這副眼鏡也用很久了,而且我最近覺得度數好像有加深,本來就想再配一副新的了。」
  「那起碼讓我出一半,雖、雖然可能要等我存到錢……」
  「我就說不用了你沒聽懂嗎?」要瞇起眼睛,不耐煩地打斷千鶴未完的話語。「再說憑你那一點零用錢是要存到何年何月啊?」
  「少瞧不起我!只要我每天少喝一瓶飲料,在你結婚之前一定可以還完!」
  「……你根本變相詛咒我光棍一輩子吧!」
  「不過這樣小要你在配新眼鏡之前怎麼辦?看不到前面很危險的。」春擔心地看著瞇起眼睛想看清楚前方的要。
  「這件事就交給千鶴吧,給他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悠太跟祐希在千鶴兩側比出登場的手勢,而千鶴也很配合地大力點頭。
  「不過我要幹嘛啊?我又沒有眼鏡可以借給要。」
  「看看你的髮色,除了你之外沒有人可以勝任幫助要這個重要任務了。」
  「啊?我的髮色?」
  「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改名叫『可魯』吧。」
  「要就交給你了,可魯。」
  「汪(了解)!」
  「……就算你們覺得我瞎了我也還沒聾!給我跟可魯道歉!」

  ※   ※   ※

  「這副如何啊?有電影明星的架式!」眼鏡行中,金髮少年戴著遮掉他臉蛋二分之一的墨鏡,擺出一個自以為帥氣,但旁人看來只覺可笑的POSE。
  「千鶴,你這樣看起來比較像電影中被主角打得落花流水的過場小混混。」
  「你說什麼!你也未免太沒眼光了吧,祐希!」把過大的太陽眼鏡像髮箍般推到頭頂,千鶴瞅著出聲批評他品味的雙胞胎之一。
  「你明明沒近視,學人家戴什麼眼鏡啊?」
  看見祐希也戴著眼鏡,千鶴不管自己剛剛試了多少副眼鏡,直接指責對方。
  「這個沒有度數,」朝千鶴走近,祐希淡然地繼續說著:「是剛剛那邊的女店員說很適合我,要我試戴看看。」
  「……為什麼都沒有店員來服務我?」才剛抱怨完,千鶴立刻從不遠處的女店員間「果然長得漂亮有沒有戴眼鏡都很好看呢」、「無框眼鏡戴在他臉上看起來超有氣質!不過粗框戴起來也很可愛!」等對話體認到外表就是一切這個真理。
  「悠太悠太,你看!」
  待淺羽悠太轉過頭,戴著粉紅色心型眼鏡的少女(就視覺上而言)映入眼簾。
  「小春戴起來很好看喔。」完全沒有違和感,堪稱完美。
  「嘿嘿。」傻笑兩聲,春對著鏡子看了一會兒,有些可惜地說道:「好多眼鏡都很可愛呢,可惜我沒有近視不需要戴眼鏡……」
  「眼鏡戴久了也不好,會變得跟要一樣。」
  「跟我一樣是什麼意思?淺羽悠太同學。」正低頭仔細端看鏡架款式的要依然沒有忽略一旁友人的閒言閒語。
  「是什麼意思呢……」回過身,悠太朝自己胞弟的方向喊道:「祐希千鶴請作答。」
  「書呆子!」
  「有色眼鏡。」
  「漫畫中作者偷懶不畫眼睛時的物品!」
  「戴上去知識+20%,吐槽功力上升四十個百分點,以及跟主角從此絕緣的夢幻道具。」
 「你們越說越離譜啊!」畢竟還有其他顧客及店員在場,要也不方便發作,只能暗暗懊悔剛剛為什麼不在他們提議陪他去物色新眼鏡時斷然拒絕。
  「真是……看來看去都差不多啊……」
  「啊,果然是要君。」
  「咦?」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黑髮少年抬起頭,迎面對上的正是提著菜籃的靜奈。
  「靜、靜姊?」因為驚訝而瞠大的雙眼為了確認自己沒認錯人而再度瞇起,這樣豐富的表情讓女人輕笑出聲。
  「要君在挑眼鏡嗎?」
  「沒、沒有,只是隨便看看……」
  「啊,是靜姊!」眼尖的春發現認識的人,開心地朝對方招手。
  「哇是靜姊!好久不見了!」
  「真的好久不見了呢。」靜奈看著靠攏過來的少年們,笑吟吟地繼續問道:「大家一起來逛街嗎?」
  「對!因為小要的眼鏡壞了所以我們在幫他挑新眼鏡。」
  「春……!」本來不想讓對方知道,但無奈自己總是被朋友中看起來最沒威脅感的傢伙出賣。
  「沒有眼鏡的話很不方便吧?我還記得要君以前因為沒戴眼鏡差點把日紗子的飲料當成自己的喝掉,兩人還爭吵了一番呢。」
  「靜姊!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因為沒戴眼鏡的要君常常做出很有趣的舉動,所以我印象深刻。」靜奈笑道。
  「什麼什麼?我想聽要幹了什麼蠢事!」
  「沒有人說是蠢事!我又不是你!」
  看著眼前的高中生們鬥嘴,靜奈又呵呵笑了幾聲,隨後便將目光移至要剛剛低頭挑選的眼鏡櫃。
  「要君選好想要的眼鏡了嗎?」
  「還沒……」
  尾音尚未拉完,千鶴興奮的叫喊便硬生生卡了進來:「這個這個!我覺得這個很適合要!」
  眾人將目光投向金髮少年手中的眼鏡,旋即發出噗嗤一聲。
  「那、那不是老太太在戴的嗎?還附有珠鍊!」
  「不錯不錯,戴上這個你就走在潮流的尖端了。」
  「我聽你胡扯!」
  「你還可以看心情把眼鏡當成項鍊的綴飾,一鏡二用,好不實用。」
  「你何時變這間店的推銷員了?」
  「你不覺得她正含情脈脈地看著你嗎?」
  「她在這裡等了十八年,總算遇到了真命天子……就是你的臉,要。」
  「你們有完沒完啊?到底是多喜歡這副眼鏡!喜歡何不自己買走!」
  「不不不,她非對的人不嫁,要你怎麼忍心看著她被不愛她的人蹂躪?」
  「我並不愛它,謝謝。」
  「這串珠鍊就是她每日留下的眼淚所集結而成的啊!多麼動人的情感……!」
  「…………我沒錢為它贖身。這樣你們滿意了嗎?」要已經沒力氣陪他們繼續瞎起鬨下去了。
  「錢不是問題,有愛最重要。」
  「帶他走吧,要!我們會在這裡殿後,你不用管我們了,儘管帶她遠走高飛吧!」
  「……你們是多想讓我進警察局?」
  「別擔心!她與你們的孩子就由我這個行俠仗義的千鶴大爺來替你照顧……痛!反對暴力!你怎麼可以對結拜兄弟動粗!」
  「大義滅親,休怪我無情。」說完要又再賞千鶴兩拳,直到聽見靜奈越來越大的笑聲才赫然止住。
  「靜、靜姊……」要是有洞,他一定先把一旁的千鶴踹下去當肉墊然後自己再跳下去。
  「你們的感情還是一樣好呢。」邊笑邊拾起架上其中一副深藍色細框眼鏡,靜奈在要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為他戴上。
  「嗯,這副很適合要君。」退後幾步左瞧右看後,靜奈滿意地闔起雙手。
  「我也覺得很適合小要,有種冷靜知性的感覺。」春附和道。
  「要君覺得呢?」
  「呃……靜姊挑的當然好看……」
  「要居然在公眾場合甜言蜜語,真不害臊──」
  「不害臊──」
  「吵、吵死了!」
  「要君重新測過視力了嗎?」
  「還沒……」
  「那快去測吧!這樣才能早點配好眼鏡。」
  「靜姊,那個……」
  「就當作是我送給要的禮物吧。」知道要擔心什麼,靜奈朝少年眨了眨眼。
  「那怎麼可以──!」
  「我說可以就是可以囉!還是要君不喜歡我送的禮物呢?」
  「我怎麼可能會討厭……!」
  「那就好啦。快快,時間不等人的。」
  招來店員,靜奈熟門熟路地處理好細節,應答舉止都讓被晾在一旁的幾個高中生不免感到佩服。
  「真的有種……靜姊果然是大人的感覺呢……」
  「哎呀,這樣一講感覺我好老啊。」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春急忙解釋,而靜奈自然也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揮揮手要春不要在意。
  一行人走出店門口,春問靜奈要不要跟她們一起去吃新開的蛋糕店,但靜奈遺憾地搖了搖頭。
  「我等等要去超市搶限時特賣,所以不能跟你們一道去,真是可惜。」
  「沒關係的,靜姊還要趕回家做晚餐嘛!」
  「不過從靜姊口中聽到『限時特賣』這個詞感覺真微妙啊……」
  「喂!你們……」
  「呵呵,很奇怪嗎?不過這就是一個主婦的生活。」伸了個懶腰,靜奈續道:「想想我不久前也跟你們一樣,下課後跟著朋友四處亂逛,哪裡開了新的點心店就會跑去嘗鮮……現在則是哪裡有特賣就往哪裡衝就是了。」吐了吐舌頭,靜奈像個小女孩般笑得天真單純,卻又參雜著一絲悵然。
  「雖然懷念以前的日子,但我也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呦!每個生命的階段都有許多我們喜歡與不喜歡的,可能開心可能難過,但終究還是要走下去。」回過頭,她笑得耀眼。 
  「偷偷告訴你們,每次看到你們充滿活力的樣子,我就不由得感到嫉妒呢。嫉妒你們還年輕,羨慕你們還在享受青春。」
  停頓一下,靜奈臉上的笑容依舊。
  「不要忘記自己現在所珍惜的事物、所喜歡的人、以及想做的事情,或許這些之後只能用來懷念,但總是比抱持著遺憾來得強……哇啊,不小心就變得像是在說教,真不好意思。」靜奈敲敲自己的頭,可愛的動作仍然保留著一股少女的氣息。
  「人老了就容易碎碎唸呢,真是的……」
  「靜姊才不老呢!」
  「靜姊是永遠的十八歲喔!」
  「你們真會講話啊,不過高中生講這種好聽話可是沒糖果可拿的喲!」女人邊笑邊從少年手中接過自己的菜籃,往前多邁幾個步伐後,轉身向他們道別。
  「因為這句話最近都是別人講給我聽,所以這次一定要換我說給別人聽了!」剛新婚不久的女子挺直腰桿,用那溫柔且堅定的聲音這麼說著──
  希望你們過得幸福。
  而當春說著「如果新開的蛋糕店好吃的話一定會約靜姊一起去吃,還有日紗子!」時,她溫煦的笑容綴著可愛的小酒窩,如同一個有點害羞的大女孩,在春暖花開的日子裡,唱著不知送給何人的小情歌。那麼靦腆,那麼純真。

  ※   ※   ※

  「千鶴,不要以為我沒戴眼鏡你就可以偷吃到我的薯條。」
  「做人不要這麼小氣嘛~話說你為什麼一直在擦眼鏡啊?沾到番茄醬喔?」
  「千鶴,那是靜姊送給要的東西,要當然把它當成靜姊在疼愛……」話還沒說完,淺羽祐希就被糖醋醬包擊中額頭。
  「為什麼被你一說我活像個變態啊!還有後來我媽過意不去分了一半的錢,所以不完全是靜姊送的……」
  「哇哇,這充滿占有欲的發言真是熱情如火啊──」
  「兩個要所深愛的女人合送一副眼鏡,感覺充滿了不可告人的愛恨糾葛……」
  「你是用右邊的鏡片看伯母,左邊的鏡片看靜姊嗎?兩手花的要──」
  「要左擁右抱──」
  「你們不要在公共場所造謠!」用力拍桌,要不戴眼鏡時會瞇眼的習慣讓他的表情看起來異常兇狠,雖然根本沒人會怕就是了。
  「要,你的鼻樑中間有紅色的痕跡耶。」祐希邊說邊伸手捏住要的鼻樑。
  「什麼!該不會是吻痕吧!要你給我從實招來!」千鶴驚訝地張大嘴巴,吃到一半的漢堡掉落桌面。
  「吻你個頭!是眼鏡的壓痕啦你這個白癡!」拍開祐希沾滿薯條上鹽巴的手指,要重新將眼鏡戴上。
  「哇,戴新眼鏡的塚原要同學看起來更加英姿颯爽容光煥發,彷彿連智商都提高了。」
  「什麼叫彷彿!沒戴眼鏡的我看起來是怎樣?跟這隻猴子一樣低能嗎!」按住千鶴那顆金色腦袋,要洩憤似的用力捏住。
  「痛痛痛!為什麼要把氣出在我身上啊!那句話明明是祐希說的!」
  「畜牲不要學人類講話。」
  「嘖嘖,原來這副眼鏡也能讓要的毒舌Level Up。」
  「放手啦!之前是屁股現在是頭,你這個變態要!鬼畜眼鏡要!」
  「哼哼,今天我就如你所願,將你的紅色屁股公諸於世!」
  「哇──要失去理智了!祐希救我!」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貧僧吃素,不開殺戒。」
  「邊吃雞塊邊講話你好意思!算了我不指望你,小春救我──!」
  「今天天氣真好,難得的週末我們等一下去哪裡走走吧!」
  「去動物園吧,我要把這隻逃園的猴子送回去。」
  「動物園不錯耶,我想騎長頸鹿。」
  「動物園是不能騎動物的,祐希弟弟。」
  「咦──那我想吃紅燒丹頂鶴。」
  「這個也不行,動物園裡禁止烤肉……」
  「拜託在討論動物園的入園規則前,先想想辦法不要讓我被迫妨礙風化啦!」
  「千鶴你放心,在那之前你會先成為塚原要手下的受害者。」
  「我們會以目擊證人ABC的身分把你跟要不能見光的關係全都說出來的。」
  「你們很想成為下個被害者是吧?」
  「塚原要連續殺人犯預告犯罪了,大家快逃──」
  「給我站住!」
  吸光最後一口汽水,春望著正在速食店附設的兒童遊樂區(身高超過一百二十公分者請勿進入嬉戲)玩得不亦樂乎的幾人,再看向窗外藍天白雲的好天氣,他一邊開心地踢著腳,一邊唱起等下會被千鶴等人大改特改的兒歌:

  「大~象,大~象,你的鼻子為什麼那麼長~~~」

Fin.//


當初只是因為看到62話彩圖全員戴上眼鏡太令人dokidoki,所以想寫篇短文......

結果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XD(爆)

可能是因為太久沒寫他們讓我一時停不下來,越寫越開心,自爽的後果就是整篇都很莫名其妙XDDD(好意思講

這是我第一次寫靜奈!KB裡面的女孩子我都很喜歡,但這還是我第一次這樣描寫一位角色,以前的要母跟瑪莉羊都很串場的感覺(???)

其實也沒有想要曉以大義什麼的,只是人老了真的很容易"想當年"(笑)

我想靜奈這個角色給我的就是一種介於女孩及女人之間,有點無法乾脆放手,卻又對未來充滿憧憬這樣的感覺。

人很容易猶豫,要做到果斷切割總是勉強,只求在必須抉擇時,能擔其所擇,擇其所擔。

趁還能徬徨時徬徨,還能謳歌時謳歌,我想,這種看似粗魯毛躁、在現實與天真間載浮載沉的,抑是青春之一。

難能可貴,失之即無法復得的悠悠歲月。
  

留言

船曦 #-

啊~既然把大大網站中的少盟同人都看完了,那就回在這一篇吧!

真真真真真~的是太好看了!這麼多篇的少盟(尤其是春)讓我看得好幸福阿~
謝謝大大寫了這麼多文章!

2012-03-10(土) 22時31分 | URL | 編輯

燒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啊~既然把大大網站中的少盟同人都看完了,那就回在這一篇吧!
>
> 真真真真真~的是太好看了!這麼多篇的少盟(尤其是春)讓我看得好幸福阿~
> 謝謝大大寫了這麼多文章!

謝、謝謝船曦桑的留言...!!!!
我才要謝謝你,你的鼓勵補足了我的心靈能量i-189
因為原作太強,所以我常常擔心自己筆下的少盟會不會太OOC(爆)
能讓也喜歡少盟的人看得開心真的太好了:)
希望之後也能寫出讓你喜歡的少盟文章!

2012-03-11(日) 22時05分 | URL | 編輯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