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火鍋情人夢01

*跟復活節大大的自創合本《火鍋情人夢》其中一篇

*總而言之就是一個火鍋才是主角,BL只是配菜的故事。

  下雨天,報告天。

  鍵盤的喀答聲雖不及窗外的狂風暴雨來得驚心動魄,卻也足以令每個身陷期末地獄的大學生感到身心憔悴。
  整棟男子宿舍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大有誰先開口高呼「老子解脫了!」誰就會先得到人生意義上的真正解脫,而且還是不分院系所不管你混哪個社團哪個友會是學長還是學弟,統統夾道歡迎你上路。
  但是302室的低氣壓跟其它寢室有著微妙的不同。
  當其它寢室傳出哀嚎時,302室連打呵欠的聲音都沒有傳出;各寢室大門陸陸續續打開,一個個像是七月中出來放風的餓鬼,手拿普渡來的泡麵排列在飲水機前的時候,302室仍舊緊閉,十分不合群。
  「喂喂,這寢是怎樣啊?已經放棄期末回老家種三星蔥了喔?」
  「我看是沒有存糧才不敢開門吧?進擊的泡麵!」
  「啊這寢不就胖達他學弟那寢?叫他去看看以免半夜起屍啊!」
  「胖──達────!放下你手中第三碗海鮮泡麵,速度來!」
  「嗯?302?不就是那個……傳說中被詛咒的寢室嗎?」
  「沙小?我們宿舍哪時有聽起來這麼唬洨的傳說了?」
  「聽小李這麼一說……欸302不就是那個開學沒多久就一個被退學,另一個搬來的第一天就跑去住女友家嗎?」
  「先不說前面那個,第二個那算詛咒嗎?若是這樣我也想被詛咒啊!」
  「我怎麼記得你們剛說的那個是被前女友窮追猛打還殺到宿舍來,逼不得已才偷偷搬走的啊?」
  「咦?我聽到的版本是他跟中文系的女助教……」
  一群不願面對原文書和空白Word的男大生們團團圍著飲水機,一邊吃今晚的第一餐,一邊打屁兼散播不實謠言。
  「所以現在裡面只住兩個人?太爽了吧!」
  「爽個頭啊!胖達那學弟還好說,你知道另一個人是誰嗎?」
  「誰啊?胖達他學妹喔?」
  「幹,是跟胖達同班的那個怪咖啦!」
  「喔喔我有聽胖達說過,都不理人的那個對吧?」
  「對啊!『不鳴則已,一鳴賤人。』的那個。」
  「他好像沒參加社團,也不出席系上活動。要不是他在必修課時當著系主任的面嗆他不專業,我看沒人會記得班上有這號人物吧?」
  「哇真勇者也!我記得胖達那系的系主任不是出了名的靠夭嗎?」
  「但他的怪咖同學好像也不簡單吧?也不是系主任想當就能當的。」
  「不過若只是這樣,那學弟跟他住同一寢也不算太慘吧?我還以為是半夜會跑去壓你床的那種……」
  「半夜會壓床的有兩種好嘛不要嚇我!」
  「我覺得是沒有辦法溝通的關係吧?他什麼都不參加,問他話也愛理不理。要說他很宅,他又不打LOL,根本沒有共通話題啊!」
  「搞不好人家是跑跑卡丁車的鐵粉,不屑跟你聊LOL。」
  「靠,都什麼年代了!」
  「……我們泡麵都吃完了,說好的胖達人咧?」
  「我賭十塊他電腦當機,正在燒香拜佛。」
  「你確定他的祭品不是我們的電腦電源?」
  「……幹!這可能性高到不科學啊!」
  
  走廊經過一陣嘈雜後又恢復寧靜,只剩各式口味的泡麵香充斥其中。

  而話題中的302室,此時吱啞一聲,終於露出了一條門縫。

          ***
  
  跟他同寢室的學長是怪咖。
  這個真理從他還沒入住前就已經被多人傳頌,只差沒寫進新生手冊當必備知識去普及推廣了。
  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才會被其它人用諱莫如深的表情說「這人很怪,但你別問我他哪裡奇怪,到時你就知道了」?
  身為大學新鮮人,他當然希望自己的新生活能一帆風順,不要顛簸得太厲害。但是一點小意外都不能有的話,也未免太無趣了點。
  因此,對於這位聽說很怪的學長,他其實是很期待能見識對方是怎麼個怪法的。
  若真的不能接受,大不了等下學期能自由組寢時再換寢就好了。他無所謂地想著。

  現在學期已進入尾聲,他依然好端端的與學長住在同一寢。
  身為他直屬學長的胖達在學期中本來想幫他喬看看換到樓下缺一人的寢室,他卻好言婉拒了。
  胖達不可置信地問道:「怎麼回事?你是吃防腐劑長大的嗎居然可以存活下來?陰屍路應該找你去演才對啊!」
  習慣對方過於誇張但其實沒啥惡意的說話方式,他笑著回答:「可能是住進去前被學長你思想教育得太徹底,等真的開始相處後反而沒想像中的怪。」
  「靠,你是幻想自己住進精神病院喔?」胖達大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覺得OK就好,有事再跟你學長我說啊,別客氣!」
  「謝謝學長。」

  其它人總說胖達「歹竹出好筍」,直屬抽到了這麼一個隨和開朗的好學弟(好皮相不列入胖達跟他那群好哥兒們的評比當中)。胖達本人也很得意,直說自己後繼有人了,他要把他王家的祖傳秘笈(胖達家是開餐館的)通通傳授給學弟。
  他這學弟什麼都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這學弟太好了。
  班上選幹部,他被以前跟他同高中的同學陰了去做吃力不討好的班長也不推辭,爽朗地說請大家多指教。系上的籃球隊鐵定有他,參加社團也是不遺餘力,非常熱衷投入;成績雖不是拿書卷獎的料,卻也都很穩定,沒有被二一的風險。
  總的來說呢,胖達的直屬學弟就是個人人都會想跟他交朋友的類型,而他也經常成為人群中的焦點;人緣極好又有領袖氣質,簡直可以想見他一統江山……噢是一統系學會的未來指日可待。
  
  雖然有點擔心他這個爛好人學弟遇上那個怪咖會不會受委屈,但轉念一想,莫不是他學弟做人太成功直接收了那妖孽也說不定?嗯哼哼他王胖達果然神機妙算,在抽直屬前一晚吃了一度讚!

  跟胖達瞎扯完,他回到自己的寢室。
  「學長,要一起出去吃飯嗎?學校的餐廳已經關了。」
  一進門就看見室友窩在床上滑手機,他不用猜也知道那人在看什麼。
  怪咖、嘴賤、難相處……這些都是他室友收到的評價,但他卻不這麼認為,因為他知道那人難相處是因為他不會特別想跟人交流,他在自己的世界裡活得很好很快活;嘴賤則是因為說中別人不願承認的痛處,他可沒無聊到故意去找人吵架。
  至於怪咖的部分……
  
  「我要吃阿官。」正在滑手機的手指一頓,翻個身看向正朝自己點點頭的同系學弟,他不鹹不淡地繼續說道:「他們的番茄鍋不管吃幾次都不會膩。」

  他的室友兼學長,其實就只是一個狂熱的火鍋粉罷了。

          ***

  時間回到期末,地點回到男子宿舍中少數沒有泡麵味的302室。

  碰一聲,正在嘗試用Google翻譯整段英文課文的他被身後的聲響驚了下,回頭只見書桌上空留一台筆電,原本一同奮鬥的身影已經迅速地爬到床上,頭也不回地拉起棉被蓋住自己,一副老子說不幹就是天塌下來也不能要我起來寫報告的模樣。
  「……學長,你那份是楊老的報告吧?我記得明天就是繳交日了?」他剛剛還在FB動態上看到學長姊們哀鴻遍野。
  「……………」拱起來的棉被窩沉默著。
  「學長再撐一下?楊老不太好過喔。」尤其他又跟系主任……嗯,同系的都懂。
  「吵死了,不然你來寫啊。」棉被窩反擊,絲毫不覺得要一個小大一幫忙寫報告有什麼可恥的。
  似乎是想要轉移心情,他還真的移到對方的筆電前,認真地看了起來。
  五分鐘過後。
  「……學長,為什麼這報告明明是中文,我卻覺得它比我念的英文還難懂啊?」
  「因為你蠢。」他頂頭床舖上的某學長嗤之以鼻。
  儘管看不懂,但在不想做正事的情況下他還是滾著游標,慢慢地把頁面拉到最底。
  結論的地方只有一行字。
  「學長,我出去買晚餐吧。」他起身抓起錢包手機和雨傘,一臉慷慨就義。
  「慢走不送。」像是沒聽見外頭轟炸般的雨聲,被窩裡的人用毫無起伏的嗓音說道。

  他打開房門,接受一路上親朋好友充滿鼓勵關懷和瘟腥的眼神,義無反顧地去了。


  學長的口味說難不難,說簡單也很不簡單:他只要火鍋就能滿足,但也不是所有的火鍋都入得了他刁鑽的嘴。
  跟學長一起吃過不只一次的火鍋,他深切感受到火鍋真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儘管對他來說吃起來都一樣。

  連內褲都濕透的回到宿舍,他打開大燈叫醒還躺在床上的室友。
  「學長起來吃晚餐了。」
  「……吃什麼?」
  「學長喜歡的。」
  聞言,被窩裡的人蹦地坐起身,一雙剛睡醒的濕潤眼眸亮著光,直勾勾地盯著門口那人手上提著的塑膠袋。
  「我去洗澡,你先吃吧。」把東西放到沒人使用的另一張書桌上,他匆匆抓起也不知道洗過沒的衣服就往走廊盡頭的公用浴室衝去,途中還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洗完熱水澡回寢室的路上他遇到第二批出來泡泡麵的同學而閒扯了幾分鐘,然後再被某一寢抓進去嘗試修修無法開機的電腦,又耽擱了十多分鐘。等他終於回到房間,已經半個多小時過去了,但那包食物仍舊放在老位置上;被他叫醒的室友正飛速地敲著鍵盤,Word上的字出現單位以行計算。
  「學長你怎麼還沒吃?可以不用等我啊。」他詫異地說道。
  印象中學長不會特別等人一起吃飯……難道是不想吃?他買到學長的地雷了?
  就在他震驚於自己的失策時,對方保持著打字的姿勢(但手速明顯緩了下來),悶悶地回答:「早知道你洗澡洗這麼久,我就連你的份一起吃了。」
  他愣了一下,隨即露出風靡學姊們(和部分學長)的陽光笑容,開心地提起塑膠袋說道:「都冷掉了,我先拿去加熱!」
  至於在交誼廳微波時被其它人打劫,在他貢獻出自己的鑫鑫腸和豬肉片後,總算確保學長的食物安然無恙。

          ***

  吃飽後沒多久,他實在抵擋不了陣陣襲來的睡意,還沒十二點就早早上床睡覺去了。考試什麼的……通通都是浮在火鍋上的油渣!(引用自學長)
  所以隔天他起床時,學長還在睡。

  他輕手輕腳地爬下床,本想去廁所洗把臉再拼一下,卻瞥見灰暗的房間中有東西在發光。
  靠近一看,是學長進入休眠的筆電。
  他在心裡自我說服:我是擔心學長萬一報告沒寫完就慘了,所以先幫他看一下,起碼現在叫醒他還來得及──然後他解除休眠模式,捲軸短的Word文件跳至他眼前。
  他直接拉到整個報告最後的部分。前面看不懂沒差,但至少結論有沒有寫完他多少是看得出來的。
  
  昨天學長只寫了「好想吃火鍋。」五個字加一標點符號在結論,今早就洋洋灑灑寫了五千多字,不愧是拿獎學金的高材生……雖然他懷疑學長都把這些錢拿去吃火鍋了。
  一邊看一邊做著無聊的想像,不知不覺間捲軸已拉到底。
  內容毫無漏洞,最後一個標點也是句號不是逗號,看來是沒問題了。
  正當他準備關掉螢幕時,卻發現除了報告外還有一個縮在底下的Word文件。
  偷看縱然是很沒品的行為,但他再次自我說服他只是順便看一眼,若是重要文件就幫學長存檔,絕對沒有不懷好意!……然後他一臉淡定地點開文件。
  那像是日記,卻又不夠全面。他瀏覽(只是瀏覽,沒有細看!)了一下,發現內容都是學長對前幾天所吃火鍋的評價。這篇文章或許應該稱之為食記比較妥當。
  秉持著他真的只是隨意看一下沒有要窺探他人隱私的不端正心態,他速速看到文章的最後,卻因末尾那一行字忍不住笑出聲來。

  『……順帶一提,雖然我認為臭臭鍋是邪魔歪道,不過XX大學後面那條街裡的三媽臭臭鍋偶爾還是可以吃的。』

  看著還留在桌子上,上頭寫著「三媽臭臭鍋」的白色塑膠袋,不知道為什麼,他開心得想立刻爬上去搖醒他的室友,然後拉著他去學校後面那條美食街狂奔。

  大家都說他的學長很怪,是個怪咖。
  但他卻因為這個怪咖而產生無法解釋的衝動──
  
  其實他才是最怪的吧。

tbc.//


新年第一篇更新居然是舊稿......算了總比啥都沒有好(怎麼好意思
重看只覺得這本真是各種智障&意味不明(rofl)......還有想吃火鍋TT(安定的火鍋廢)
不知道將來有沒有機會寫續集XDDD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