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敬啟者03

▲ 文學界巨巨葉修×大學生藍河

▲ 雷雷的

  
  「小藍啊,上次複印的那份資料放哪兒啦?」
  「右手邊的櫃子上。」
  「我怎麼找不著看了一半的雜誌……」
  「……在你屁股底下,大神。」
  「今天這茶喝起來有點苦。」
  「那是院長給的茶葉。」
  「嘖,老魏那傢伙給的十成是過期貨。」
  「大神你午餐吃雞腿飯麼?」
  「天氣這麼熱沒啥胃口,幫哥買包菸就行了。」
  「我知道了。」藍河點頭,拿起手機就叫了外賣:「雞腿飯五個,送到文701室。」
  「……方銳,你不覺得小藍最近特別冷淡麼?」葉修痛心疾首,立刻向坐在斜前方的同僚尋求認同:「想當初他見著哥時的眼神多麼崇拜。這才沒多久就倦怠期了?喜新厭舊之快令哥心寒啊。」
  「哪個認識你超過三天的人還能保持純潔啊?」方銳鄙視。
  「你看你這不是還活蹦亂跳?你跟哥都幾年交情了。」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學校真該頒個最佳貢獻獎給我,要不是有我頂住你的下限,咱們文學院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你別說,這獎我還真覺得該頒。」
  「不敢當不敢當。」
  「感謝方銳大大將文學院的通俗話水平提升到一個新境界,我這就叫老魏刻個獎牌給你。」
  「春風化雨?」
  「有教無類。」
  無視扯嘴皮扯得正歡快的兩位師長(加重發音),藍河把手邊的文件歸檔後打算先一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以免又被流彈波及。
  不料他原本以為是逃生口的大門其實才是爆破點──
  「老葉老葉聽說你現在在教書哈哈哈你能教什麼啊欸你來了怎麼都不通知一聲還是我去找魏老大時才聽他提起的!有你這樣對待朋友的嗎咱們還有沒有階級友誼了作為補償現在就跟我切磋兩把吧快點快點時間不等人啊我可不像某人閒著沒事呢!」
  鐵門碰地一聲被大力推開,人未到聲先至講的就是黃少天的登場模式。
  「……你們在幹啥?」黃少天一踏進房內就見兩個正鑽到桌子底下,要說猥瑣就有多猥瑣的身影。
  「防空演習。」葉修幽幽說道。
  「假裝屍體。」方銳直接在地板上躺平。「先說好攻擊屍體是犯法的啊。」
  「你們倆幾個意思幾個意思?別以為我聽不出你們話中有話啊工作中玩啥遊戲呢這是曠職!這樣怎麼為人師表呢對得起組織對你們的信任嗎對得起生養你們的祖國嗎對得起我旁邊這位看起來快暈倒的小兄弟嗎!?」
  一旁快要暈倒的藍河表示:偶像我只是個俘虜啊!偶像我對你一片赤膽忠心啊!
  是的,現在研二的黃少天不僅是藍河的同門師兄,還是他的偶像。說他是為了黃少天才進Z大中文系的都不為過。
  當年還是大學生的黃少天以「夜雨聲煩」這個筆名在新詩界劃下一道光彩奪目的痕跡。不僅達到了同輩中無人觸及的境界,也開創了屬於自己的流派。
  然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參悟黃少的詩興。文學界對黃少流派的愛稱以葉修為首,喚名為「話癆派」。
  他只是句讀沒學好吧?
  ──據說當年還是葉秋的葉修如此評論。

  不過那些浮濫的評論對藍河來說不構成任何阻礙。他愛的是黃少天劍走偏鋒的文字、仿若流星雨的鋪陳以及最後殺你個措手不及的尾勁。
  因此藍河一進中文系,就立志要寫出像黃少天那般壯闊的新詩。
  可有的時候,天分與才能就是道檻,讓你能在門邊望進裏頭的色彩斑斕,卻永遠無法被其渲染。
  藍河很快就知道自己這份硬傷。儘管他認真執行所學的句構章法,也努力陶冶性靈,但他的詩仍然缺了點火候,頂多偶爾靈感一個爆發有幸被點評為佳作。
  是不是該轉換跑道了?藍河不只一次這麼想過,但他還是無法捨棄掉對詩的追求。也不是說寫了其他文類就寫不回新詩,只是對於一根筋的藍河來說,他必須有捨才有得。
  
  正當藍河因黃少天的出現而神遊物外的時候,對方的話題已經轉了兩轉。
  「我剛剛去找魏老大,他說文州上次寫來參加文學獎的劇本被個導演給看上,準備拍電影呢!」
  「青出於藍啊,老魏的位置不保囉。」
  「呸呸呸老葉你可以再更無恥一點。警告你不要想挑撥咱們的師徒情誼啊!這次拍電影還是魏老大幫文州牽的線好嗎?當然劇本也很好文州剛寫好時就拿給我看過了,簡直就是寫來拍電影的!電視劇也不能將就一定要電影這麼大規模才能完整呈現出劇本裡的世界觀啊!」
  說到摯友的作品,黃少天又滔滔不絕起來,一副要在這裡說上三天三夜的架勢,嚇得方銳趕快轉移話題:「黃少你不就真只是來吹噓的吧?我要跟你指導告狀你不寫論文都在到處串門子啊。」
  「誰跟你一樣尸位素餐呢!我就是指導派來指點江山的。」黃少天清了清喉嚨,道:「奉天承運,魏帝召約──」
  「小天子免禮,有話快說。」
  「靠靠靠誰是小天子!你才小葉子!」黃少天嗆了一下,總算言歸正傳:「總之因為電影那事兒,魏老大文州我還有院上幾個老師都抽不開身來評這次的文學獎,因此特欽點你兼任劇本和散文的評選工作。至於新詩組就勉為其難交給方銳啦。」
  「喂喂喂當初說好只評小說的吧?你們這樣是壓榨啊。」葉修抗議。
  「少囉嗦!共體時艱的道理懂不懂?……好吧好吧算了我就大發慈悲准許你求助外援,讓蘇妹子來評個散文唄。」
  「這算不算加班啊?」方銳鬱悶,他前幾天才因為賭輸吳羽策而被抓去當苦力呢。
  此時一直被晾在一旁的藍河總算插上一句話:「那個,師兄,我是文學獎的學生會負責人之一。請問能把評審老師的名字放上宣傳嗎?」
  這幾年文學獎的投稿率低迷,會投稿的永遠都是那批人,也因此榜上有名的幾乎都是固定班底,偶爾換換名次罷了。這對承辦方來說絕對不是好現象──除了被懷疑黑箱作業擁護自己人之外,舉辦文學獎的良善立意也沒有辦法獲得體現。現在的文學獎好像就是文學院關起門來玩的比賽,其他人路過就一聲呵呵內鬨呢。但其實他們是希望透過這個比賽可以讓更多對文學有興趣的,不論是否是文科出身的人,都能在參與的過程中更加喜愛上文學,並為文學注入一股鮮活的力量。
  藍河之所以提出亮名頭的作法,也是希望看在搬出葉修這種等級的人物後能吸引更多慕名而來的投稿者。
  「小藍,你不是哥這邊的麼?怎麼才幾分鐘就幫著人把哥賣了還數錢呢。」
  「反正大神你都要下海了,這叫物盡其用。」藍河同學表示他一點都沒有心理負擔。
  「唉呀不愧是自家人這主意聽起來不錯呢跟葉不修有仇的人太多了我完全可以想像今年盛況空前的投稿量啊──」黃少天完全朝著另一個方向作理解。
  「話說我對你有點印象啊是不是也寫新詩的?叫藍什麼雪的。」
  「是的,叫藍橋春雪!」藍河有些興奮,沒想到黃少天會對他有印象。
  「對對對是這名字!」黃少天一個擊掌,「今年也參加新詩組嗎?不過今年我不是評審了所以有可能參賽就是了先說聲抱歉啦頭獎一定是我的哈哈哈」
  藍河靦腆一笑,「不敢跟師兄比。」
  「唉呀別這麼拘謹年輕人多多投稿啊說不准這次就開花了。」黃少天大力拍了拍藍河的背。
  藍河還是笑,卻也沒再多說什麼。此時葉修開口道:「我也覺得小藍有潛力啊,怎麼樣,這次投稿小說吧?有哥坐鎮絕對有保證的。」
  是保證落榜吧!藍河白了葉修一眼。
  「葉修你公然挖牆角也太特麼不要臉了!寫新詩的一生不改其志!」黃少天斥道。
  「你為何攻擊方銳大大?」
  「我覺得我小小的心靈受到嚴重打擊,需要請假療傷。」曾經轉型過的方銳一臉我就是株柔弱的花朵,快盡情蹂躪我然後讓我休假!
  暫歇的砲火再度點燃,繼續成為背景布的藍河猛地想起他應該趁這個機會要黃少簽名才是啊!拿回去還不羨慕死二筆那群傢伙!
  思及此,藍河迫不及待地就開口道:「師、師兄可以給我簽一個名嗎?」
  噴垃圾話噴到一半的黃少天回過頭來,答應地特別熱情:「當然好當然好,哼哼我可是有粉絲的人呢才沒空跟你們倆失敗組刷下限,掉價。」
  黃少天接過藍河遞出的筆,問:「簽哪兒好?可不能簽太隨便的地方啊要不拿出去多跌份兒!最好是簽在讓老葉和方銳都能瞻仰哥筆跡的地方──」
  就在藍河懊悔自己怎沒隨身攜帶黃少天詩集的時候,大門再次被以很大的力氣推開──
  「你好!外賣的五個雞腿便當,一共75元!」
  ……………
  ………
  「……要不簽這上面?一會我們都得吃下肚呢,很刷存在感的。」葉修涼涼建議道。

  當黃少天黑著臉賭氣似的真給簽在便當那油膩的紙盒上時,藍河決定之後一定要讓葉修把名字簽在拖鞋上,這樣走起路來肯定沒人比他更風騷!

tbc.

留言


引用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