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方莫】Pick up my heart

*全職高手同人

*方銳×莫凡

*收於CWT34出的突發本《全職高手推廣小冊》


01.
  方銳感受到視線。
  不是嚴重到有如芒刺在背的力度,而是一種若有似無、有點黏卻又不會太黏的細微關注。

  若是放在外邊,方銳肯定要大聲嚷嚷是誰在偷看哥啊?哥這麼帥被人暗戀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兒,不過小姑娘就別戰術走位了讓哥也好好看看妳長啥模樣啊,交個朋友也不錯──
  只可惜他現在人在興欣的練習室,說出來完全是打臉的節奏。
  同處一室的唯二妹子,一個全聯盟都知道已終身受洗葉修真愛教,堅定不移至死不渝;另一個,看她戰鬥法師玩得如此慓悍,恐怕被喜歡上的下場就是拿(角色的)命來換,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至於剩下的,都是些死宅,方銳沒太大興趣。不過一直被莫名的視線追著跑還是令他有些在意,不弄清楚對方是誰以及緣由會讓他晚上睡不好覺的!農曆七月快到了啊!
  於是方銳繼續邊做些不太花精神的基礎練習,一邊環視訓練室裡的其它成員。
  剛剛提到的真愛教教主蘇沐橙手邊放了包瓜子(已拆封),看來連續劇的進度正追得如火如荼;唐柔跟葉修、魏琛、安文逸復盤去了,可以初步排除這些人涉案的可能性(方銳推了推鼻樑上並不存在的眼鏡);羅輯跟包子一如往常的吵吵嚷嚷,包子的視線對著羅輯,羅輯的視線對著電腦,電腦的視線……咳,總之是個良好的視線循環,波及不到自己。喬一帆的話……方銳瞥了眼放在右前方的杯子,水位還有七分滿,很好,喬一帆OUT。
  還剩下誰呢?方銳的眼珠轉了圈,最後將目光投向練習室的角落。
  莫凡安安靜靜的窩在自己的位置上,面無表情地做著手操。
  一看見這位隊伍中沉默的存在,他不免想起自己剛加入興欣的時候。

  方銳一向很會活絡氣氛,對於新加入的戰隊,除了早就認識的葉修蘇沐橙之外,他都想盡量跟大家打好關係。(至於魏琛,他雖然在藍雨訓練營時有過幾面之緣,但兩人的熟識完全是因為臭味相投。)興欣畢竟是靠葉修拼湊起來的戰隊,各路人馬都有,若有些微摩擦方銳是毫不意外。不過跟著葉修他們練習的時候方銳才發現這支戰隊的一體性超乎他想像的強烈,高度的向心力維繫著團隊運作。核心不用說當然是葉修,但其它成員也並非只是提線木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決策跟判斷;戰術雖然是葉修擬訂,但仍會隨著個人的需求做調整。
  相信彼此,好好地、認真地、開心地打一場榮耀比賽,這是方銳最單純的追求。
  因此他雖然才剛加入沒多久,卻能立刻融入興欣的戰隊氣氛。儘管轉型的問題還需要他去克服,但是比起在呼嘯過著壓抑的日子,現在簡直可以說是如魚得水,好不快活。(當然不能否認興欣高強度的垃圾話環境也頗合他意)
  而在這樣的景況中,莫凡那種不冷不熱的參與態度自然是特別扎眼。
  方銳好奇之下跑去問葉修這很不合群的小年輕是哪弄來的?葉修回說殺來的唄,讓方銳一度驚恐要是自己說要退出會不會被割下小指!?最後經過唐柔適當的補述,他總算得知這段葉修為追求莫凡而產生的腥風血雨辛酸血淚。
  「你都不怕人家有心理陰影?看,他都不怎麼說話,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在興欣遭受到迫害了。」方銳同情莫凡的遭遇,對葉修予以鄙視。
  「怕啊,這不是不敢使喚他了嗎?」葉修叼著根菸,語氣很是敷衍。「既然方銳大大這麼有正義感,那就麻煩你去叫莫凡吃飯啦,今天老闆娘請吃餐館。」
  莫名其妙就領取了興欣新手村任務的方銳,只能領命去找莫凡搭話。
  遠遠的瞧見莫凡,方銳熟稔的招呼了聲:「呦,今天上館子啊,大家都在樓下等了。」
  莫凡冷冷地瞥了方銳一眼,沒有多說什麼,逕自往樓梯走去。
  「欸欸欸,等等啊!」
  方銳抓住莫凡的手肘,一張嘴才發現自己不記得要對眼前的少年說些什麼。
  面對莫凡明顯的疑惑目光,方銳硬著頭皮瞎扯:「那個什麼……你怎麼都自己一個人?跟大家關係不好嗎?」
  「………………」
  ……好吧,這實在是個很腦殘的提問。就算莫凡踹他一腳他也認了,不打臉跟手就好。
  然而,跟想像中不同的是,莫凡似乎想說什麼卻又猶豫不決;欲言又止的表情讓方銳嗅到八卦的味道。
  難不成事情沒有唐柔妹子說的那麼簡單?葉修還殺他全家打他媽媽,連寵物小黃都不放過?
  方銳八卦之魂奮起,這可是讓他觸發隱藏任務了!
  「怎麼啦?有任何煩惱都可說給哥哥我聽啊!是不是葉修那老不休欺負你?」方銳以一副知心姊姊的模樣循循善誘。他只希望莫凡不是像周澤楷那種類型,否則就算有千機傘也變不出任何花樣。再說角色屬性重複這是不科學的,必須被矯正。
  就在方銳思想開小岔時,莫凡低聲說道:「要怎麼做……才好?」
  「啥?」方銳愣了會兒,思索著莫凡這話的主詞。
  怎麼做?是問我怎麼痛宰葉修?還是怎麼跟大家處好關係?前者的話方銳只能說節哀順變,這是職業圈所有人的夢想,但一個個都有去無回,比肉包子打狗還有效率;換成第十區專用術語,則是拿材料去砸君莫笑,絕對無回外還為虎作倀,禍害全榮耀。
  至於後者,這問他可算是問對人了。縱然方銳是猥瑣流的頂尖大神,但那畢竟只是戰術上的流派,並不影響方銳本身的為人。在職業選手群中,方銳的人緣一直都挺不錯的;再加上對微博的經營,他給人的感覺始終不失親切大方。
  就在方銳想傳授莫凡幾招裝熟技巧時,靠近樓梯的他們忽地聽見陳果在樓下大喊:「方銳!莫凡!你們到底走不?不走今晚自己吃方便麵啊!」
  「這就來!」方銳回道。偏頭一看,莫凡已經傾身走下樓梯。
  這傢伙……
  方銳抓抓頭,無奈的跟在莫凡身後,直到吃完晚餐他們都沒再交流半句話。
  
  晚上回到房間,方銳才後知後覺的想到:自己這樣,該算是任務失敗了吧?

02.
  如何妥善地處理人際關係,這從來就不是莫凡會去煩惱的課題。
  可是現在,莫凡看著自己手下操作的毀人不倦第三次失足落進河裡,而原因竟是因為他時不時分了精神去觀察方銳和魏琛、喬一帆聊天,這令他感到十分不解。
  就交談的內容而言並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地方,但那種自然的對話方式卻吸引著莫凡,讓他頻頻將目光飄向三人。
  莫凡要說徹底融入興欣,那連定期來清掃的大媽都是興欣最親密的戰友了;但相比起之前剛被葉修逼來的時候,莫凡在隊伍中已經可以找到一席之地,不用四處顧慮他人。
  處在這麼一個不尷不尬的位置上,莫凡也沒想過再積極一點,反正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需要他上場比賽時他會盡自己所能去爭取勝利;輪替時,他就安靜地去做他該做的練習,葉修的交代他也都有聽進去,只是回不回應則看他心情。
  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他也沒打算找人述說。
  
  方銳轉會加盟興欣,此等天崩地裂的大事莫凡絲毫不上心。他本來就沒有關注職業圈,現在也就是賽前會研究一下的程度,沒有正面對上的選手他從不去留意對方姓啥名啥,是大神還是第六人。
  不過整天待在能聽見葉修跟其它人分析選手特性的環境中,莫凡再不熟也略懂,甚至對於葉修要方銳轉型這件事同樣感到驚訝。
  不是說他對盜賊或氣功師有什麼獨到的見解,只是想像換成自己從忍者轉型成戰鬥法師,那實在不是「多練練」就能適應的。
  方銳初次來到興欣時,就用氣功師跟每人PK一輪,結果自然是慘不忍睹。
  莫凡贏得輕鬆,卻也沒有因此小瞧方銳。他依然無聲無息,沒有參與興欣其它人對轉型的討論。就連方銳鬆口表示正式加入興欣戰隊時,他也沒有情緒上的起伏。
  就只是多了一個人而已。
  莫凡操作著毀人不倦,在地圖上奔馳著。

          ***

  事實證明,多一個黃少天和多一個周澤楷那完全是不同的等級。
  方銳雖沒有達到黃少天那出神入化無孔不入簡直堪稱無我的境界,卻也是話多的類型。尤其加上葉修跟魏琛兩個特沒下限的,三人互噴的垃圾話那叫一個精采紛呈。練習室中言語上的交流密度因為方銳的到來節節攀升,莫凡不特意去聽也能得知方銳的生活瑣事(像是他昨天晚上夢見鬼疑神迷來壓他床之類的惡夢)。
  莫凡不知道這該不該說是困擾,但是因為方銳的出現活絡了戰隊氣氛,興欣眾人的關注度大都移到他身上,確實讓莫凡鬆一口氣。
  他不習慣應對他人,並不代表他不清楚自己周遭僵硬的隔閡。不在意是不在意,但多少還是會感到不自在。
  如果自己像方銳那像,能跟人開開玩笑,是不是情況就能有所改善?
  莫凡用了一個技能冷卻的時間思考這個他從沒想過的問題,最後得出的結論:這是沒必要的轉型,算了。
  
  方銳會來跟他說話,那完全是意料之外。(蘇沐橙姑且還可說是因為坐在隔壁,免不了交談。)
  自從那次吃飯前的小插曲後,方銳經常有事沒事就找莫凡搭話。話題內容沒啥營養,不過對莫凡而言大部分的對話都是如此,倒也不是問題。讓莫凡比較困惑的是,方銳會一直問一些非要他回答的問題,像是家鄉是哪座城市?幾歲了?怎麼會想玩忍者等等等等。
  就不能他說他的,自己隨便回個「嗯、哦」就好?(莫凡跟周澤楷不熟,絕對不是因為粉偶像才這樣想。)
  可是人家這麼積極地跟他交流,完全不理睬是很沒禮貌的事。於是莫凡也就針對幾個比較能簡短回答的問題回應方銳。
  然而這種你問我答的交流模式幾乎天天上演無公休日,看在眼裡的興欣眾人同時都想著:啊,這是刷好感度來的吧?然後繼續看熱鬧。
  就連被問的莫凡都忍不住破天荒的第一次回問方銳:「你的問題怎麼那麼多?」
  而方銳此時卻一臉無辜的說道:「因為我問十句你只回兩句,所以我只好一直問到你全都回答啊!」
  ……這是哪裡來的無賴啊!?仍偷聽著的興欣眾人在內心吐槽。
  「若你覺得不公平,你也可以問我啊?上至髮型下至鞋款,連哥的三圍都早量好,就等你問呢。」
  「………………」莫凡的嘴唇抿成一線,後悔自己何必沒話找話講。
  「咳,那個誰,這裡不是讓你聯誼的地方,該做什麼就回去做什麼。」葉修發話。
  「葉修,你是怕我的三圍讓你自嘆不如吧?」方銳挑釁地瞅了眼葉修虛胖的肚子。
  「三圍?那有什麼,要不要哥講一下我那三冠?」
  方銳沉默。

  所以說,實力是最能讓人閉嘴的方式。

03.
  時間並沒有因為轉會期翻天覆地的開展而加快流動。
  興欣依照賽事安排,碰上了跟他們一樣是新入聯盟的神奇戰隊。
  雖然最後的結果是興欣10比0完勝,看起來純粹是毫無懸念的碾壓式勝利,但在這場對戰中,方銳找到了自己轉型氣功師後所能有的未來。就他個人而言,這比任何一場比賽都令他重視。
  於是方銳迫不及待想鑽研新打法的可行性和發展性,對下一位上場的莫凡更是高聲催促,只差沒推著人開疾走了。
  結果如此亢奮的下場是被葉修罵廢物點心。

  冤枉啊!方銳在心中大喊。他怎麼知道莫凡會當真?這是故意整他的吧?明明之前不管自己說啥莫凡都毫無反應啊,偏偏在這事上較真?方銳被莫凡的態度給弄糊塗了。
  事後,「趕時間」一詞一直被興欣眾人拿來嘲諷方銳。不過方銳當然不是承受不起群嘲的主,見招拆招,垃圾話的技能點他可是從沒少點的。
  只是對於莫凡,方銳探究的心思不減,卻也不想採取唐突的舉動;萬一莫凡是受到刺激後會龜縮回去的類型怎麼辦?他可沒法像葉修那樣無恥地將人硬殺出殼來。
  他只能暫時先無視莫凡的視線,將全副心神投入對氣功師實行盜賊式打法的練習中。

          ***

  時間已接近午夜,居住在上林苑中的興欣戰隊成員們此時都已回到各自的房間準備就寢。
  方銳拿著杯子晃到樓下想倒杯水,卻看見照理來說早已無人的練習室裡,有微弱的青白色光芒閃爍著。
  「誰在裡面?」方銳探頭進去,看見電腦螢幕前的莫凡因驚嚇而縮起肩膀。
  方銳也沒管對方明顯散發出想獨處的氣息,大大咧咧地走向莫凡身旁的空位,拉開椅子坐下。
  「我說你啊,」方銳盯著沒有將面孔轉向自己的莫凡,朗聲說道:「一直都在看我吧?」
  聞言,莫凡停下操作中的雙手,卻還是沒有將目光對上方銳。
  「其實我無所謂,哥好歹也是個公眾人物,不怕被人看。」方銳轉了轉手中的杯子,「我只是好奇,想知道你的理由罷了。」
  莫凡抿嘴,過長的瀏海和下垂的眼眸讓他看起來陰沉頹廢,但是玩弄著手指頭的小動作卻為他增添了些青少年味道的焦慮感。
  方銳沒有繼續用言語壓迫,他知道這種時候除非莫凡願意說,否則他無法從對方口中聽見隻字片語。
  然而莫凡磨了許久,仍是死死憋住,不透一點口風。
  已經有點犯睏的方銳忍耐限度下降,看見莫凡不說就算了,甚至連瞧都沒瞧自己一眼,他惱怒地伸手轉過莫凡的電腦椅,強迫彼此面對面。
  莫凡顯然沒料到方銳突然的舉動,驚詫之於總算肯抬起臉迎上對方的目光。
  「你再不說,哥可是要收觀賞費了!」方銳直勾勾地望著莫凡,用跟語氣並不相符的認真專注。
  被方銳用雙手困在椅子上的莫凡無法脫戰,更無法使用地心斬首術收割眼前難纏的對手。掀了掀嘴唇,他最終認命地低喃:「……因為羨慕。」
  一說出口,不只方銳愣了下,莫凡自己也呆住。
  居然是因為羨慕……嗎?莫凡恍神。

  原以為自己不在意與他人之間的疏離感、不介意旁人的冷言熱語和嘲諷,甚至被人喊打喊殺冠以臭名他也不曾理會。但是看到後來加入的方銳跟大家打成一片時,他卻難以移開視線,儘管他不清楚方銳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如此吸引自己,他還是執著地站在外圍打量。
  現在,他終於知曉自己一直追逐的目標,是羨慕。
  原來自己是羨慕方銳,羨慕他能快速地融入興欣,並受興欣眾人歡迎。
  原來他在不知不覺中,潛意識的希望自己能成為興欣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原來他其實很喜歡興欣,喜歡到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
  只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不回去拾荒而是坐在這裡,打著榮耀。
  原來,這就是葉修曾說過的,比拾荒更「有意思」的事嗎?
  莫凡呆呆地盯著螢幕中停止不動的毀人不倦,眼角忽地酸澀了起來。

  方銳沒出聲,卻一直在一旁看著。
  他不了解莫凡,可是有些情緒是不需要理解也能給予擁抱的。
  方銳輕擁莫凡肩頭。那瞬間莫凡下意識地想後撤,但方銳不給人這機會,直接將莫凡連人帶椅壓向後方的牆壁。
  「……聽我說說吧。」方銳維持著抱住莫凡的姿勢,聲音低低的,像是說給自己聽。
  莫凡停下掙扎,靜靜地聽方銳講些並不如平常那般輕盈的字句,而是沉甸甸的實心物體,直落入胸腔之中。

  那是一個普通的夜晚。他們之間有什麼改變了,卻也沒有改變。

  就像被遺忘在桌面的杯子,誰也看不出它跟昨晚有何差異。

          ***

  一大清早,葉修就被陳果的驚呼聲嚇到倒退三尺,忘了自己是誰該怎麼蹲下──當然不可能有這種事。但是陳果大叫出聲是真實的,就連圍在一旁的蘇沐橙、魏琛等人精彩的表情和嘖嘖聲也是真實到不能再真實。
  葉修瞥眼瞧見電腦螢幕上是微博介面,那十之八九是職業選手群的八卦沒錯了,否則陳果眼睛不會這麼雪亮。
  「這是怎麼,又有哪家選手想不開搞自爆啊?」葉修說完便抽口早晨的第一根菸,快活似神仙。
  「還問,就你家的大大啊!」魏琛說道,順便也要根菸,但被葉修拒絕了。
  「怎麼回事?快讓哥看看,自己家的八卦要先掌握住,才有資格摳挖別人家的。」

  【方銳╴海無量:哭哭的表情好可愛啊,我覺得我戀愛了。】
  以下幾萬條轉發,附帶一群死宅們的鬼哭狼嚎。
  臥槽!哪家妹子這麼可憐被猥瑣方看上!?
  方銳你這背叛者!去死吧!
  沒圖沒真相!
  是誰是誰是誰給我從實招來!猥瑣方你不給個交代對不起全聯盟的男選手啊!猥瑣流都能談戀愛了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
  祝你幸福[蠟燭]
  ………………
  ………
  為節省時間,葉修沒繼續看下去,反正已經知道事情的起因,接下來只要找人來問問就結了。
  「方銳這小子還沒下來啊?」葉修環視房內一圈,沒看見方銳猥瑣的身影。
  「你說這是怎麼一回事兒啊?方銳這不是被盜號了吧?」魏琛仍在瀏覽微博訊息,目前比較傾向討論群中的盜號一說。
  「我們不能放過任何可能性。」葉修嚴肅說道。
  「不如葉修你去承認一下方銳說的對象就是你,看看這個盜號的傢伙會有什麼反應。」
  「不錯不錯,哥這就去拉仇恨。你等等記得以第三者的身分製造OT啊。」
  一旁聽著的陳果翻了個白眼,正想訓斥這兩個沒下限的老傢伙時,當事人方銳走了進來。
  「唉呦,說人人到呢。」
  「方銳大大,這麼重要的事不先說可不厚道啊。」葉修指著電腦,語氣痛心疾首。
  「嗯?我也就是說說而已,咋的反應這麼大?」方銳一臉驚奇,彷彿這跟他早餐吃了豆花是同樣的訊息量。
  「聽見沒?方銳大大開玩笑的,你們也別再八卦了,快點開始練習。」葉修轉換的那叫一個迅速,臉皮堪比城牆。

  方銳移動步伐前刻意朝莫凡的方向望去,後者卻連頭也沒抬,依舊讓電腦遮住他泰半面孔。
  方銳忍不住露出微笑。

  拾荒者很能忍耐,只有在最好的機會出現時才會動手。
  既然你找不到機會,那就由我來創造吧。方銳在心中說道。
  到時希望你願意拾起我最寶貴的裝備。

  僅此一顆,稀有度百分百。

fin.//


因為方銳的催促而"趕時間"的莫凡實在太萌了!
明明對別人愛理不理,卻對方銳大大的話有反應,這....除了萌我還能說啥><
私心對莫凡來到興欣後的心境轉變做了點描寫,希望不會太OOC

順帶一提,今天看完1447章後,我覺得我可就地升天
天啊......怕劇透到我只能先說:喜歡方莫的人可高喊頭頂青天了
這兩人都太可愛了Q////Q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