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同盟】子供と少年。

※ PF16的無料配布

※ 關於兒童節的小故事

  午餐時間真是學生們的心靈綠洲!是苦悶生活的救贖!比任何運動比賽裡的中場休息還要來得意義重大且深遠!
  ……秉持著這種感激的心情,五個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在學校頂樓席地而坐,取出他們無法滿足精神卻能充足肉體所需的糧食。
  「唔哇--要的便當真豪華啊!」眼明手快從對方便當盒裡叼走雞塊的金髮少年邊嚼邊發出讚嘆。
  「這種用心程度根本是愛妻便當等級了」雙胞胎之中的哥哥吸了口果汁後默默說道。
  「是愛妻便當沒錯。」撕開麵包塑膠袋的雙胞胎弟弟毫不遲疑地幫他兄弟的見解作背書。
  「大驚小怪什麼啊,不過是比平常豐盛了點,」話題主角迅雷不及掩耳地用便當蓋敲打那長有觸角的頭顱後,平淡反駁道:「而且這也不是什麼愛妻便當好嗎?想也知道是我媽做的。」
  「要,愛妻便當的意思就是妻子用愛心所做出來的便當。」
  「啊?這我當然知道啊。」
  「所以你的便當是愛妻便當沒錯啊,你媽媽是人妻又用對你滿滿的愛做出這個便當。你看看這個心型的紅蘿蔔……」
  「那是給老公的才叫愛妻便當!給兒子的不是好嗎!」
  「要,你怎麼可以妄自菲薄呢?伯父不在的每個夜裡,你以為是誰代替他撫慰少婦孤單寂寞的心?她的芳心早已在不知不覺中給了你啊!快醒醒!」
  「你才給我清醒一點!我們只是母子關係,不要把你腦中的破爛小劇場波及到我身上來!」
  如同永遠演不完的午間連續劇,人猴交戰進入不知道值不值得紀念的第一百回合,但顯然沒人有興趣知道結果。午休時間可是很珍貴的。
  「不過小要的便當真的有比平常特別呢,今天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嗎?」春咬著筷子發問。
  「那還用說,當然是結婚紀念……唔!」被人從旁偷襲,淺羽祐希順勢倒向坐在身邊的悠太,習慣地把頭擱在對方的右肩上。
  「今天是千鶴的節日。」把鋁箔包吸到中間凹陷下去,某人涼涼地開口說道。
  「咦?屬於我的節日?」被打趴在地板上的千鶴一臉興致盎然地抬起頭,不顧要的腳還踩在他的背上。
  「該不會是偉人誕辰吧?哼哼哼我就知道我跟你們這些凡夫俗子不一樣!」
  「最適合你的日子早就已經過了。」推了推眼鏡,施暴者如是說。「距離四月一日已經過了一個月又四天。」
  「啊?什麼意思……啊!要你這傢伙居然說愚人節適合我!瞧不起我啊!」意會過來的千鶴發出嚴正抗議。
  「說的也是,我確實太小瞧你了。」要用居高臨下的姿勢鄙視著他的人肉腳踏墊。「說愚人節適合你根本太過抬舉。畢竟那可是愚『人』節啊,死猴子。」

  在他們即將邁入堂堂的第一百零一回合時,春發出「啊」的一聲,連帶附上拳頭擊在手掌心上的動作。
  「一個月又四天……今天是五月五日!兒童節!」春露出猜謎答對的開心笑容。
  「原來是兒童節啊……要,看來你還不夠成熟,無法讓所愛的女人把你當成一個男人來看待。」
  「原來這個便當是要你再接再厲,看來你讓你的母親等得很心急啊,要。」
  「……那邊那對雙胞胎再不閉嘴,我就讓你們三個變成空中飄揚的鯉魚旗。」不堪其擾的要終於撂下狠話。
  「等等!你說的三個是連我也算進去了吧!」無辜受牽連的千鶴再度舉牌抗議。
  「你可以從猴子進化成鯉魚,應該心懷感激才是。」
  「少騙人了!魚怎麼可能比猴子先進!給我跟全世界的猴子道歉!」
  「……你還真有同胞意識啊,千鶴。」
  活動完筋骨的要正準備繼續吃他充滿話題性的便當時,發現炸雞塊理所當然地通通消失了。
  為什麼說是理所當然,自然是因為對面就有兩個吃人便當還不擦嘴的混蛋。
  要本打算趁剛剛揍完千鶴的拳頭還沒冷卻下來之前發難,卻被春毫無緊張感的話題給打岔。
  「兒童節啊……真令人懷念呢。小時後大家還會比誰家的鯉魚旗飛得比較高,或是樣式比較漂亮之類的……」春一臉陶醉地沉浸在回憶中,卻在瞥見千鶴時發出輕呼:「啊,這麼說來,千鶴你有過過日本的兒童節嗎?畢竟你之前是待在德國……」
  「嗯?好像沒有耶!雖然我知道兒童節會有鯉魚旗,但我家裡好像沒有掛過……」歪頭想了想,印象中他只看過別人家掛鯉魚旗,剛來日本的他還以為那是日本國旗,想說日本跟德國真不一樣啊,國旗居然是立體的!
  「除了掛鯉魚旗,我們還會戴武士帽喔!」
  「武士帽?」
  「大概長得像這樣……」春比手畫腳了半天,卻沒能讓千鶴想像出武士帽的模樣。
  「春說的是這個。」把手中的物體放到千鶴頭上,悠太接下了幫助歸國子女了解日本文化這項任務。
  將頭上的東西拿下擺置眼前,千鶴不可置信地睜大了雙眼。
  「悠太你手好巧喔!居然摺得出這種看起來很複雜的帽子!」端詳對方用撿來的廣告宣傳單摺成的武士帽,千鶴像看見真正的武士一樣興奮。
  「其實武士帽摺最好的不是我,而是祐希。」悠太比了比已經吃完午餐,正在看漫畫雜誌的雙胞胎弟弟。
  「你確定你說的是那個光是把色紙從包裝袋中拿出來這個步驟都嫌麻煩的祐希嗎?」
  「祐希對有興趣的事情都可以達到專業等級。」幫自家弟弟收拾垃圾的苦勞哥哥這麼說道:「只是他通常懶得做就是了。」
  語畢眾人皆不敢置信地盯著正在打哈欠,一副事不關己的淺羽祐希,而身為雙胞胎哥哥的悠太則是看著自己剛摺好的武士帽,回憶起當時都還是小學生的自己及祐希。

  「媽媽說這些紙給我們摺武士帽。」把一疊有各式各樣顏色的紙張放在桌上,負責傳話的淺羽家長男對著另一人解釋著。
  「比起摺武士帽,我更想要比要家還大的鯉魚旗。」剛剛經過要家時讓他炫耀一番的不滿還積存著,淺羽祐希嘟起小嘴。
  「我們家的也沒有比要的小很多,只是……舊了點。」
  小男生都是有競爭心態的,即便是看似成熟世故的淺羽兄弟依然有符合年齡,孩子氣的一面。
  「要應該不會摺,而是直接買真的武士帽吧。」
  「啊啊,很有可能。」
  「……摺武士帽感覺真空虛。」祐希撇過頭。
  「是是是,那我自己摺。」
  隨便抽出一張藍色的色紙,悠太憑著腦中的印象摺了起來。
  過了一段時間,當桌面上越來越多明顯摺了又摺,因此變得皺巴巴的色紙開始增多時,祐希關掉都是無趣節目的電視,轉身看向正在跟摺紙奮戰的悠太。
  「……沒想到你也有不擅長的東西啊。」
  「少說我了,你來摺摺看就知道。」
  桌面上的廢紙山變成兩疊後,一向最快放棄的淺羽家次男索性拋下他哥哥回房間看漫畫去。
  摺到累了,悠太揉揉眼睛便趴在桌上睡午覺,沒想到等到他因為手臂痠疼而睜開眼睛時,桌上已經塞滿了各種顏色的武士帽。
  「……你不是去看漫畫了嗎?祐希。」看向坐在身旁,正流暢地摺著不知道是第幾個武士帽的胞弟,悠太好奇地問道。
  「我剛剛看了《摺紙戰士》,所以想來實驗看看。」
  「祐希你一定可以靠著摺紙拯救地球的。」
  「在拯救地球之前,我要先打倒悠太的敵人。」把手上剛摺好的武士帽戴到悠太頭上,祐希目光炯炯地宣示著。
  看著桌上那已經減少一半左右的「敵人」,悠太露出淺淺的笑容。
  「不考慮增加夥伴嗎?祐希戰士。」


  那時他們兩個摺紙摺了一個下午,自己還被紙劃傷。後來整整一個星期祐希每天都摺不一樣的東西,有些甚至連他們父母都覺得不像是一個小學生摺得出來的。不過祐希的熱忱持續一個星期已是極限,之後就不了了之了。
  千鶴的大呼小叫將悠太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什麼!要你家的鯉魚旗居然是用金線縫的,眼睛還是鑽石!太令人髮指了!」
  「你聽祐希胡扯!要是我真那麼有錢一定出三百萬懸賞你這個長有觸角的猴子頭!」
  「不過要家的鯉魚旗真的很氣派啊,看過一次之後便印象深刻呢!」春羨慕地說道:「我家雖然有兩個男孩子,但鯉魚旗跟獨生子的小要完全不能比啊!」
  「咦?春你不是過女兒節嗎?」
  「嗯……我家確實女兒節比較盛大耶。」春完全答非所問。不知道是刻意忽略還是真的沒聽清楚。
  「春小時候一定像女兒節人偶一樣可愛吧?」
  「哈哈,我姊姊們確實在女兒節那天很熱衷幫我打扮成跟女兒節人偶一樣!」
  「……小春不愧是小春。」
  「我好想看要家的鯉魚旗喔!我也想摺武士帽!我想過兒童節!」千鶴在地板上打滾吵鬧。
  「你根本天天都在過兒童節啊,千鶴小弟弟。」
  「不然今天放學後去要家看鯉魚旗吧?順便吃個晚餐。」淺羽祐希舉手提議。
  「贊成!」千鶴第一個附議。
  「我反對!什麼順便,你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來我家蹭飯吧!」
  「我們只是想讓千鶴擁有一個遲來的美好童年回憶而已。」
  「要,你家的鯉魚旗大到可以塞進一個人是真的嗎?」
  「……你可以試試看,我會讓你永遠出不來。」
  「啊,要你這是變相答應了?好耶!今天去要家過兒童節!」
  「……!可惡,被拐了。」要嘖了一聲,扶助額頭確認自己的青筋沒有太過突出。
  「沒關係啦,不然下次女兒節可以來我家過呀!」春開心地安慰著要。
  「不是那個問題……唉,算了。」
  「我可以毫無障礙地想像春穿和服的樣子。」
  「真好奇冬樹每次過兒童節時的心情啊……在一個陰盛陽衰的家裡。」
  「我都有跟冬樹一起掛鯉魚旗喔!」春自豪地說道。
  「真是姐弟情深啊……」
  在千鶴跟春討論要如何掛鯉魚旗時,悠太在一旁幽幽地小聲說著:「……其實春很有男子氣概喔。」
  望著春趁要揍千鶴的空檔,蹙眉閉眼一口吃下他最不喜歡吃的青椒,悠太微笑想著春的習慣還是跟小時候一樣,以為只要閉上眼睛青椒就不會那麼難以入口。
  雖然春的勇氣總是展現在小地方,但這樣的「小春式」男子氣概卻比任何人都還顯得耀眼許多。
  「春,你要吃草莓糖嗎?」
  「好啊!是悠太你放在教室裡那包嗎?我很喜歡那款的草莓糖!」
  「什麼什麼我也要!」聽到有好康的千鶴絕對不落人後。
  「你什麼都要跟人家湊熱鬧!」
  「啊,鐘響了。」一直在一旁看著雜誌的祐希聽到鐘聲後首度抬起頭。
  「什麼--午休時間就這樣結束了!」某人發出哀嚎。「我要抗議!這樣的休息時間實在太短了啦--」
  「下午的課要開始了,快點收一收回教室去吧。」
  「唉,想到數學課就……啊啊啊!要要要!數、數學課是不是有要小考!?」
  「啊?有啊。」要一臉漠然。
  「可惡你為什麼不提醒我--」
  「因為不管有講沒講,你的成績都一樣,所以我就不浪費口水了。」
  「你這傢伙--!」
  「大家記得放學後到千鶴班上集合喔。」春善意地提醒朋友們放學後的活動,雖然某人寧可他不要多嘴。
  「祐希,走囉。」悠太朝懶洋洋的自家弟弟招手。
  祐希跟著眾人移動到門口,突然低低地「啊」了一聲,隨後打開拿在手中的雜誌,將剛剛隨手摺好便夾在裡面的紙飛機取出,射向後方寬廣的藍天中。

  一陣風起,紙飛機轉瞬間已消失在頂樓的圍欄外。
  看來,今天的鯉魚旗應該會精神抖擻地在半空中悠游著吧。

fin.//


「五月五日兒童節,多麼適合這群少年啊。」............大概是用這種心情在寫這篇小故事XD

有段時間沒寫他們,希望沒有太OOC(爆)

留言

船曦 #-

好喜歡~~~~~(冒愛心~
我真的覺得大大不用太擔心喔~因為你筆下的他們都好有感覺啊~個人認為不輸給原作呢!
而且也能夠讓我一邊看著大大的黑白文字,一邊在腦海中自動的將它們轉化成漫畫畫面喔~!
真的很喜歡!請大大繼續加油!

2012-05-09(水) 15時28分 | URL | 編輯

燒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好喜歡~~~~~(冒愛心~
> 我真的覺得大大不用太擔心喔~因為你筆下的他們都好有感覺啊~個人認為不輸給原作呢!
> 而且也能夠讓我一邊看著大大的黑白文字,一邊在腦海中自動的將它們轉化成漫畫畫面喔~!
> 真的很喜歡!請大大繼續加油!

謝、謝謝船曦桑的留言i-178
我的文字能讓你在腦海中轉化成漫畫畫面真的是太過崇高的讚美...!!!(受寵若驚)
我才要謝謝你的喜歡以及你的鼓勵i-201
每次看到留言都很開心i-228我會繼續加油的!!v-91

2012-05-09(水) 22時17分 | URL | 編輯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