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1】魔王JR+Waltz 蟬中心小說本《SONAR》資訊頁

Y5aPc.jpg

書名:SONAR
作者:燒
封面繪者:東崎琉
類型:小說本
判別:B6
字數:三萬字左右
價錢:150元
特典:隨書特典為明信片;預訂特典暫時保密XD
攤位:兩日N75
內容簡介:雖然寫蟬中心但基本上是鯨與蟬的過去捏造、岩西與蟬愛的大逃殺(?)這兩種故事;CP味很薄弱......應該。

預訂已截止
確認頁

期間限定通販開始 *8/13更新

試閱內收

岩蟬Part.


  離峰時段的車廂內三三兩兩地坐著幾個人,蟬選擇靠近車門的位置隨意靠著,勉強可稱得上行李的大型購物袋則擱置在腳邊。

  扭頸男事件結束後,岩西跟蟬輾轉住過幾個地方,但都沒有真正安頓下來。而住過的房子也是有好有壞,有年久失修的老舊公寓,也有待過內部擺設像樣品屋的大廈。因為工作關係,兩人甚至在沖繩待了一小段時間,拿土產給某位嗜吃甜食的女情報販子時還被揶揄小倆口從私奔到蜜月旅行都做過了,何時才要舉辦結婚典禮?
  蟬對此不外乎是大聲嚷嚷自己的上司有多麼討人厭,是對方千拜託萬拜託他才勉強答應成為岩西的專屬殺手,不然他才不想跟這個臭大叔相處云云;岩西則是當著女性友人的面恥笑蟬在海邊游泳游到一半泳褲漂走的糗事,惹得少年臉色倏地刷紅,抱怨的音調又提高了幾度。
  桃一邊吃著土產,一邊體會什麼叫旁若無人地打情罵俏。說到底,自己應該算是這兩人的媒人吧?早知道就多向岩西敲一比介紹費,畢竟介紹伴侶跟介紹工作夥伴是兩碼子事。
  「我說岩西,你新宿那個事務所整修得怎麼樣了?」
  「喔,還要一段時間吧,之前可是被炸得面目全非,整修起來真是費時又花錢。」
  「要我幫你介紹好屋子嗎?」桃瞇眼微笑。
  「妳連仲介房屋都不放過啊?」狡猾的中年男子推了推掛在他臉上看起來更形猥瑣而不是知性的眼鏡,一臉我才不會中招地回道:「感謝妳的好意,不過我們暫時還是隨意落腳,俗話說狡兔有三窟嘛。而且蟬如果又把廚房炸掉才可以包袱款款就溜。」
  「我才沒有把廚房炸掉!是、是那個微波爐自己燒起來的!」站在一旁的少年聽到後立刻為自己辯解,雖然通常都愈描愈黑。
  「上次的水龍頭你也說是它突然裂開噴水,再上上次的烤箱……」
  「啊啊啊--是、是岩西你不好啦!誰教你要找那種爛房子!再說為什麼要我做菜啊?你不會自己做啊!不過我想你也沒那本事就是了啦。」蟬賭氣說道。
  「喔?看不出來你這麼想吃我煮的菜啊?」青年笑得一臉得意,「如果你跪下來求我倒是可以考慮露一手給你看看啦。」
  「誰、誰要啊!你做出來的東西連豬都不想吃好不好?呸呸。」蟬說完還真的撇過臉吐出舌頭,露出吃到什麼難以下嚥的東西的模樣。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我的事務所可不是給你們用來約會和吵家務事的地方。」桃終於受不了而出聲制止,「總之,算是謝謝你們的土產,我就免費送一條情報給你們吧。」
  女人壓低身子,豐滿的乳房擠壓到桌面上吃到一半的甜點,她那像是訴說祕密的語氣帶有點魅惑人心的力量,字句從塗著唇蜜的雙唇中緩緩流洩而出。

  「現在不是蟬鳴的季節。」
  「冬天最好的選擇就是儲存糧食,然後冬眠。」


鯨蟬Part.


  盛夏的陽光炙熱的不可理喻,若非必要沒人願意在這種天氣底下活受罪。
  應該是適合情侶約會及親子同遊的中央公園此刻荒蕪得像個路上孤島,只剩下刺耳的蟬聲在宣示主權。
  一身西裝筆挺的高大身影走進了公園,太陽直射下影子短得幾乎看不見。
  在唯一有樹蔭遮蔽的長椅上落座,他如同黑曜石刻成的雕像,毫無動靜得像是要融成公園造景的一部分。
  會在正午時間坐在這種地方的,通常是外出跑業務的上班族為了節省時間而在長椅上解決中餐。但氣溫自從進入夏季以來屢創歷年新高,有冷氣的餐廳或速食店理所當然受到較多的眷顧,只可憐了公園裡的麻雀因此少了被滋養的機會。
  墨黑色石像的身旁空位躺著便利商店的塑膠提袋,表面因水氣而顯得半透明,隱隱約約可看出袋內飲料的品牌。
  不流動的空氣中,時間也因炎熱而慢了下來。汗珠從臉側滑至下巴,在滴落地面數秒後蒸發。這樣的循環在靜止不動的空間中彷彿會持續不斷地進行下去,但石像後仰靠上椅背的動作終結了一切。
  他扭開買來的瓶裝飲料,一口氣喝掉了半罐,剩下的半罐在他長吁一口氣後也跟著滑入仍舊乾渴的喉嚨。
  石像握著空掉的保特瓶,仰起上半身看陽光穿過綠葉縫隙,斑駁的光點落在他身上,卻沒能讓他看起來不那麼暗沉。
  他試著回想今天早上的意外,雖然請辭是他原本就預定好的事情,但在遞出辭呈前被宣布革職還是令他十分錯愕,更錯愕的是理由竟然還是「影響其他員工心神,降低全體工作效率。」這種毫無實質根據的指控。
  錯愕到憤怒的他,並沒有衝動到直接行使暴力,而只是單單往上司走近了幾步而已。
  沒錯,他只是利用體型上的優勢逼近對方,緊盯著那雙因懦弱而游移不定的眼睛,企圖製造些壓力罷了。
  就只是這樣而已。
  但是對方卻突然橫過身抄起辦公桌上的剪刀。
  原以為會遭受攻擊的他側身後退,然而男人的下一步卻是大吼些沒人聽得懂的字句,爾後剪向枯瘦手腕上的動脈。
  女性職員的尖叫聲與噴發而出的紅色液體同步朝他襲來。回過神,他已經離開陷入一團混亂的辦公室,獨自走在街道上。
  濺在黑色西裝褲上的點滴血液看起來不甚明顯,只是深褐色污漬的存在還是令他感到噁心。
  精神原本就耗弱的上司、冷淡疏離的職場關係、毫無變化的機械生活,一切的一切都令他反胃。
  所以他決定逃離。辭去出社會後持續至今的工作並坐在無人的公園裡任由烈日曝曬,只是開端。
  有點想嘲笑自己的輕狂,但石像扯不出笑容。
  什麼都無所謂了,他想。
  順手扔出寶特瓶,拋物線的終點應該是數公尺外的垃圾桶。然而意外卻像是約好這天一齊找上門,他的日常開始偏離。
  「唔!」
  一瞬間他以為自己被曬暈產生幻聽,但定睛一看便發現原來垃圾桶旁蹲著一個人影。
  「哪個白癡技術那麼差砸到我的頭啊!很痛耶!」人影站了起來,目光轉了一圈隨即狠狠瞪向石像的方位。
  「喂,你這傢伙亂丟垃圾還砸到人,不會道歉啊!」
  對方邊罵邊朝自己走近,他才發現那是一個身形瘦弱的少年。
  「不要以為長得高大就可以為所欲為,渾蛋!」少年指著他的鼻子,絲毫沒有半點懼色。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來意不善的少年,心想如果對方只是要一個道歉倒是沒什麼,他平常向上司道歉的機會太多了。
  「……抱歉。」他開口,嗓音低沉而渾厚。

  於是,石像從音節的尾端開始崩解。

  他碎成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失業青年。

TBC.


感謝願意看到這裡的你:)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