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方莫】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

*方銳×莫凡

*大概算是Pick up my heart的後續


  莫凡覺得方銳很奇怪。
  
  雖然方銳很奇怪這件事就跟葉修很欠揍一樣是榮耀圈的真理,不需特別說出來讓各大選手為新人的榮耀知識技能點捉急;但莫凡從不混職業選手Q群不關注選手八卦,也沒有被前輩抓住連講三天三夜貴圈秘史過(前述經驗談由藍雨新人熱情提供),自然不會發現方銳這項隱藏在猥瑣之下的美德。
  或許隨便抓個職業選手都可以列舉出至少三項方銳無下限的行為(是否聲情並茂因人而異)但說到方銳的奇怪之處,通常不是一聲呵就是兩聲嘿嘿作結。並不是要故作神秘,而是這種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某戰隊的八卦之王用坑人的語氣這麼說道。
  當然,前面這一段還是與莫凡無關,他只是單純地覺得方銳很奇怪而已,只差沒當著面跟他說: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
  
  ………好吧,就結果論而言他有說沒說都是一樣的,因為他的眼神出賣了他。
  「你為什麼要用『這個人好奇怪不要靠近我再過來小心我噴你一臉瓜子殼』的眼神盯著我看?」方銳狐疑地看著進入警戒狀態的莫凡,想著哥不過是想問問你喜歡啥牌的瓜子待會兒出門溜達時幫你帶幾包回來,怎就忽地拉了仇恨?瞧瞧那表情,好像哥是來搶食的禿鷹一樣,嘖嘖,這可不能忍。
  一向敦親睦鄰友愛兄弟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的方銳大大是不能容許自己高尚的品德被他人誤解的,必須糾正。
  於是方銳以自認尊爵不凡的姿態落坐在莫凡旁邊的龍椅上(蘇沐橙的貼心小提醒:只是張電腦椅),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莫凡啊,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不給。」經驗老到的拾荒者抓起桌上的瓜子就往懷裡摀,快速流暢地如同反射動作。
  「……」誰要跟你搶瓜子啊!?再說你以為我看不出來那啥“一個人獨自品嘗的黑咖啡”這麼裝逼的口味其實是蘇沐橙吃了一口後不喜歡所以丟給你的?
  方銳內心活動了好半天才驚覺自己這樣不就是默認了?趕緊開口:「跟瓜子無關!」
  然後他成功得到莫凡在他臉上和土豆片之間逡巡的鄙夷眼神。
  方銳忽然覺得心好累。他有點懂黃少為什麼如此話癆了,不說出來一直在心中搞造山運動歐亞板塊能忍他也是不能憋的啊!
  「總覺得你好像對哥有所誤會?」懶得繼續在食物話題上周旋的方銳索性直接說道:「像哥這麼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堪稱小區典範的有為好青年是怎麼讓你如此仇大苦深了?」
  後方傳來的“你對人家始亂終棄唄”文字泡被方銳抬手揮散,表情肅穆地像是參加企業徵才選拔或是霸圖門口的保安。
  莫凡:「你很奇怪。」
  ……………
  整個練習室裡除了方銳之外全都發出「噗哧」一聲,就連一向尊重前輩的喬一帆也因忍笑而讓杯中水面泛起陣陣波紋。
  「莫凡啊,看方銳的樣子顯然沒能明白過來,不如你就跟他說說他哪裡奇怪唄?不然他晚上睡覺睡不安穩。」葉修懶洋洋的語氣怎麼聽怎麼幸災樂禍。
  「他……」莫凡的神情不甚自在:「他會吃我吃剩的便當。」
  ……
  「浪費食物是不對的行為,必須被組織重新教育!米飯粒粒皆辛苦,不吃完怎麼對得起供養我們的祖國以及農民們的血汗?」義正辭嚴。
  「每次我去廁所的時候他都在裡面。」
  ………
  「那是湊巧,大概是興欣的伙食……是我腸胃不好唐妹子跪求別告老闆娘啊!」
  「他最近晚上都會出現在我的床上。」
  …………… 
  「香九齡能溫席,哥這是先幫你暖好被窩。」誰小學沒背過三字經,別再說咱們職業選手語死早啊!
  莫凡張嘴還想再說什麼,卻被葉修出聲制止:「咳,我看這事兒你們倆還是私下自己調解調解吧,練習室可不是早晨的菜市場啊。」
  ……我們聽得正精彩就這麼打住特不人道啊葉修大大!?叫莫凡講的是你不講的也是你,還能要點臉皮嗎?
  「老大!我從市場上學來土雞被宰時的叫聲,要不表演給大家聽聽?」包子舉手,躍躍欲試。
  所有人識相地戴上耳機把音量調到最大。

  八卦與耳膜不可兼得,興欣眾人嗟歎不已。

     ***

  若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那未免也太小看方銳大大的猥瑣程度了。
  最近走哪兒都能撞到方銳的莫凡,這次也毫不意外地在進房門前被掛機等刷新的某人攔截(沒在房間裡是因為莫凡終於跟陳果要了房間鑰匙)。莫凡無奈地想著他這次又要講那些光聽名字就不好吃的家鄉菜如何如何,還是延續昨天說到一半就因為太吵而被強制遣送回房的封神過往?自從之前某次誤打誤撞成了方銳的聽眾後,對方似乎就認定他為樹洞之友(單方面的),害他差點以為自己回到幼兒時期,非得聽完無聊的睡前故事才能上床睡覺。
  然而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方銳很難得地只用了一句話就成功打斷莫凡施放放空技能:「我知道你為什麼覺得我很奇怪了。」
  ……難道不是你本來就很奇怪嗎?莫凡懶得動嘴,直接用眼神丟出如是懷疑。
  「你會覺得我奇怪,是因為你很奇怪所以才會覺得我也很奇怪。」方銳的繞口令成功地讓莫凡愣住,既而誘敵深入:「你看,我做得哪一件事不是明目張膽坦蕩蕩的?真要做奇怪的事會這麼光明正大?你拾荒的時候有大張旗鼓嗎?」
  被方銳的連珠炮震懾住的莫凡下意識地搖頭,方銳趁勝追擊:「而且我做的事也沒有一件不正常。人都有三急,餓急尿急想睡至急,所以我吃(你吃剩的)便當、(跟你同時)上廁所、和(試圖跟你一起)睡覺一點都不奇怪──」方銳用某屁孩偵探挑釁黑衣人的POSE指向莫凡,鏗鏘有力地下最後結論:「奇怪的是你!」
  
  莫凡頓時膝蓋一軟,潸然淚下,向方銳娓娓道來他坎坷的身世……當然不是這麼個情況,否則不只畫風,連頻道都不知接錯到哪個基地台去了。
  莫凡當然聽得出來方銳滿口歪理,但跟他爭辯只會變成“你才奇怪!你全小區都奇怪!”這種幼稚的口舌之爭,顯得愚蠢無比;偏偏方銳見他沉默不語還繼續得瑟道:「你知道自己哪裡奇怪嗎?需不需要哥給點提示啊?」
  莫凡煩躁地回道:「閉嘴。」
  ……結果方銳還真的閉嘴了,連眼睛也順便閉上。
  莫凡看著瞬間安靜下來,還一副像是準備就這麼站著睡覺的某大大,內心感到無比疲累。這人究竟是要鬧哪樣?沒聽說神經病可以當職業選手的啊?
  不過與其思考如此沒營養的問題,把握這個機會閃進背後的房內上鎖睡覺還比較實際點。在脫戰方面經驗豐富的拾荒者此時迅速地將左手搭上門把!……然後就被另一人的右手制伏在門把上了。
  「嘖嘖,哥的黃金右手可不是說假的,那叫一個快狠準。」睜開其中一隻眼睛的方銳見莫凡正在奮力掙脫自己的箝制,嘆了好大一口氣。
  「這麼好的機會沒把握住,這在賽場上可是重大失誤啊。」方銳用一種“你怎麼可以…!”的表情看著莫凡,莫凡依然動眼不動口,就這麼迎著方銳的目光瞪回去。

  為了省電,夜裡只剩樓梯口有照明設備的廊道使昏暗漸層式地開展,光暈終結在兩人的視角邊緣,彷彿那是被遺棄的角落,只剩下彼此眼中的光在互相照耀。
  剛才應該是接吻的最佳時機。方銳說。
  莫凡皺眉,明顯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瘋話。
  你知道你為什麼奇怪嗎?因為你喜歡我。方銳沒在句尾掛上帶笑的嘴角,一字一字都像是從體內深處拋出,穿過唇齒之間直接紮實地砸向莫凡。
  因為你喜歡我,所以不管我做什麼你都很在意。
  但是你覺得這些在意不正常。為了逃避,你把原因歸咎在我很奇怪才吸引住了你的目光,這樣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注意我而不顯得自己如此反常,不是嗎?
  方銳捕捉到莫凡幾不可見地抿了下嘴唇,開始在心中為自己點上慶生用的蠟燭。
  「我都已經賣了這麼多破綻給你,你怎麼還不把握機會攻擊呢,莫凡大大?」
  「……」莫凡低頭看向腳邊四周,彷彿真的在尋找方銳所說的破綻一般;聲音飄忽地像是從地底冒上來:「…我覺得,不是這樣……」
  「那你抬頭看著我這雙特別真誠的雙眼。」
  莫凡依言望向方銳,沒想到眼睛裡的真誠沒看到,倒是可以數出對方眼睫毛有幾根。
  方銳的唇在霎那間完成了對莫凡嘴角的近身貼上,可惜這般神級操作正要順勢展開下一波攻擊之時就被清醒過來的忍者所扔出的手裏劍(拖鞋)給打斷技能了。

  「我沒有喜歡你。」關上房門之前,莫凡只留下這麼一句因氣息紊亂而顯得毫無殺傷力的拒絕。
  門外的方銳絲毫不見告白失敗的懊惱,反而笑得很愉快。

  所以說戀愛讓人變得奇怪,有人三更半夜卻像打了雞血一樣開小號殺進網遊虐菜,名稱還是噁心人永不嫌煩的“愛愛愛不完”;也有人嘴上生硬地說不喜歡,眼眸深處卻像是映照著晴朗夜空的湖面,點點星光使墨色不再深邃。

  所以我才說奇怪的是你,
  奇怪你為何還不說喜歡我,明明你的眼神從頭到尾都在呼喊著:快注意到我吧。
  
  方銳覺得莫凡很奇怪,不過湊巧莫凡也覺得方銳很奇怪,湊一對剛剛好。

  反正戀愛就是這麼奇怪。

fin.//


好吧其實奇怪的是我TT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