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鬼/徹夏】七夕賀文


不喜歡這個人,尤其是他那種溫柔得莫名奇妙的笑容。之所以會常常去他家,只是因為這顛簸的鄉村小路常常讓他的腳踏車爆胎罷了。




「喲,夏野,暑期輔導結束啦?」

「……不要隨便叫我的名字。」忽略拿著水管澆花的小徹,他扭過頭邁開因呼喚而停下的步伐。

「別這麼說嘛,夏野唸起來很好聽啊。啊,還是你希望我叫你小夏?」

「閉嘴。」

「啊哈哈,別這麼嚴肅嘛。對了,明天就是七夕了,夏野有要跟誰度過嗎?」

「沒興趣。」

「哇啊,這回答粉碎了多少少女心啊!」兩手一攤,水柱不偏不倚往夏野噴去。

「…………」

「夏、夏野對不起!我拿毛巾跟換洗衣物給你,先進來吧!」慌張地把水龍頭扭緊,小徹拉著襯衫和頭髮濕成一片的夏野進屋。

「不用了,太陽這麼大很快就乾了。」

「就算這樣風吹過來還是會著涼啊。難道你想當夏天感冒的笨蛋?」

「吵死了,囉哩叭唆一堆,我換就是了。」無奈地抓了抓頭髮,他真的沒有想跟對方親近的意思啊,一點也沒有。

「對了對了,順便跟你約一約,明天一起去祭典吧!」

「啥?」

「明天七夕啊,自己一個人多寂寞?」衝著夏野,小徹給了個讓對方想瞇眼的燦爛笑容。

「那也不是跟你吧……」

「對了夏野你有浴衣嗎?沒有的話我的可以借你,雖然有點大。」對夏野的報怨充耳不聞,小徹一邊將毛巾扔給夏野,一邊翻找起自己的衣櫃。

「我有啦。」無奈地用毛巾擦了幾下頭髮,夏野往後倒向小徹的床鋪。雖然自己為了跟這個鄉村分割而不跟任何人打交道,但是這人總是擅自闖進他為自己營造的空間,帶著那令人厭惡的微笑。

「有了有了,這件T恤是之前買錯比較小件的,你穿起來應該剛剛好。」將衣服跟自己比了比後,小徹將它遞給毫不客氣攻佔他床的夏野。

「……謝了。」默默接過衣服,夏野將濕掉的襯衫脫下擱置一邊。要換上乾淨的衣服時他注意到小徹的視線,不解地朝他看了一眼。

「咦?啊、沒什麼啦,只是覺得夏野實在很瘦呢,該不會挑食吧?」眼神明顯地飄忽了一下,,小徹決定將目光定在旁邊的書櫃上。

「只要是人都會有不喜歡吃的東西吧。」將衣服套上,扒了扒弄亂的頭髮,夏野漫不經心地回答道。

「這麼說也是啦啊哈哈。對了,明天約在我家門口吧。」傻笑帶過後小徹切入他原先的目的。

「幹麻?」

「七夕啦!村里都有發許願卡不是嗎?要綁在祭典的竹子上的。」

「我說過沒興趣。」

「別這樣嘛,小葵和保都跟人有約了,你狠心丟我一個人去逛祭典嗎?」

「你、你不會去約班上其他女生啊,尾崎醫院的護士小姐也行啊。」看著有如大型犬的小徹,夏野在差點被熱情目光攻陷前撇頭。

「……所以夏野是不喜歡跟我出去囉?也是啦你們都市有都市過七夕的方法,我自己一個人也是可以的啦。套圈圈撈金魚本來就是一個人的遊戲嘛……」

「我去我去,行了吧!」對可憐兮兮的表情沒轍,夏野只好扶額認輸。

「太好了!那晚上六點在我家集合然後再一起去祭典。夏野我就知道你人最好了──」開心地朝夏野撲了過去,在差那麼一點點就能抱個滿懷時被一腳踹了出來。這是武藤徹第六次失敗,但邀約卻是經過十一次失敗後第一次成功。

「記得穿浴衣和帶許願卡喔。」揉了揉被踹的肚子,小徹的笑臉讓夏野頭痛了起來。

所以說,真的沒有要跟他親近,是對方自己一直貼上來甩也甩不開啊。



「夏野──這裡這裡──」

「我看的到啦,不用揮手揮那麼大力……哇啊!」

「幸好今天天氣很好,看的到銀河呢。」伸手拉了因穿不慣木屐而差點跌倒的夏野一把,小徹朝他笑了笑。

「夏野的浴衣跟你給人的感覺一樣,是深藍色呢。」

「誰像你一樣那麼花俏啊。」看著上面充滿金魚的浴衣,夏野皺了皺眉。

「你說這件啊?其實這布料本來是要做來給小葵的,但是她嫌太孩子氣我只好撿剩下的啦。」誇張地嘆了口氣,小徹轉了一圈問夏野如何,儼然一副少女樣。

「噗嗤。」

「啊,夏野你居然恥笑我。」

「沒有,你想太多了。快走啦不是要去祭典嗎?」好不容易將笑意忍了下來,夏野推著小徹前進。

「就是說啊,真期待之後的煙火大會呢。」漾起大大的笑臉,小徹趁夏野不注意,一把拉起他的手向前衝刺。之後想當然爾又是吃了一拳,他只能感謝對方還有點良心沒用穿著木屐的腳給他來一記飛踢。



「夏野,你的許願卡寫完了沒?」

「沒。」一秒速答。

「這樣不行啦~~七夕就是要許願啊!」

「那你寫了什麼?」

「嘿嘿,秘密。」看著一臉神秘的小徹,夏野莫名地感到火大。

「如果夏野想不到要許什麼願,就祈禱大家都可以健康快樂吧!」

並非陳腔濫調或是偽善,夏野知道小徹是真心如此希望,因為這個人總是溫柔地對待大家,沒有例外。因此,他產生了些許好奇心,好奇這個總是微笑的人,會許下什麼願望。

「……希望早點離開這個村子。」夏野邊說邊將它寫在許願卡上。

「說出來就不會實現囉!」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小徹將臉靠上夏野的肩膀,笑嘻嘻地說著。

「走、走開啦,很熱!」被金髮摩擦到耳殼,夏野縮了下肩膀並扭身打算推開貼在他身上的傢伙。

「夏野我幫你把許願卡綁在竹子上吧。」不理會夏野的推擠,小徹雙手穿過對方的腋下,將夏野的許願卡抽走,並以這個姿勢將小卡綁在距離他們最近的竹子上。

「我自己會綁不用你多管閒事!」惡狠狠地瞪了小徹一眼,夏野咬牙切齒地說著。

「是是是~啊,煙火大會開始了。」伴隨小徹敷衍的回應,爆破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夏野抬起頭望向那在城市中絕對無法看見的廣大星空。絢爛的煙火跟銀河相互輝映,四周發出讚嘆的聲響,就連已經看慣並覺得煙火沒什麼的夏野也不禁看得入迷。

「很漂亮吧?像我們這種小鄉村很少放煙火的,所以大家都很期待今天呢。」

「嗯……」想起小時候自己第一次看見煙火時那興奮的心情,夏野微微扯動了一下嘴角,而將那細微的表情都盡收眼底的小徹加深了笑意。

「希望大家的願望都能實現。啊,不過我還是不希望夏野離開啦。」

「說什麼……等一下,你要維持這個姿勢多久啊!」突然意識到自己被小徹圈在懷裡,夏野急忙想掙脫開來。

「哇,夏野你看有流星!」

「少用這老招數誆我!」正當夏野打算轉身推開對方時,臉頰突然感受到不屬於自己的溫度,以及柔軟的觸感。在他想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小徹已經向後退開還給他自由的空間。

「你剛剛……」

「真的有流星喔!」看著夏野,小徹微笑地用手比了比天空。

眼角捕捉到許多一閃而逝的流光,看來應該是遇上了難得一見的流星雨。只是此時比起流星,在煙火的光芒下閉起眼睛祈禱的小徹,更令他無法移開視線。



「這不是夏野嗎?怎麼了,腳踏車又爆胎了嗎?」

「沒有,我是來還你衣服的。」看著依然笑得一臉天然的小徹,夏野癟了癟嘴說道。

「你不說我都忘了呢!沒關係啦還特地過來,下次來我家睡時再帶過來就好啦。」雖然口頭上叫夏野不用這麼麻煩,但看到他時又會開心到彷彿有無形的尾巴在搖啊搖。還真是病得不清啊,自己對夏野的一切。

「不會麻煩,是我自己想過來的。」

「咦?」

「沒事。」

「怎麼這樣我剛剛沒聽清楚嘛~~對了我買了新的遊戲,夏野要不要玩?」

「……無所謂。」

「因為這個遊戲要兩人一起才能玩,我正愁沒人要玩得自己無聊度過這個下午呢~我先去拿飲料,你到房間等我吧。」

「嗯。」

將東西放在一邊後,夏野靠著床鋪席地而坐。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小徹的房間裡是最放鬆的,沒有在外面所承受的壓力,能自然而然的讓自己的情緒流露出來。而小徹的存在則是能令自己依賴,雖然沒打算在這個隨時都會離開的村子建立任何人際關係,但是這個人,應該是可以的吧……自己應該是可以相信他的,吧。

「讓你久等了因為家裡沒飲料所以跑去買……咦?睡著了啊?」露出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小徹將床上的棉被蓋到夏野身上,並在他旁邊坐下。

「好好休息吧。」摸了摸夏野的頭,小徹露出只有看著夏野時,才有的笑容。

等你起來之後,再偷偷來個早安吻吧。這麼想著的小徹,將夏野的頭靠向自己的肩膀後,也進入了夢鄉。

至於其床之後迎接他們的是肌肉酸痛這回事,那就是後話了。




因為在原作這對太杯具所以只好來腦補一下XD

雖然被我寫得很不萌但是徹夏真的很萌啊啊啊啊(強制終了)

總之,今年的七夕就送給徹夏了!希望小徹是在七夕之後死啊不然就有BUG了啊哈哈(淦)

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趕在最後一刻是怎樣)

留言

表妹人 #-

原作杯具啦QAQ
不過我已經把杯具吞進去了i-239(?????

2010-08-17(火) 00時02分 | URL | 編輯

燒 #-

>>表妹人

不要透我杯具!!!!我要自己去接受它(???????

2010-08-17(火) 00時12分 | URL | 編輯


引用

GO TOP