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黃劉]

*黃少天X劉小別

  劉小別有一個打死他也不會說出口的秘密。

  或許一開始他並沒有將之藏一輩子的打算,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久而久之,沒有說出口變成不想說出口;再者,那正是一段每個男人都需要一點秘密來讓自己顯得深沉些的裝逼年紀,所以劉小別也就順其自然地讓它成為需要被懷揣著的不可言說。

  ……直到今天。
  到底是誰發明「冤家路窄」這個詞的?劉小別憤恨地想。他不應該不聽隊長的話偷溜出來買夜宵的,妥妥的現世報這就找上了他。




  「欸那邊那個一看到本劍聖就羞紅臉跑掉的少年停下停下,我叫你停下你沒聽見啊平常聽音樂音量開太大終於聾了嗎嘖嘖要不我再叫大聲一點啊?我真的要大叫啦?劉──」

  「閉嘴!」劉小別隔著口罩發出悶悶的低吼。

  「唉唉唉年輕人別這麼沉不住氣,對前輩講話應該禮貌點不是?我真該叫王大眼好好教育你一下什麼叫尊師重道敬老愛幼……」

  「沒事我走了。」不理會對方的滔滔不絕,他冷冷地丟下這麼一句便再度轉身。

  「話說我剛出門時隊長說有事要找你們家大眼,現在說不定還沒談完呢我來給隊長去個電話叫他問問微草門禁是幾點來著好了。我看看隊長的電話在哪呀……」說著便掏出手機。

  誰不知道你把你家隊長的手機號碼設在聯絡人第一欄!劉小別咬牙切齒:「你到底想幹嘛?」

  「你看,我這不也是出來找吃的麼?身為地主你不招待一下可說不過去呀拿出你們北方人的氣魄豪氣干雲地請本劍聖吃一遭!唉呦說真的我早就知道你們微草的伙食絕對比不過咱大藍雨我代表組織對你施予同情憐憫之心,你還不叩謝著呈上口袋名單?」

  ……身在敵營還能這麼囂張地擺明自己是來混吃混喝,這得多大的臉皮啊?劉小別口罩底下的嘴角抽搐著。

  「不是我在說你啊劉小別,大晚上的又戴墨鏡又戴口罩這要不把你當可疑份子公安回去都得寫悔過書啊!本劍聖都微服出巡了你一個小別子穿這樣害臊不害臊啊?」

  面對黃少天,不要以為不回話就能止住他的嘴,畢竟那可是連周澤楷都能為他多呵兩聲的男人。

  想想若被發現也鐵定是黃少天先遭殃,劉小別摘下口罩認命地說道:

  「……先說好我只帶了買烤串的錢。」

  「夠了夠了。」黃少天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



  黃少天很早以前就知道劉小別喜歡他。

  他不太記得自己是怎麼發現的,只知道每當他看見劉小別,就會忍不住想:這傢伙還真喜歡我啊。

  不論是那處處針對自己的行為,還是總是不會在他臉上停留超過三秒的眼神,黃少天都覺得劉小別特傻,傻到以為自己會看不出他那藏在敵意中的暗流。

  年輕人就是天真,黃少天還記得自己為此發現所下的註腳。

  當初他沒把這當一回事,畢竟他也沒閒到去管人家腦子裡怎麼想他。況且以劉小別的程度,想在他面前逞威風還早得很。

  如今,盧瀚文的到來為藍雨注入一股新血,也不免令人想到距離一代劍聖交替的日子似乎不如想像中那麼遙遠。

  黃少天面對這些問題一直都是泰然處之;他還能打,所以他會一直打下去。三年五年說起來很快,但對於活在其中的人來說則永遠有數不完的明天。

  他是,盧瀚文是,藍雨是。

  ……劉小別也是。



  黃少天不可避免地再次想起劉小別。

  這個從來都對他沒大沒小的後輩,何時才打算與自己正面交鋒呢?

  他可是隨時都準備好了,不管是那把鋒利的劍還是那份熱切的執著,通通都放馬過來吧──他會接住的。

  他會全部接住的。



  ***

  

  「咳咳咳我說最後那串雞皮也灑了太多辣粉是想嗆死我!那老大爺絕逼是看我們不爽這可不能忍啊!」

  「他應該是嫌你話太多了。」

  聞言,黃少天用咳到泛淚的眼睛瞪了眼劉小別,正待發作就見對方不自然地將目光別了開來。

  「我去買瓶水吧。」劉小別指指巷子底的便利商店,示意黃少天在這等著,他去去就回。

  嗓子咳得生疼的黃少天揮揮手,樂得靠在一旁的電線桿稍作歇息。

  等到劉小別拎著水瓶走回,黃少天在他離自己三步遠的時候喊了聲:「喂,劉小別。」

  「啥呢?」劉小別一臉莫名其妙,想著黃少天又要幹嘛?別告訴我他比較想喝紅茶信不信我揍他之類的腹誹。

  「是個男人就大大方方地坦承你喜歡我吧。」

  黃少天的身影在路燈下顯得有些搖曳,但目光卻是平視著劉小別,一如他在賽場上的專注。

  「你在說啥瘋話……」

  「再裝就不像了劉小別,你以為你那點小心思瞞得過我嗎?」

  劉小別沒有回話,只是呆然地杵在原地。

  到底是為什麼會被發現……不,他是什麼時候發現的?他早就知道了?這樣一直以來小心翼翼的自己不就跟個傻逼一樣?劉小別想逃走,非常非常想逃走。

  「唉你也別太質疑自己啦我知道我一向很人見人愛所以愛上我是你情非得已。再說哪個劍客的初戀不是本劍聖?」

  「我又不是去藍雨……」

  「就是因為你在微草,我才會說你喜歡我啊。」

  不是接替夜雨聲煩,而是讓飛刀劍站上劍聖的巔峰。

  為了能站在同樣的高度,然後將你打敗,所以我一直努力至此。

  ……還有什麼比這更淺顯易懂的愛情呢?



  劉小別窘迫地蹲下,他從沒想過秘密被戳破竟會像中了幻影無形劍一般,一劍一劍都直刺心臟,不死也半殘。

  此時,某劍聖還變本加厲地持續追擊:「快快快,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你現在不告白小心我轉個身就回去跟剛剛烤串店的大爺在一起啊!」

  「你想再被辣粉嗆嗎……」

  語未竟,劉小別突然被一股向上的力量給拉了起來。腳步還沒站穩,嘴唇就被舔了一下。

  「唔,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偷襲者環住對方的腰,爾後輕輕帶進自己懷中。

  「可別讓我等太久,魯莽行事可是你們年輕人的專利。」黃少天在劉小別耳邊說道。

  「……講得好像你年紀比我大到可以倚老賣老。」劉小別側開頭反擊。

  「再怎麼樣也是你的前輩。」

  黃少天笑嘻嘻地鬆開劉小別,然後從他手中順走一瓶水。

  「下次賽場上見啦。被我們家小盧打爆後歡迎跑來找我哭鼻子,我會用飽含愛意的恥笑聲來好好安慰你的。」

  「才不會輸!」



  沒說的是,你也不准輸。



  ***



  全明星賽上,劉小別劍指黃少天,而黃少天用中指回敬。

  那都是後話了。



  只是在賽場通道二度被偷襲成功的劉小別新仇舊恨加一加,還是忍不住罵了聲:「該死的機會主義者!」

  

fin.//



[奇怪小劇場]

٩(๑•̀д•́๑)۶<我可是要成為劍聖的男人!

b(^o^)d<...你已經是了啊!(字面意義上的)

................對不起我好奇怪TT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