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バス/赤黃】Rosy glow

※ 赤司征十郎×黃瀨涼太

※ 題目來自[甜蜜蜜30題]: http://www.weibo.com/1803292281/yEaMP6i2J



11.伴隨花束一起送出的心意

  那是一個沒有風及陽光的午後。
  你走在不甚平穩的石子路上,沉悶的空氣並沒有令你皺起鼻子;相反的,你興致好的只差沒哼唧上幾句不連貫的小曲,儘管你根本想不起曲名。
  巷尾的轉角有間小而溫馨的花店,你是知道且時常經過的,但今天卻從玻璃窗外的駐足變成毫無猶豫地跨步進門。
  你從不花時間在無謂的事情上面,但這不代表你沒有一時興起的戲謔。
  於是,那捧在胸前的玫瑰花束成了艷紅色的心血來潮,幾乎將你淹沒。

  然而這樣的小小插曲並不影響你原本的行進步調,就連拐彎繞進大廈夾縫間的商店也像是舞曲中的頓點,而不是岔音。

  最終你來到了那棟外牆上有著藤蔓植物攀爬的紅磚建築物前。

  你仰起頭,微微瞇起的眼眸正對著某一層的窗口。
  你沒有說話,因為你知道這是某種需要靜謐來維持的神祕前奏。
  緩緩踏上階梯,你從口袋中抽出新買的紅色剪刀,每踏上一階,一朵鮮紅的玫瑰便喀嚓一聲輕妙落地。
  當你走到盡頭那扇深褐色的大門口時,手中只剩下兩朵玫瑰尚未成為你沿途溫柔的施捨,宛如蜿蜒落下的吻痕。
  於此同時你才知曉那些熟悉的台階跟面前的門牌號碼一樣,巧合卻平凡的四十八。
  毫不在意會被荊棘劃傷指尖,你赤手將其中一朵玫瑰撚下並將之攤在掌心,手掌的紋路像是它的枝椏蔓延。你收攏手指,不粗魯卻也不輕柔地,紅花被放入棉質的褲袋中。
  你抽出最後一朵連著枝條的玫瑰,插進生鏽鑰匙孔中的動作既似神聖又似百無聊賴。
  然後你扭了門鈴,滿意地在尖銳單調的聲響過後聽見門內的細微碰撞。
  你完全可以想像那人看見自己的表情,想像那人用略為拔高的聲調顯現出他的歡愉,想像那人親暱卻不過度,任何令人感到舒服的舉動。
  你喜歡想像,因為你知道你的想像終將化為現實,沒有一次例外。
  你看著金屬的門把轉動,垂在腿側的花束移至胸前──儘管沒有花朵,但你並不困擾,不是因為它們在這個當前不具有意義,就是你對這束玫瑰從來沒有賦予過於浪漫的意涵──看起來荒涼,不過作為給那個愛笑的人驚喜,倒也足夠。

  緩慢推開的門縫透出光線,你不得不合理推測他將這座城市所有的陽光都蒐集起來,才會使得那間屋子以及他的臉龐總是燦然晃眼。
  你從不會忘記這種時候要說些什麼,就算他在這種時刻不管聽到什麼都會笑得漂亮。

  「涼太。」


  你望著他,語氣又輕又淡。

  你以為你說的是那束花的愛情。


Fin.//



[破壞氣氛小劇場(幹]

  「小赤司你手上那是……?」黃瀨涼太歪頭看著赤司手中那束詭異的,或許曾經是花束的東西。
  赤司沒有立刻回答黃瀨。他拉起對方的手一路穿過客廳,來到位於房間角落的浴室。
  他往浴缸中注入熱水,而黃瀨則是一臉茫然地看著赤司做出這些反常的行為。
  「小赤司,你……」
  「涼太。」赤司打斷黃瀨的詢問,轉過身面向那人姣好的面容。在黃瀨反射性發出一聲「嗯?」的同時,赤司執起一直握住的手,輕吻上那骨節分名的手背。
  「一起洗澡好嗎?涼太。」
  「……咦?咦咦咦?小、小赤司你還好嗎?該該該不會是感冒了──」
  赤司無視陷入混亂狀態的黃瀨,伸手探進褲袋中,將那朵還完好如初的玫瑰取了出來,隨後拋入浴缸冒著蒸氣的水流中。
  「我特地準備的玫瑰浴,名模黃瀨涼太先生卻不願賞光?」
  「…………」

  黃瀨涼太覺得在面對赤司征十郎時,他像金魚一樣開開闔闔的嘴大概永遠只能吐出「我願意」這句話了。



甜蜜蜜30題真可愛!希望有機會挑戰每一題都不同配對XD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