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周黃】Love Shot

*全職高手同人

*周澤楷×黃少天

*收於CWT34出的突發本《全職高手推廣小冊》


 
  輪迴主場對陣藍雨的比賽剛結束,場館外人群蜂擁,有的開心地高談闊論自己支持戰隊的優異表現,有的則因喜歡的選手表現失常而感到難過。
  對於藍雨粉而言,今天的比賽尤其令他們糟心,因為他們心中的藍雨大神黃少罕見地不在狀態。
  不過哪個職業選手沒有失誤過?就算是劍聖也不可避免會遇上低潮期。

  黃少天依然待在場館內。喻文州沒讓他出席記者會,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交代黃少天十分鐘後在選手出入通道口那匯合。
  閒閒沒事的黃少天玩起了手機遊戲,短短幾分鐘內已破到一百多關。
  這種不太需要動腦的小遊戲讓他放鬆,以至於黃少天看清走近身邊的人影時沒有反射性的立刻嚷嚷著PKPKPK,而是頓了一拍才開口:
  「這不是周澤楷嗎?怎麼會在這裡啊你們記者會不是早就開完了還是說你在自己主場迷路了需要我來幫你帶路啊?唉呦這點小事沒啥大不了不用太感激我只要之後PK幾場就得了來來來我告訴你出口在那邊啊還是你其實是想去廁所那就是反方向啦──」
  一張嘴就不消停,黃少天長長一串文字泡扔到周澤楷身上,卻毫無反彈。
  「怎麼怎麼你不是來問路的嗎?我想也是啊輪迴戰隊隊長在自家場館迷路說出來想笑死誰呢!所以你是來找我PK的嗎?看不出來你挺有心的嘛快快快叫你們工作人員先別走啊咱們再戰一場!」
  「……明天。」周澤楷總算在夾縫中求生存,硬是從黃少天的唇槍舌劍下擠出兩個字。
  「幹啥等到明天呢你這是想回去睡覺了嗎?現在才幾點你又不是張新杰別這麼龜龜毛毛的哥趕時間啊再三分鐘隊長他們就結束要回賓館啦你到底打還不打啊!」
  周澤楷思考大概半分鐘,回了個字:「打。」
  但沒等黃少天發話,他又補上一句:「明天,一起走走,才打。」
  ……這啥這啥這啥這什麼情況!?這是利益交換的意思嗎但為什麼是出去走走?走去哪兒啊?S市他又不是第一次來該觀光的景點他早就踏了個遍了還用人帶?話說周澤楷你這德性還想學人做東道主招待外賓?省省吧一人一口水都可淹死你這無口!不過周澤楷到底是咋了我們並沒有很熟吧為什麼他一副想約朋友出去玩卻又怕被拒絕所以小心翼翼的模樣……唉呦怎麼感覺有點爽?
  周澤楷加標點符號才十個字的句子讓黃少天內心已經拉拉雜雜寫了篇作文。
  絕不吃虧的黃少天權衡下利弊後滿心歡喜地答應:「好啊好啊反正藍雨的班機是明晚上午應該沒啥大事不過還是得等我跟隊長報備下呀。話說我們怎麼約來著?周澤楷你有手機吧來來來我們交換一下號碼比較好連絡──」黃少天一把奪走周澤楷剛從褲袋掏出的手機,飛速地輸入自己的號碼然後打了通電話給自己。
  吵雜的手機鈴聲響起後,黃少天滿意地說道:「這下成啦,咱們明天不見不散敢放我鴿子小心我刷你頻啊!」他晃晃手機。
  周澤楷點點頭。同時間黃少天瞧見通道盡頭有人朝他招手,應當是已經結束記者會的隊友示意他該走了。
  「那我先走了啊,不過先說好明天可別帶我去什麼觀光景點,我都去到膩啦。」語畢,黃少天繞過周澤楷身側離去。
  而留在原地的聯盟第一槍王,此時卻因黃少天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內心起了小小的波瀾。
  除了觀光景點,還能去哪?
  就算周澤楷外型出眾也仍是不可救藥的榮耀死宅,對於戶外活動那經驗值肯定低到不行。

  他發了會兒呆,隨後在前來尋找自己的戰隊副隊長身上找到解答。
  ……不只要帶回四處晃蕩的隊長,還要為隊長難以言說的苦惱進行開悟。
  真是辛苦江波濤同志了,為他點讚。

          ***

  「好熱好熱好熱好熱周澤楷你快想想辦法我快熱死了!」
  走在大馬路上的黃少天不顧形象地蹲了下來,大有不給他冷氣吹他就賴在這裡等地圖刷新的態勢。
  
  江波濤給周澤楷介紹的地點確實都不會是觀光手冊上載明的,但一路走下來卻都是些備受陽光荼毒的戶外場域,這對一向見光死的宅男們來說還是太艱辛了點。
  周澤楷為了避人耳目帶著一副墨鏡,此時正四處張望有冷氣可供休息的店家。沒多少時間他便拍拍黃少天的背部,似乎是找到目標物了。
  黃少天難得的沒多說廢話,跟著周澤楷的腳步走進一間有冷氣、採光好、可以久待又有椅子坐,且不會趕人的……玩具商城。
  好吧,黃少天心想,比起在大馬路上曬成人乾,他不介意幼稚一回。
  周澤楷望向他的眼神帶點猶豫(別問黃少天他隔著墨鏡怎麼看得出來,哥可是有練過火眼金睛的!),像是怕黃少天不滿意般。
  不過他看來是想多了,因為黃少天一看見榮耀專區就雙眼放光地急衝過去。
  「欸欸欸周澤……咳咳小周啊,」說到一半發現差點自爆家門的黃少天改了口,「你看你看這是商品化的銀武呢!哇這冰雨做的還真有那麼點模樣啊可惜還是沒正牌的好噢這把是葉修那傢伙的千機傘!我看看……哈哈哈跟一般雨傘差不多嘛!聯盟肯定恨死這把畸形的武器了再來還有什麼隊長的滅神的詛咒在哪兒啊──」
  一樣是榮耀粉,周澤楷也好奇自己的銀武商品化後會是什麼模樣,於是便離開過道走往另一排商品架。這裡的榮耀專區似乎是用戰隊做區分的,所以輪迴跟藍雨剛好在同一排的兩側。

  等到周澤楷右手拿著荒火,左手握著碎霜,走位帥氣地繞到黃少天所在的展品區時,那人已經跟一群只到他腰際的小毛孩玩兒起來。
  「吃我一招幻影無形劍!劍劍劍劍劍劍劍!」黃少天舞著那把塑膠製的冰雨,依舊不忘最有他特色的垃圾話攻擊。
  「看我的衛星射線!」一個小女孩舉著蘇沐橙的吞日,直接開大招。
  「你剛剛中了我的驅散粉,你不能動了!」另一邊的小男孩騎著掃把,S型地繞過在場眾人,頗有魔術師打法的味兒。
  「那邊那個誰,還不快來幫忙!這小毛頭開鬼陣啦!」黃少天朝呆呆站著的周澤楷喊道。
  被點名的槍王有些無措地舉起他的銀武想來招巴雷特狙擊;但當他扣下扳機後才發現玩具就真的是玩具,果然什麼也沒射出來。
  「哈哈哈周澤楷你也有這一天!」黃少天大笑。「早說神槍手沒前途唄,還是劍客比較狂霸酷炫跩啊!」說著說著還用劍尖戳了幾下周澤楷的肚子,好不嘲諷。
  而周澤楷也只是笑笑,沒有反駁,那表情頗有一副賽場上見真章的從容。

  同一時間,周澤楷左側突然嘩地一聲,張開了巨大的銀色傘面。站在傘後的小孩高聲嚷道:「這是君莫笑的千機傘,你們都輸了!」
  這不吐槽黃少天就不叫黃少天了。「喂喂喂你什麼個意思啊?憑什麼撐了把傘就要我們認輸?」
  那小孩兒倒也不怕比他高出不只一顆頭的黃少天,扯著嗓子繼續他的勝利宣言:「散人才是最強的,什麼劍聖槍王拳皇兜在一起也不夠看!千機傘一出誰還敵得過?你們這群手下敗將!」
  「哇靠你這小子口氣很大啊聯盟的大神被你說得像是哪來的渣渣而且不得不說最後一句還真是葉修那傢伙不要臉的口頭禪想到就不爽!有種來PKPKPK哥哥我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劍聖!跟那亂七八糟花花綠綠的散人比起來劍客帥多了不信就看我這劍──」
  擂台賽開打,黃少天成功引起各路大神小小粉絲們心中的榮耀心,一個個飛天鋪地而來,沒準是一波帶走的節奏!
  身為旁觀者的周澤楷雖也想湊湊熱鬧,不過自己的銀武不給力他也就沒手段了。畢竟眼前的賽場可是比誰喊出絕招的聲勢最浩大來作攻擊判定的。
  無法插手戰鬥(黃少天:哥一個打十個!),周澤楷只好離開變成華山論劍戰場的榮耀專區,自己一個人到商場別處溜達去了。

  他們兩人再度匯合時,一個已經被賣場員工鄭重警告不可以拿未結帳的商品打鬧;另一個則是被女性員工認出身分,簽名握手合影什麼的都已輪過一輪,這才好端端地出現在入口處。
  再會時彼此已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當然沒這回事,至少對黃少天而言絕不可能。
  「周澤楷你幹啥去了就這樣把我扔著像什麼樣你知不知道那群小鬼多難纏簡直比許斌還磨啊!而且一見到店員來立刻就把商品亂扔一地跑路,特沒義氣的啊這怎麼打團隊戰呢害我這個聯盟最頂尖的劍客夜雨聲煩操縱者被數落再怎麼喜歡冰雨也不可以還沒結帳就拿來亂砍亂揮的只要買回去要切青菜切蘿蔔都隨便我!我次奧這話能聽嗎?堂堂75級銀武被人拿來切西瓜說出來我還用混嗎還用混嗎?夜雨聲煩都要改名成剁菜聲煩了!」
  黃少天霹靂啪啦一長串,換得周澤楷一聲「呵。」
  「哇靠周澤楷你這是在嘲笑我嗎?是嗎是嗎是嗎!?好啊咱們現在就來PK!我不管你還想幹嘛給我PKPKPKPKPKPKPK!」黃少天怒。
  「……飛機。」周澤楷面露難色。
  「啊啊啊啊你怎麼不早講!現在幾點了?」黃少天由怒轉驚,扯起周澤楷戴著手錶的左腕就是一聲驚呼:「慘了慘了再不回去我就要被隊長扔在這裡自己想辦法回G市了!快快快周澤楷速度走起!回飯店!」
  於是兩人風風火火地打的趕回藍雨戰隊下榻處。

          ***

  走進飯店見喻文州正在櫃台check out,黃少天舒口氣,總算是趕上了。
  「少天,回房去收拾一下行李。」藍雨隊長瞥見自家核心選手跑百米似地衝進大廳,立刻叮囑對方。看見站在一旁的周澤楷時他微微點頭打聲招呼:「給周隊添麻煩了。」
  沒有江波濤在一旁的周澤楷此時無法施展客套技能,只能簡短地回句「不會」。
  「周隊是要等少天嗎?」辦理完退房手續,喻文州走向目送黃少天搭電梯上樓後仍杵在飯店大廳的周澤楷。
  「嗯。」
  「我可能要先上車處理其它事宜,周隊等下見到少天可否告訴他我們大巴停在飯店出來的第一個拐彎處?」喻文州問道。
  「好。」周澤楷點頭。
  「那就麻煩周隊了。」
  喻文州信步走出大門口。

  黃少天一出電梯,就見周澤楷像尊門神般矗立在燈火通明的大廳。職業病讓他很想風騷走位一下,可惜神槍手早已鎖定他的方位,腳步堅定地朝他走來。
  「出門口的……第一個拐彎,巴士。」周澤楷先交待了喻文洲的口信。
  「喔喔,那就掰啦。回去記得找時間PK啊別以為你可以就這樣混過去我告訴你我可會天天惦記著你不出來我就到職業群裡把你刷出來!」
  「好。」
  周澤楷回應的同時,右手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既不是荒火,也不是碎霜的粉色玩具槍。
  「這什麼這什麼?沒想到周澤楷你也會拿這麼娘們的東西啊你的粉絲如果看到這幕都要哭泣了!」
  周澤楷沒理會黃少天,逕自舉起右手,將槍口對準對方胸前。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周澤楷你有話好說啊犯不著動手動腳的吧哥哪裡得罪你你說便是了!該不會是我在玩具店嘲笑你所以你懷恨在心?不至於吧這點小事……啊等等先說那把槍到底什麼玩意兒──」
  就在黃少天嚷嚷著打算向後退開時,周澤楷扣下扳機。
  碰的一聲。
  一朵大紅色的塑料玫瑰花伴隨著細碎的彩色紙片從槍口噴灑而出。
  「…………」
  話癆的黃少天都被驚得沉默了。本來就無口的周澤楷還是無口。
  整個大廳更沉默了。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在比誰先說話誰就輸了這種兩人名字只要一亮出來,就鐵定開不成賭盤的比賽。
  不負眾望的,先開口的依舊是黃少天。看來今天不會是世界末日,可喜可賀。
  「周澤楷我是真不懂你啊,莫名其妙地說要帶我出去走走又搞了這麼個小驚喜,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這是?」黃少天真心覺得不解,要說耍他,周澤楷沒這麼無聊;說有什麼目的,他就是弄不明白才會在這裡跟對方乾瞪眼。
  「……」周澤楷繼續沉默,黃少天真想幫他call out江波濤求救。
  「……那啥,我要準備上車了,你有什麼話之後PK時再說唄?」
  聞言,周澤楷緊抓住黃少天的手,將那把噴出花來的粉色手槍塞到對方手上。
  「給你的。」他的聲音低沉卻清晰,一字一字都顯得渾圓飽滿。
  「加油。」他說。
  黃少天像是被雷打到一般無法動彈。

  連非職業選手都看出他狀態不好,更不用說昨天直接在比賽中跟他正面碰撞的周澤楷了。他是很消沉沒錯,但也沒到茶不思飯不想榮耀倒著打的程度,畢竟這點低潮,身為職業選手自然都懂得如何調適。  
  可是周澤楷今天所做的一切,竟然單單只是為了幫他……打氣?
  想像那個連話都說不好的人,努力想出除了言語之外的鼓勵方式,然後盡己所能全部給予對方。黃少天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謝謝。」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詞窮的一天,黃少天覺得他是被周澤楷傳染的可能性非常大。
  「嗯,再見。」周澤楷見黃少天收下,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

  黃少天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搭上巴士乘上飛機走回藍雨俱樂部中自己的房間,直到手機簡訊的提示聲響起他才回過神來。不過看到寄件者他又是一愣。
  周澤楷?
  該不會自己有東西忘在他那吧?黃少天點開訊息。
  結果周澤楷傳來的只是一張圖片,沒有文字。
  圖片中是一把水藍色的劍,質地很明顯是塑膠製的,看起來沒值多少錢。但是它卻好端端地被擺在放滿各種房間主人收藏品的架子上。
  黃少天覺得自己今天耗腦過度,再想下去好像會有什麼他不敢面對的東西呼之欲出。
  盯著手機中的圖片,他伸手拉過背包,將自己胡亂塞進裡頭的粉紅色槍支挖出來,然後將仍開著圖片的手機與之並列放置。

  黃少天最後實在忍不住,抽起手機回傳一封訊息給周澤楷:


  若我哪天改名叫剁菜聲煩,你也別叫一槍穿雲了,改叫一槍穿心吧!!!

fin.//


無口&話癆這組合本身就充滿了萌點XDDD
尤其平常沒怎麼冒泡的周澤楷在職業群裡對黃少的嘲諷,一聲"呵。"簡直可把人蘇化><(迷妹
時不時的互相針對&全明星賽兩人的連手......總覺得他們之間拉拉扯扯說不清楚XDDDDD(腦補乙)
唉這對怎麼這麼可愛呢......(你哪對不覺得可愛
不過有機會也想嘗試一下微糖(?)的周黃看看XD
最後附上: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