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葉藍】In the Rain

*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藍河

*設定前提:暫時同居但未交往

*收於CWT34出的突發本《全職高手推廣小冊》

 
  每天都在刷新紀錄的高溫讓本來就對戶外運動沒興趣的宅男們更加堅信夏天待在冷氣房裡打榮耀才是世界的真理。(冬天太冷所以也是真理!)
  宅男之一的藍河此時卻不在家,而是待在冷氣24小時全天候供應的藍雨公會部門中,好不神清氣爽。
  至於他暫時的同居人,有菸有電腦基本上就已別無所求;更何況家中唯一的一台電風扇也隨他使用,只求不要熱到昏過去就好。
  在舒適的環境下工作效率總是特別高,藍河幾趟副本下得叫一個順遂,出的材料裝備那叫一個人品正旺,擋也擋不住。
  「藍橋今天運氣不錯呀!」同辦公室的筆言飛側頭瞥見藍河分配裝備,也是讚嘆不已。
  「是啊!大概是前陣子衰太久了吧?」藍河笑著回應,「要是倒楣那麼久的回報是這樣的好人品,我倒是不介意再多來幾次這種交換。」
  「乾脆我們全公會集體倒楣一星期,看能不能把好運全加到戰隊身上,讓他們奪冠軍!」筆言飛嚷嚷,引得其它人哄笑。

  然而所謂的一語成讖,有時來得就是那麼措手不及、避無可避。
  雨中疾奔的藍河此刻極度想穿越回一個鐘頭前,然後狂搧自己這張烏鴉嘴。

          ***

  傍晚離開俱樂部時,天色就不似前幾日般火紅,而是灰濛濛的,讓藍河甫踏出門口還以為這是混亂之雨施展的前奏。
  由於這幾日陽光太過毒辣,藍河捨棄單車改搭公交車上下班。秉持著只要穿過前方的小公園那乘車站牌就在不遠處這個想法,藍河面對風雨欲來的低氣壓依然婉拒同事幫他找把傘的提議,直接快步朝站牌的方向前進。
  豆大的雨滴淅淅瀝瀝地落下,他的步伐也越邁越大;到走進公園時,已成傾盆大雨。藍河想起乘車處沒遮雨棚,在這樣的雨勢下久待肯定不是辦法,只能先找個地方避一下。朦朧中瞥見彎角處有座小涼亭,藍河便以跑百米的態勢衝了進去。

  大雨沒有一時半刻是無法消停的。
  藍河擰了擰襯衫下襬,看那出水量簡直就像浸泡過的抹布一般。因沾濕而緊貼在額上的瀏海讓藍河的外觀看起來又比實際年紀小了幾歲,再加上渾身藍色系的搭配,完全散發出一股憂鬱少年的氛圍。
  注視著涼亭外頭絲毫不見緩的雨勢,他祈禱著可別就這麼一路下到天明。
  不是沒有打電話求救這個選項,只是他的手機好巧不巧偏偏沒電了。
  其實電量低到發出警示聲時他是有注意到的,但那時已臨近下班,藍河想說回家的路上也用不著,也就沒去管它;現在可好,唯一可以對外聯絡的道具因自己的疏忽,成為一塊廢鐵,他可真真正正的被困在這孤島上了。
  公園傍晚時不乏放學後來玩耍的小孩兒、買完菜後互相連絡感情的婆婆媽媽,以及運動健身打太極的各路人馬。但雨中的公園跟平時的公園自然是兩樣風情,少了人言人語的熱鬧,反倒把雨聲的喧囂烘托的極為靜謐。
  經過的人也是有的,但個個都像方才的藍河,狼狽地奔跑而過,看來應該是家住附近,所以不在乎讓全身濕透。
  公園不大,所以可供休憩的涼亭除藍河待的這個外,就只有靠近站牌出口那處還有一座,此時想必人滿為患,畢竟這雨來得太過突然。而藍河這兒由於處在公園較靠裡邊的位置,對於暫時避雨的人或許還好,但眼看雨不僅不小,還有更大的趨勢,不管是等人來救濟的還是搶著乘車的,都不會選這麼偏僻的地方落腳。
  藍河也很無奈,他實在沒想到會把自己搞得這麼進退兩難。返回來處,過了準點的俱樂部大概已閉門;義無反顧的前行,全身濕透的他根本不好意思和人擠公交車。
  要時能有個擋雨的東西就好了,至少可以不讓自己看著像是剛從水坑爬起來的模樣,然後等人再少些,興許就能搭上車了。
  藍河就這麼發楞著,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

  天色漸漸暗下,公園內自動亮起的立燈光芒穿不透雨幕,迷迷濛濛,分不清遠近。
  要是自己現在大聲唱歌,肯定特別爽快。耳中只有雨聲的藍河不著邊際的想著。
  他平時可都只敢在洗澡時小聲哼唱(老公寓牆壁薄),現在家中多供了位大神,他這點小愛好可說是完全被剝奪了。這當然不是說葉修不讓他唱(以葉修點到滿階的嘲諷技能,不管藍河是美聲還是破鑼嗓子,搞不好都會一邊鼓掌一邊建議咱們小藍同志去參加《中國好聲音》),是藍河自己臉皮薄,明知大神打榮耀時都戴著耳麥,不見得會聽見,他卻始終放不開手腳。
  縱然已經相處一段時間,但要藍河跟葉修成為能勾肩搭背的好哥兒們根本是比自己打敗黃少天的夜雨聲煩還要更不可能……好吧基於對偶像的崇拜,是有那麼一點點點可能,可是光想像那個畫面……藍河不寒而慄,連打三個噴嚏。
  身為大神就該好好待在榮耀裡,不要突然鑽進別人腦中破壞畫面和諧啊!
  
  站得腿痠的藍河索性蹲下,平行的視線對上遠端的黑點。
  隨著距離的縮近,黑點越放越大,就算大雨滂沱仍可依稀看出是有人撐著黑色的雨傘,不緊不慢的像是在雨中散步。
  是誰這麼閒情逸致啊?藍河百無聊賴地想著。有人急需雨傘脫困,有人慢步欣賞雨中景致,也是有這種事呢。不知道自己開口借傘成功的機率有多大?唉,大概沒希望吧。看來以後除了榮耀論壇外,每天也得固定刷刷氣象資訊才行。
  就在藍河思想開著小岔時,黑色雨傘伴著熟悉的嗓音來到他面前。
  「──我說你啊,被困在這好歹也打個電話求救吧?」
  聞言,藍河猛地抬起頭,就見葉修朝傘外抖了抖菸灰。
  「……大神?」藍河恍然,「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何不問問自己這個時間怎麼還沒買晚飯回家?」
  ……噢,所以起因是大神肚子餓了沒東西可吃,才發現自己尚未回家?然後在手機和公會部門電話都打不通的情況下只好離開他的寶座出來找人?藍河光想像葉修嗷嗷待哺的臉就覺得好笑,而他也真的笑出聲來。
  「喂喂喂,小藍你這態度不對呀,」葉修正經八百地說道:「沒見哥撐著銀武來接你麼?這是何等的殊榮。」說完還配合地讓傘面轉了一圈,頗有那麼點遮蔽敵方攻擊的味兒。
  可惜他唯一可以炫耀的對象並不賞臉。
  「哈哈哈!你說這把是千機傘?」藍河笑得更大聲了,笑到必須扶著一旁的木樑才能撐起身子,卻因為蹲太久後突然起身而產生短暫的暈眩。
  葉修扶住藍河肩膀,隨即感受到一股透心的冷意。
  「打的回去吧,你不趕緊洗個熱水澡很容易就感冒的。」
  藍河笑也笑夠了,乖順的點點頭,下一步便被扯進黑傘之下。
  「……大神你怎麼只帶一把傘?這樣我們都會淋濕的。」藍河皺眉。
  「沒辦法,你家的材料只夠我做一把千機傘。」葉修聳肩。
  自己一個人住慣了,再加上藍河也確實沒有任何東西都多買一樣備用的心思。但……
  「大神你總可以再買一把吧?現在這樣多艱難啊。」雨傘也不是什麼特別昂貴的東西。
  「忘了唄。」面對藍河的疑問,葉修坦然回應。

  他可是急著出來找人,哪還有閒工夫注意這種枝微末節的問題?

            ***

  一進家門,藍河立刻被葉修推進浴室,儘管他掙扎著說道「還是大神你先洗吧?」卻被葉修一句「哥什麼身分,還跟你搶浴室不成?」給硬是壓了回去。
  等到藍河出來時,葉修正聚精會神的用語音指揮佈陣,看來應該是野圖BOSS刷新了?雖然自己現在只負責帶副本團,但一想到藍溪閣的精英團又要被葉修虐著玩……藍何決定還是別再想下去,自找頭疼。
  怕干擾到葉修,他用氣音叫對方趁水還熱趕快去沖澡。看見大神點頭表示知道後,藍河就打開筆記本做自己的事去了。

  幾個小時過後,葉修依然坐在電腦前,沒有移動半步。
  藍河撇了眼對方的螢幕,發現是裝備編輯器,湧到喉頭的話又吞了回去;他起身離開自己的座位。
  再回來時,某人的手邊多了杯熱茶。
  葉修此時終於捨得把目光從電腦屏幕上移開,馬克杯口冒出的熱氣鬆弛了緊繃的身軀,疲倦與寒冷接踵而至。
  葉修不是貓舌頭,熱茶幾口便飲盡。他靠向椅背伸起懶腰,骨頭傳出喀啦聲,聽起來非常缺乏運動。揉揉眉心,他擱在鍵盤上的左手又敲了幾個字後,帳號卡隨即退出,看來是告一段落了。
  藍河在葉修走進浴室後沒多久也關掉放在矮桌上的筆記本,正想著差不多該休息時,腹部傳出不大也不小,卻特別清晰的聲音。
  ……他感受到來自肚子的餓意了。
  暫且不提這說是夜宵也略嫌太晚的時間點,關起窗戶仍能聽見外頭狂風暴雨的惡劣天氣才是問題所在。
  藍河走進廚房轉了一圈,萬分喜悅的在櫃子裡找到三包方便麵!(保存期限不詳)然後又從通常只放礦泉水的小冰箱裡挖出不知哪來的小黃瓜,儘管詭異了點,但人在饑餓的時候是不會在乎食材搭配的邏輯性的。
  想起正在洗澡的葉修也沒吃晚餐,藍河索性一包不留的全煮了。
  
  良好的品德讓藍河乖乖端坐在桌前,一邊等葉修出來,一邊瞪著整鍋的麵條,努力控制口水不要落下。
  千盼萬盼藍河腦內的常規賽都不知打到第幾輪時,浴室的門終於被推開。
  ……這門被開了簡直比怪被開了還激動人心呀!藍河振奮起精神,正想招呼對方坐下來吃麵,結果視角一轉,葉修裸露的上半身就這樣蹦進他眼中。
  「剛洗完澡,熱,就沒穿上衣了。」察覺到藍河的視線,葉修解釋道。
  「我說大神吶……」藍河嘆了口氣後悠悠說著,「我看您就還是別吃夜宵了。」說完還意味深長的將目光集中在葉修微凸的小腹,一切盡在不言中。
  「欸,我這是虛胖、虛胖你懂不?」
  「我懂的我懂的,一樣都是胖這字嘛。」藍河回道,順手把放在中間的鍋子往自己這邊挪來。
  「不不不,你根本沒懂。」葉修在藍河對面坐下,繼續無賴地嚷嚷著:「哎我說這麵怎麼聞著這麼熟悉,就是找我代言過的品項嘛!哥身為代言人是有正當理由抽成的啊──」
  
  外頭的雨聲嘩啦作響,將屋裡與屋外的世界隔絕開來。
  吃飽喝足的葉修和正撈著小黃瓜的藍河同時望向窗外,雖沒交談,但想的卻都是同件事。
  不管是榮耀大神,還是與榮耀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此時都是一樣的。
  
  一樣地想著明天是否會放晴?

  要是放晴就好了。

fin.//


先告解一下(爆)
其實這篇原本是打算出的葉藍本中的一篇,後來因為開天窗於是就修一修挪到突發本中XDD
所以文中設定才會有兩人"暫時同居但還沒交往"這種詭異的狀態

葉藍是我看全職後最喜歡的CP,明明對大神感到無奈卻還是任勞任怨的藍河真是天使...!
而且蟲爹對藍河因葉修所產生的各種情緒和心境轉變也非常深入,讓我實在沒法不喜歡這個善良的全職保姆QQ(乾
我也好想讓小天使藍河照顧ㄚ(已沒救

此外,葉藍在我心中是充滿生活感的CP(不能否認這跟藍河的保姆氣質&葉修對生活條件要求之低有關XD)
他們或許不是彼此之間最好的選擇,但只要能相知相守,又何須最好的?
因此葉藍帶給我的感覺始終是緩步調的,沒有明確的"我愛你",但卻能從生活中的點滴察覺:他們倆在一起,是如此如此的幸福。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