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バス/紫冰】day and night

※ 紫原敦×冰室辰也

※ IFの世界(紫原:甜點師、冰室:調酒師)

※ 9/22黑籃ONLY的無料配布

  開鎖的聲響在一室黑暗中迴盪,卻未驚動任何一個沉靜的事物,包括右側透出些微光線的門房。
  他摸黑穿過不甚整潔的客廳,並將手上的雜物隨意棄置在沙發椅或茶几上。當然,都只是大概的方位,不過就算東西落到了地上想必他也是毫不在意的。
  一邊解開襯衫上的鈕扣,他一邊輕手輕腳地推開半掩的房門,室內溫和的橘黃色微光使圍繞在他四周的寒氣被逼退至門外,只餘放鬆下來的身軀。
  King size的大床上隆起一座白色的山脈,光線像是無法觸及那個角落,使周圍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盯著這樣的景像好一會兒,他的意識已經比他的身體早一步躺上那個為他而留的空位,賴皮的不想起來。
  搖頭並露出苦笑,才多少時間而已竟讓他變得脆弱,連這麼一點理智都把持不住。他在走向浴室的同時迅速撤下身上的束縛,他知道那人不喜歡床鋪沾染上那些不屬於他的味道,他可以想像那人皺起眉頭,孩子氣地對他嚷著好臭,小室仔你不要靠近我──
  水聲傾瀉而下,他把自己無聲的笑藏在裡頭,深怕讓人發現其中的曖昧不明。

     ※  ※  ※

  冰室辰也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會有跟人同居的一天。沒有什麼特殊原因,純粹是工作性質的問題。在夜店擔任調酒師的他怎麼看也不像個作息正常的人,而這種人通常認為自己住比較隨意自在,以免一天到晚吵到其他人。
  所以為什麼他會跟這個名叫紫原敦的男人住在一起,說真的,這也是一個沒有解答的問題。
  他試著回想自己是在什麼時候遇到對方。是自己跟來店裡鬧事的小混混大打出手,然後負傷坐在公園看星星那天嗎?還是跟前女友分手後盯著紫原敦店裡櫥窗中的蛋糕發呆時因此被注意?或是他們只是湊巧跟同一個攤販點了可麗餅卻彼此拿錯,才開啟了話題?
  冰室辰也想不起來,卻覺得這樣也很好,起因不是那麼重要,只要他現在過得好,就好。

  紫原敦甜點師的工作在白天,而他在夜晚,所以他們清醒地見到彼此的時間並不是很多。但這也無妨,他要的從來就不是難分難捨的朝朝暮暮,而是一種只要想到對方,就能因此得到慰藉的存在。
  剛開始同居時,紫原總是會硬撐著等冰室回來。為了不讓自己在中途睡著,他會烤一個大蛋糕,然後在上面抹滿鮮奶油,最後用一分鐘一塊的速度吃掉它。如果吃完了冰室還沒回來,他就再烤一個,吃掉。於是冰室回家時,看到的就是紫原的長髮末梢沾滿白色的鮮奶油,頭低到幾乎快整張臉埋進蛋糕中的睡姿。
  紫原晚上睡覺時,房間裡一定會開夜燈,儘管他是只要有一點亮光就睡不好的人。
  「這樣小室仔回來的時候才會記得回房間幫我關燈,不然你又會直接睡在沙發上~」
  冰室不記得當時的他聽到這種半是抱怨半是威脅的語氣後露出什麼表情或說了什麼,不過他記得紫原敦緊緊抱住了他,他記得自己在那瞬間有點想哭。
  雖然紫原是白天工作,但他的店卻是下午才開始營業;冰室回家後已是凌晨,卻總能控制自己在中午以前起床。有著這樣的作息,他們只能取中間值吃早午餐。至於誰來做,當時自然是有一番討價還價的。
  「敦你不是甜點師嗎?既然如此應該也會做菜吧。」
  「小室仔你這是偏見~做甜點的手跟做餐點的手是不一樣的~」
  「哪裡不一樣?」
  「一個甜甜的,另一個很鹹。」
  看到紫原一臉認真地回答出這種答案,冰室不知道該笑他的單純,還是該佩服他的純粹。
  「那我這個調酒師的手又是什麼味道呢?」他笑著反問。
  「酒苦苦的我不喜歡~」紫原一邊說一邊拉起冰室的手,「但是小室仔的手很溫柔,像棉花糖一樣~」
  語畢,他將冰室的手拉至嘴邊,伸出舌頭一根根舔起了手指,並含住指縫。他的眼眸直直望進冰室眼底,一改剛剛懶洋洋的語調,嗓音多了一層沙啞──
  「……上面只有我的味道。」
  冰室記得那時從體內深處竄起,像碳酸氣泡一樣冒出來的陣陣酸麻和衝擊。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對眼前的男人產生毫無遮掩的情動。

  炒蛋、煎培根、烤土司、一杯冰牛奶,冰室想著這麼點簡單的東西倒也難不倒他,反而是剛起床的紫原比較難纏。
  想起剛剛差點在床上被吻到窒息的情況,冰室顯得還有些餘悸猶存。
  上次被吻到快窒息,應該是騙敦喝下雞尾酒的時候了吧,他想。酒醉的紫原其實沒有什麼脫序的情況,相反的,他比平常還更精明,渾身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息,冰室小小地倒抽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好像不小心按下什麼開關,寵物犬瞬間變成狂傲的野狼。
  
  好像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回想,但那些都成了他生活中的點滴,每一天每一天都不斷發生,根本沒有回想的必要。
  所以他不想了,因為他聽見那人的呼喚。

     ※  ※  ※
  
  換上寬大的睡衣,剛沐浴完的熱氣正從體表逸散著。
  他關掉夜燈,上床窩向白色突起物旁的空位,想著他的身體總算跟上他的意識了。
  就在他即將闔眼的時刻,背後突然一陣騷動。他回過頭,一雙修長的手臂伸了出來抱住他,並將他往裡面帶。
  「我吵醒你了嗎,敦?」冰室轉過身撫摸著紫原的額際,輕聲問著。
  「小室仔,你還沒有給我那個~」紫原嘟噥,有些口齒不清。
  「什麼?」
  「晚上都會有的那個,之前我們看影集時上面有演~」
  冰室愣愣地回想他們最近看過什麼,上面有什麼能吸引敦的注意力的(畢竟紫原看影集的樂趣從來就只有在吃零食)。思考一小段時間後,他終於知道對方要的是什麼了,而這也是因為紫原那時難得停下吃零食的動作,讓他特別有印象。
  冰室稍微將身子往上挪,當自己的目光能跟紫原平視時,輕柔地在對方額頭上印下一吻。
  "Goodnight Kiss"
  從他齒縫間迸出的英文不像是專有名詞,那是彷彿在唱搖籃曲的聲調。
  紫原有些不滿的嘟起嘴,說道:「小室仔好狡猾,居然親在額頭上。我又不是小孩子~」
  冰室想著這種抱怨還比較像小孩子,但依舊只是慣著他,如同以往地安撫著:「那等睡醒再給你真正的早安之吻吧,好嗎?」
  紫原注視著對方片刻,爾後迅速吻上冰室帶笑的眼角。
  「小室仔晚安。」
  「……晚安,敦。」

  晚安,晚安。

                          然後早安。

Fin.//


第一篇紫冰居然是IF世界,我自己也有點意外XD

本來是想趕在ONLY出出陽泉日常的紫冰本,不過時間來不及,只趕出這麼篇沒有什麼前因後果還很腦補的東西(爆)

靈感是來自之前的住宿生活!

當時的室友在上床睡覺前都會跟大家說晚安,但我跟其他人常常倒頭就睡,不太會在意有沒有說晚安這件事。

後來他就這麼跟我說:「你們不覺得有個人可以說晚安和早安,是件很幸福的事嗎?」

啊啊......我有多久沒親口跟人說晚安了呢?什麼時候哈囉已經取代了早安?

--當時真的是這種心情,即使是不住宿舍的現在,偶爾也會想念起那種小小的溫馨。

大概就是用這種感覺來描寫了同居的紫冰,希望能染上日常感的幸福:)

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看到,但還是想跟看到這裡的人說聲早安、午安,以及晚安。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