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敬啟者02

▲ 文學界巨巨葉修×大學生藍河

▲ 雷雷的


  說到葉修,那可是文學界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傳奇人物──屬於文章會被編進教材人卻還活著的那種。
  當然他的傳奇並不只侷限於他的文學造詣,圍繞在他身上的是是非非更是將他包裹成一團颶風,走到哪裡都風捲殘雲。
  葉修原本不叫葉修,而是以另一個名字和「一葉之秋」這個筆名行走文學圈。那時的他可說是純文學類的巔峰,而且從新詩散文到小說劇本,沒有他不擅長的。然而就在他問鼎三次後突然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創作,頂多寫寫文學評論。就在大家猜他是否江郎才盡時又爆出他與原本簽約的出版社解約,改簽了一間才剛起步的小出版社。若單單如此,頂多只能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畢竟文學界的八卦可是很多的),可葉修永遠都是令人跌破眼鏡灼傷視網膜的代表。不僅改名改東家,換了個叫「君莫笑」的筆名復出,連文風都轉了──還轉出一個新境界。
  藍河仍記得當時文學界的盛況(或許形容為慘況更貼切),所有人讀完葉修復出作後的反應都如出一轍:呆滯、傻眼、放空、驚愕、不敢置信、總而言之先成為十分鐘啞巴、回神大罵一句臥槽、然後到處尋找同病相憐的小伙伴。
  葉修的復出作《千機傘》是一部小說。
  也就僅此而已,沒有其他形容詞。
  當時你若要人形容這部小說是什麼類型或內容是啥,十個裡有九個半會跟你說:前方高能,我等凡人還是撤退吧,這個(遞出《千機傘》)給你當掩護;另外半個只來得及留下書就就地陣亡。
  在重複死回復活點後,總算有人可以稍稍說明一下這本書:
  “這就是本你乍看書名以為是軍事小說,翻開後卻是武俠小說,接著卻玄幻了起來。等你以為他要走上修真之路時突然變成推理小說,解謎解一半又發現坑爹啊這是本驚悚小說啊!然後看著看著,又穿越回古代了。此時你以為自己已經摸到脈絡,接下來一定是歷史小說了吧?哼哼哼太天真,老葉飛了一圈外太空後跑去打網遊啦!打著打著,打著打著,打……咦,主角怎麼換人了……這個走向怎麼怪怪…靠搞半天是耽美小說嗎!?嗯?等一下等一下,主角怎麼重生了……”
                          ──截錄自知名文學評論家 張佳樂

  總而言之,這部不明覺厲的作品跳脫一般小說分野,光怪陸離的內容配上紮實精練的文筆;明明莫名其妙到極致卻又讓人著魔般無法停下翻頁的手指──葉修憑藉著新開創的文風,換了個模樣再次登上顛峰。
  葉修的強勢歸來狠狠撼動了固守十數年的文學界,大老們都有種風聲鶴唳的感覺,彷彿一個沒站穩就會被拋下神壇。
  先不論文學界的風風雨雨和針對葉修本人的恩怨情仇,還只是個大學生的藍河是非常開心能看見葉修再度拾起創作之筆的。他一直都認為葉修的文字有股力量。並不是說看過後人生從此樂觀積極向上,而是他能從葉修的文筆中看見無聲的堅持。這份堅持既不會像火般張狂地宣揚它的存在感,也不是顆冷硬的石頭,晦澀得教人難以下嚥;它是不管風格再變化多端,文藻如何花花綠綠,也依然存在於這位大神手中的溫厚篤實。
  對於從未露面過的葉修,藍河曾經抱持著任何讀者都有過的美好幻想。想像葉修一定是個談吐文雅的儒者,長身玉立;可能隨身攜帶摺扇,在靈感來時隨手寫在扇面,然後一邊低頭沉吟,一邊漫步湖畔。(就說了學文學的通常比較深井冰一點)

  等會若見到葉神,不知道能不能請他幫我簽個名?
  藍河看著距離文學院紅磚色的牆面越來越近,心情之好連後座那人問能不能抽菸的慵懶嗓音聽起來都格外悅耳。

     ◆◆◆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是不是有人說過這句話?是誰說的快點承認,我保證不打死你──

  藍河一臉仇大苦深地站在文701室中,大有誰敢跟他說「哈哈哈我剛剛說跟你進來那人是葉修這事是耍你玩兒的啦你嚇到了嗎」他一定揍他揍到連家裡養的雞都認不出他來。
  可惜的是:一,沒人這麼說。二,就算說了那也是他們文學院院長魏琛說的,打不起,只能回去紮小人。
  「唉呦老葉,你來咱們學校才半天工夫就連車伕都到手了,還能不能再無恥一點?」
  「老魏你居然還沒因為行徑太傷風敗俗而被革職?這間大學的文學院素質還能不能好了?」
  甫一見面就用垃圾話聊家常的兩人絲毫沒注意到一旁連續間接躺槍的藍河,直到互噴到嘴都乾了才發現有人端了兩杯水進來。
  「咳咳,小同志,看你裝水裝得熟門熟路,也是咱們大文學院的人?」
  藍河雖然很想吐槽飲水機就在外頭,但在院長面前自然不敢放肆,乖乖的有問必答:「是的,我叫許博遠,今年大三。」
  「我說老葉你這樣就太不厚道了,怎麼能拐老夫門下的尖子生給你做苦力?被你摧殘得體無完膚之後誰來賠我一個未來文豪?」剛剛才知道藍河名字的魏琛沒臉沒皮地說道。
  「沒,就剛剛去貼東西時碰到的。你也沒給我講清楚地方在哪兒,我就請他帶我跑一趟。」葉修說完後將紙杯裡的水一飲而盡,砸巴砸巴嘴,藍河認命接過再出去裝一杯。
  「不過我說老魏啊,你不給我個打雜的可有點難辦,這不沒人可以幫我買便當?」
  「老夫有義務保衛國家棟梁免受你的毒害。」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只好自己去聘一個,到時帳報你名下啊。」
  「……老葉,我覺得咱們家小許是個特別上進用功特別懂事乖巧的孩子。」
  藍河一進門聽到這話差點就把水灑地上。
  「嗯,看得出來吃苦耐勞。」葉修嘴角扯出一個隨意的笑。
  「那事情就這樣吧,小許,」魏琛拍了拍藍河的肩,「組織將這個重要的任務交付給你,有信心完成嗎?」
  「報告院長,沒有。」
  「很誠實,我看好你。」魏琛點點頭,然後對葉修說道:「這間就是你之後的研究室,你的行李應該已經送到宿舍了,地址我回頭發信箱給你。」
  「行。」葉修揮揮手示意收到。
  魏琛看沒啥需要佈置的了,說著等下還有一個例會要開,急匆匆地便離開了。留下犯了菸癮正在掏上衣口袋的葉修,以及就這麼被自家院長賣掉的藍河。
  藍河覺得這氣氛頗尷尬,正打算說點什麼時,手機鈴聲忽然大響。
  不好意思地向葉修那邊看了一眼,得到對方你隨意的手勢,藍河按下通話鍵。
  「藍河你現在在哪!在哪啊!!你知道出大事了嗎嗎嗎!!!」偌大的女聲從小小的機體傳了出來,連葉修也被這動靜給嚇了一跳。
  「會長你小聲一點。」藍河窘迫地想走去外頭再繼續對話,不料那方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時間,直接一股作氣把要講的話全部倒出來。
  「藍河你知道嗎?葉修,那個葉修!他要來我們學校開課啦!!你不是很崇拜他嗎?我一接到這個消息第一個就打電話給你,還沒時間向其他葉大神的迷弟迷妹們報喜呢!」
  「呃,會長我……」
  「好了我懂你現在的心情,你什麼都不用說了。」
  不,女俠你什麼都不懂啊。藍河淚流滿面。
  「你貼完海報後也沒啥事,就不用回教室了。趕快回去把你珍藏的葉神小說挖出來吧哈哈哈!就這樣,掛啦。」語尾緊接掛斷的嘟嘟聲,藍河連一點插話的空隙都沒有。
  氣氛從頗尷尬飆升為超級尷尬,藍河想現在奪門而出會不會太戲劇化。
  「呵呵,沒想到你是哥的粉絲啊。」葉修抿著笑看面前的小年輕臉色變來變去,覺得挺有意思的。
  「別害羞,哥一向對粉絲很大方。要不要簽名啊?可以順便簽上你的名字……是叫藍河麼?」女孩大嗓門的叫喊太令人印象深刻,比起本名,藍河這兩個字似乎更好記。
  「藍河是我寫散文用的筆名……」腦袋一片空白的藍河反射性地回答。
  「嗯,既然你是我的粉絲,我想我們以後應該能好好相處。」葉修吐了一口菸,神情舒緩。「有什麼要對哥說的?」
  藍河僵硬地抬起頭,目光閃了閃,似有千言萬語想對這位突然走進他生活中的大神訴說。但話到了嘴邊卻轉了個彎──

  「葉神,這裡禁菸。」

  保姆體質果然不是一天造成的。

tbc.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